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大院小甜妻在线阅读 - 第08章 小哥哥来历不凡呢

第08章 小哥哥来历不凡呢

        宋玉暖跟着服务员大姐出了店门奔着妇联而去。

        到妇联的时候,正好是八点钟。

        在路上,服务员大姐告诉宋玉暖她叫赵丽,让宋玉暖叫她赵姐就好。

        宋玉暖乖乖的喊了一声赵姐。

        两个人挽着手亲亲热热的进了妇联的办公楼。

        妇联当然不能占整个楼,她们的办公室在三楼。

        在门口登记的时候,宋玉暖忽然想起顾淮安是谁了。

        他是书里大女主林晴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年纪轻轻就成了龙航指挥中心的总指挥。

        是北都01号大院的高岭之花。

        身兼数职,家世显赫,尤其是他的祖父,满身的功勋,他的母亲更是有名的才女,精通多国语言。

        宋玉暖拿起了名片,难怪在南山县城看到他,竟是视察工作来了。

        也难怪坐那么好的车呢。

        宋玉暖弹了弹卡片,嘴角微微上扬,小哥哥来历不凡呢。

        可惜书里关乎他的剧情不多,只几年后,林晴成了富豪,有幸在一次酒会上看到了顾淮安,一眼就爱的不可自拔。

        可惜,她连表白的资格都没有。

        书里她曾经自言自语:如果能嫁给顾淮安,哪怕只有一天,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包括财富和生命。

        幸亏顾淮安不搭理她,要不然世上又多了一个恋爱脑。

        随后,赵丽带着宋玉暖上了三楼,她在这里是有熟人的,要不然也不能自告奋勇。

        熟人就是专门管这事的韩干事,宋玉暖实事求是的将这事说给了韩干事听。

        韩干事听得很认真,还都记在了本子上,并对宋玉暖提出了表扬,说她很勇敢,等两个人走了之后,她忙去找妇联主席。

        家暴年年有,她见了太多。

        闹出人命的也不是没有。

        可这个林佳,她是知青,还是北都人。

        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其实身份都挺特殊的。

        “……通知葵花公社的妇女主任马上去二道河村调查,如果属实的话,王柱子不能放,以咱县妇联的名义告他,还有,将王婆子带去公社,问出她准备将孩子卖给谁,中间人搞不好就是人贩子……”

        韩干事一一答应下来,忙不迭的回去安排。

        妇联主席庆幸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

        林晴肯定要给姐姐讨公道,如果闹大了要追究,她这里说不好也会被问责。

        到那时候,自己要是一问三不知,可就被动了。

        宋玉暖没想到这么顺利,真心实意的谢过了赵丽,还夸她认识人多,厉害的不得了。

        等到了蒸饺店,赵丽带她去了后面,小哥哥的二十个大蒸饺还在盆里扣着呢。

        赵丽要和宋玉暖对半分。

        宋玉暖压低了声音:“姐,我小叔给我一毛钱,我奶给我两毛,我没法和他们解释来历,但你可以,属于客人不要给你的,而且,我一会要去小婶家,我小婶嘴不好,肯定问东问西,到时候她出去乱说,会影响我的名声。”

        一番说辞说服了赵丽。

        不过,表面还是宋玉暖将蒸饺都拿走了。

        后厨的人这才收回了艳羡的视线。

        宋玉暖在路口等了几分钟,赵丽就下班了。

        小姑娘站在路边抱着油纸包,看着乖乖巧巧的,赵丽有点过意不去,就跟宋玉暖说:“去我家坐会,我将饺子热一热,你午饭就在我家吃得了。”

        宋玉暖谢过了赵丽,说自己还要去电子厂报名,赵丽就将家里的地址给留下来,两人在路口分开,宋玉暖再次排队。

        她也不急,一边排队一边看年代风情。

        八十年代啊,人的精气神都和未来不一样。

        一个个的,好像特别容易满足。

        不经意的一转头,就看到林晴了。

        她从吉普车上下来,一起下来的还有苏俊泽,两人急匆匆的朝着对面的邮局走。

        应该是去打电话的。

        林晴和她姐林佳竟然还在县城?

        等再一回头,两人已经进了邮局。

        宋玉暖眼眸暗了暗,继续排队。

        等她报完名,已经是中午了,不大一会,满头大汗的宋年骑着自行车来了。

        听宋玉暖说不去他家了,宋年就将她送去客车站,路上的时候,宋玉暖买了一毛钱的橘瓣糖。

        一毛钱啊,买了一小把。

        在客车站等了半小时,等来一辆老旧的客车,是去葵花公社的。

        宋年又忍着心痛给她一毛钱,一张客车票五分钱,还能剩五分。

        宋玉暖分析这一毛钱应该是小叔的私房钱。

        听宋老太嘀咕过,小婶特别抠门还不孝顺,宋老太天天等着小儿媳妇被雷劈。

        【小婶虽然性格不好,还总和奶奶吵架,可爷奶出事后,是她推着推车将爷奶给拉回来的,一百多里地呢,唉……】

        宋年脑子嗡的一下,身子晃了晃,宋玉暖在车窗口喊道:“小叔,你没事吧?”

        宋年只觉得喉咙被堵住了一样。

        他们老宋家,是刨了林家的祖坟吗?

        “我没事,小暖啊,你爷爷说在路口接你。”

        早晨出门也不知道啥时回村,但老爷子说了,他会一直在路口等小暖。

        正好附近有个河沟子,给小暖捞点虾米炒了吃。

        几分钟之后,客车缓缓的启动了。

        等看不到车影,宋年回了家。

        媳妇孙金荣在做饭,阴沉着脸色,看到只有宋年一个人回来,脸色倒是好了许多。

        多个人就多个碗,她心疼。

        但她还是没好气的说道:“咋地,你回去一趟就为了接你家的大小姐的,玉米面和小米呢?我可告诉你宋年,家里粮食没多少了。”

        宋年想起小暖的话,低着头没吭声。

        孙金荣撇嘴:“你妈骂的没错,那个宋玉暖就是小姐身子丫鬟命,人秦家都给她送了回来,还能再要她吗,你告诉她,趁早死了这条心,好好下地干活,多挣点工分,要不然还想白吃饭呢……”

        “你这张嘴啊,赶紧做饭吧,我明天再回家一趟,保证拿玉米面回来,中不?”

        孙金荣冷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住在县城,处处都要钱,他们是临时工,没有粮本,粮食也不够吃,老太太死扣死扣的,拿点粮食就跟要了她的命一样。

        看着媳妇的背影,宋年烦躁的挠了挠头,明天还得回去一趟。

        该不会以后真的会出事吧?

        宋年有点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