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大院小甜妻在线阅读 - 第14章 我还想去居委会接受批评教育

第14章 我还想去居委会接受批评教育

        不等赵丽客套呢,宋玉暖将布袋里的干菜都倒在赵姐家门外的案板上。

        赵丽看着一堆绿莹莹的豆角丝,带着特有香味的干蘑菇,这些如今不好弄,除非花钱去乡下买,可是被抓到要罚款的,也没人敢去。

        “小暖,你这太客气了,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谢谢啊。”

        宋玉暖嗔怪道:“姐,和我这么客气,下次我可不敢去吃蒸饺了。”

        赵丽也是个爽快人。

        她让兄妹三人进屋说话,还要给他们冲麦乳精喝。

        宋玉暖说要去化肥厂,还要去看小叔,今天没时间,等有时间就进屋说话。

        等宋玉暖出来,宋明波说:“小暖,你真是今天认识的她?”

        不等宋玉暖说话,阿盛举手:“姐姐第一次进城,这个我保证。”

        突然,他才反应过来。

        哇的一声哭了:“姐,你是我亲姐吗,你吃蒸饺都没给我留一个,呜呜……”

        宋玉暖眼睛一瞪:“你没吃橘瓣糖吗,蒸饺咱妈就会做,可咱妈会做橘瓣糖吗?”

        小胖敦抹了一把眼泪,抽泣道:“不会。”

        “橘瓣糖我一个都没舍得吃!”宋玉暖又委屈的道。

        宋明盛忙安慰宋玉暖:“姐姐最好了,阿盛最喜欢姐姐了。”

        宋明波笑了,他乐呵呵的帮着妹妹寄了信,然后兄妹三人蹲在邮局朝阳处,悄声的说话。

        “大哥,咱家的情况你也了解了,那个老神医就在城北一个民房里,我们现在去找他帮忙,然后你就假装会算卦,算出来他女儿在哪里,但先别告诉他,等他看过林知青之后再说。”

        宋明波眨巴眨巴眼睛,凝滞了几秒钟,才问道:“那么,他的女儿在哪里?”

        “奋斗公社梨树大队!”

        宋明波:……

        我不想相信,可妹妹信誓旦旦的,由不得我不信。

        老宋家,这是给从天上掉个馅饼下来吗?

        不不不,是小仙女!

        老神医其实也姓季,周围的人都叫他老季头。

        头发花白,衣衫破旧。

        可身上自有一股气度。

        他现在是废品厂的临时工,走街串巷收破烂,有的时候一个月都不在家。

        但今天,他正好在家。

        这是他租的院子,不大,院子里放了不少的废品,收拾的也很齐整。

        看到他们三个进来。

        老季头头不抬眼不睁的道:“我这的废品不卖。”

        宋玉暖给宋明波使了一个眼色。

        宋明波有点紧张,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宋玉暖只得压低了声音:“老爷爷,我大哥会算卦,他算出来你女儿在什么地方。”

        季老整理废纸的手顿住。

        慢悠悠的抬头,还笑了笑:“算出来在哪里,如果是真的,我保证说话算话。”

        宋玉暖不解的看着季老,说话算话,他说啥话了?

        “五千元我都准备好了,只要是真的,我保证一分不少的给你们。”

        宋玉暖明白过来,喔,老爷子还悬赏了呢。

        这个她还真不知道。

        推了一把大哥:“你快给算啊。”

        宋明波倒是盯着季老看,尔后诧异的咦了一声。

        老人家是非富即贵的命格,怎么落魄成这样呢?

        但他要说的不是这个。

        宋明波按照刚才商量好的说道:“老爷爷,您的女儿失去了记忆,如今就在某个公社某个大队,只要老爷爷答应帮我去县医院给一个人治腿,不管结果好坏,我们都告诉您的女儿在哪里。”

        某个公社某个大队?

        季老不悦的看着两个少年。

        不好好念书,竟然带着小弟弟出来行骗。

        他忍住怒气,站起身子,说:“行,你们在院子等着,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宋玉暖和宋明波都开心起来。

        老爷爷真好,这就答应了。

        可哪里想到,几分钟后,大门被推开,两个居委会大妈驾到。

        “你们是哪儿的,这得找家长啊,小小年纪搞封建迷信,这可要不得。”

        宋玉暖看了一眼气呼呼的季老,还有啥不明白的。

        “走,去居委会,我得好好教育教育你们。”

        这就不敢辩驳了。

        兄妹三人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季老的院子。

        居委会离得不远,宋玉暖东张西望,想着脱身的办法,下一刻,她蓦然瞪大了眼睛。

        这么巧呢!

        【小哥哥的车!】

        车里的顾淮安错愕了一下,随即转过头,就看到两个居委会大妈带着宋玉暖和一个少年一个儿童,正站在右侧的墙边。

        这是看到车来了,给他们让路呢。

        【帅帅的小哥哥,敢不敢下车让我看一眼?】

        顾淮安脸色沉了一下。

        目不斜视,只当听不到。

        肤浅的小姑娘!

        -----------------

        十分钟后,正在居委会接受批评教育的兄妹三人被季老给接回去了。

        没看到顾淮安也没看到他的车。

        季老想起刚才淮安的话。

        “我和那个小姑娘有一面之缘。”

        “她应该是想您帮助一个被丈夫打断腿的北都知青。”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许他们真知道您的女儿在哪里!”

        季老锁上院子门。

        他没换衣服,不过却背了一个帆布挎包。

        宋玉暖赶紧道谢。

        阿盛舔舔嘴,小声的问:“哥哥姐姐,我还想去居委会接受批评教育,行吗?”

        众人:……

        小家伙长得可爱,刚才在居委会,大妈们都心疼他,批评他的哥哥姐姐没正事。

        然后看小家伙不安的样子,有个大妈还给阿盛冲了一杯麦乳精。

        难怪走的时候依依不舍呢。

        脸色阴沉的季老倒是好了许多。

        还摸了摸阿盛的头,说道:“别跟你哥哥姐姐学。”

        南山第一人民医院,距离城北不远,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就能到。

        路上的时候,宋明波看了好几眼季老,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季老呵斥道。

        宋明波挠了挠头,嘿嘿笑:“没事,就是好奇季爷爷您年轻时候收的女弟子,应该和您有一段姻缘,可硬生生的断了,好奇怪啊……”

        下一刻,宋玉暖捂住嘴,震惊的看着大哥被中气十足的季老给踹了一个大马趴。

        所以,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季老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可心里翻江倒海。

        前尘往事如潮水一般的涌来。

        这事儿,南山县城的人不知道,甚至相熟的朋友,都不清楚。

        小兔崽子,有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