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大院小甜妻在线阅读 - 第04章 孙知青委实有点冤

第04章 孙知青委实有点冤

        院子里的村民听了都哈哈大笑,也不再追问,开始搬麻袋。

        宋玉暖确实有些疲惫,她上炕躺下。

        虽然屋子灰扑扑,墙壁也是斑驳的泥墙,甚至连个报纸都糊不起,可是被子干净清爽,躺下去很舒服。

        正想着呢,有蹬蹬的脚步声传来,弟弟阿盛爬上了炕,搬来一个枕头,也躺在姐姐身边。

        声音软和和的:“我陪姐姐,要是有大耗子上炕,第一个咬我,姐姐不怕。”

        宋玉暖马上睁开了眼睛。

        转过头,小家伙很干净,光着脚丫子,小脸蛋胖胖的,乌溜溜的黑眼睛,怎么看怎么可爱。

        她捏了捏脸蛋:【奇怪啊,为什么没有弟弟的信息呢?是不是弟弟被收养给改了姓名呢?】

        宋明盛眼睛转啊转的,随后抱住了宋玉暖的一只胳膊:“姐姐,以后不会换了吧?”

        “……嗯,应该不会了。”

        宋明盛又往前凑了凑,小娃娃身子软软的,好像糯米团子,宋玉暖觉得困顿,可能是刚才盯着房梁的缘故,不大一会,就搂着弟弟睡着了。

        宋老太站在窗前,悄声的和夏桂兰说:“也是怪啊,阿盛和思琪一直都不亲近,你看这个,黏糊糊往前凑。”

        夏桂兰笑了,姐弟两个依偎在一起,倒是睡的香。

        等宋老太做好饭,几个人也知道了规则。

        听到的内容不能说。

        更不能问。

        相互更是不能交流。

        更别提去提醒小暖了。

        这样也好,要不然太吓人了。

        宋老太将一大盆鱼酱端出来,宋玉暖也被喊醒了,她抱着小胖墩从屋子里走出来。

        四月份的南山县城,当得上春寒料峭,不过阳光明媚天空湛蓝。

        二道河村是葵花公社最穷的大队,家家户户泥坯草房。

        宋家五间正房,一间住人的东厢房一间放东西的西仓房。

        用茅草做房顶,看起来低矮破烂摇摇欲坠,春季风大,即便再干净的人家,吹起来满院都是尘土。

        不过厅堂里传来一阵阵的鲜香。

        小米饭,一大盆鱼酱,还有一碟蒜苗炒鸡蛋。

        这在宋家,已经是非常丰盛的饭菜。

        宋老太不顾女儿哀怨的眼神,将一大半鸡蛋都拨到宋玉暖的碗里。

        【小米饭配鱼酱,好香啊,希望以后也能吃到。】

        宋老头凝滞了几秒钟,笑呵呵:“小暖啊,溪边我又下了一个鱼篓,晚上爷爷带你去收鱼好不好。”

        “好的。”

        宋玉暖乖乖的答应下来。

        【林晴举报我爸,信里的内容有的是真的,但问题不大,主要是贪污粮种贪污公款包庇坏人,可这一查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爸不至于畏罪自杀,好像我爷奶一直不认罪,才去北都告状的,村子里肯定有我爸得罪过的人。】

        宋玉暖一边想一边吃,丝毫没注意到宋良颤抖的手。

        【这人和林晴保证熟悉,没准刚才进村前就联系过,等我吃完饭转转去。】

        那边宋良三下五除二的扒拉完饭,站起来和宋老太说:“妈,我才想起来,知青点的三个知青昨天和我说没粮食了,将咱家的小米和玉米面拿点出来,对了,桂兰,鱼酱这么多,给他们用碗装点。”

        宋老太皱眉,有点不舍的掏出钥匙,嘴里嘟囔道:“咱家就这点粮食,如今春季,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我还愁下个月咋办呢……”

        说归说,最后还是拿出来,每样大概有七八斤的样子,宋玉暖自告奋勇帮着端鱼酱,阿盛非要跟着,最后也给带上,他也没空手,一个小碗里装着咸萝卜。

        知青点离得不远。

        到的时候,就看到烟囱在冒烟。

        进去之后才发现,有两个女知青在灶房,大锅里烧着水,没有一粒米,煮的是地里挖出来的菜根。

        看起来黑乎乎的。

        两个女知青神情恹恹的,有气无力的打招呼。

        院子里一个男青年在劈柴,脸色阴郁,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这个孙知青学习成绩很好,就因为前几年被记了处分,其实,他是被陷害的,今年是最后一届不限制年龄和应届考试,要是错过就太可惜了,他被林晴利用完了就一脚踢开,过的连乞丐都不如……果然是他提供的消息,他恨我爸干啥,喔,处分是我爸给的,当时还不给调查清楚和稀泥,结果记在档案上,其实马上就取消这个规定了,过几年这种书满大街都是,孙知青委实有点冤。】

        宋良看了一眼闺女,正在和两个女知青说话呢:“……救济粮迟迟批不下来,我爸也没办法,知道你们没粮食,急得不得了,可大队一斤存粮都没有,我爸将家里的口粮匀出一些,这也是大队的心意,咱们一起努力共渡难关,日子很快就会好起来。”

        宋玉暖说话慢声细语,眼睛清澈明亮,拉着女知青的手,态度很是亲近。

        两名女知青说着感激的话,悬着的心也好了许多。

        有这些吃的,省着点,能坚持到救济粮下来。

        没办法,她们家里没关系,回不去城,只能在这里熬着。

        宋良瞥了一眼闺女,脸上带了笑意,随后蹲在孙知青的面前,随意的问:“我看灶房里有好几本书,是用来引火吗,你不打算学习了?”

        孙知青阴郁的看着大队长,忍住恨意,闷闷的道:“不学了。”

        学到死,都不让考试,学了也没用。

        家里兄弟姐妹多,他还弄不到回城的名额。

        宋良凑近,压低了声音:“孙知青,我偷着和你说件事,你档案上的那件事马上就不追究了,你还得学习,五月份报名我给你报上去,你安心参加联考,考个好大学,叔也跟着高兴。”

        孙知青不可置信的抬头,眼底里满是震惊。

        刚才林晴可不是这么说的。

        她说他的问题很严重,依然不能参加考试,但只要他帮她,她就给他弄一个回城的名额。

        进入八十年代,知青回城名额很难弄,进了城如果没有接收单位,城里不允许他们滞流,是要被赶回乡下的。

        “真的吗?”孙知青的声音都带着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