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大院小甜妻在线阅读 - 第17章 我不能假装听不到,道歉!

第17章 我不能假装听不到,道歉!

        林晴看林佳没反应,拉着林佳的手急促的说明天就回北都了,她的腿是小毛病,很快就能治好。

        她还和林佳说,在国外的外公很惦记她们,等将母亲的东西都拿回来之后,她们带着孩子出国去看外公……

        可林佳面如死灰,好像什么听不到了。

        不知所措的林晴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都怪那个宋玉暖。

        要不是她领来一个收破烂的老头,何至于自己口不择言?

        就在这时,苏俊泽拿着东西进来。

        看到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

        他还是说道:“先吃点东西,明天去北都的车我已经联系好,八点出发,医院也联系好了。”

        林晴不说话了。

        林佳靠在床头,目光没有焦距,她的手紧紧攥着被子,一时间只觉得活着就是累赘,不如死了。

        忽然,苏俊泽咦了一声。

        林晴心神不宁的问他:“你怎么了?”

        苏俊泽皱眉:“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看到一个老人,感觉他很面熟,有点像北都医学院的季校长……”

        林晴只觉得呼吸一窒:“季校长,那个医术无双的大国医?”

        苏俊泽皱了皱眉头。

        不大可能吧。

        病房里的气氛都有些凝重,苏俊泽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走廊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

        苏俊泽走出去一看,院长,那个疑似捡破烂的老头,还有一个小姑娘?

        林晴看到这么多人,脸色变了变。

        可毕竟见多识广,尤其是看到院长的神态,压下去心底里的疑问,再不敢如刚才那样指责了。

        宋玉暖也乖乖的站在人群后。

        专业的事儿,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院长和苏俊泽还有林晴说:“这是我的恩师,请他老人家给林知青看下腿的情况。”

        季老却看向庄院长,问道:“你的判断呢?”

        不管如何,也和他学了五年呢。

        “我刚才正是和柳医生沟通,只是,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有些棘手,而且……”

        苏俊泽忙道:“是我们坚持要回北都治疗的,计划明天出发。”

        季老平息了一下:“看好了!”

        这三个字让庄院长差点泪奔。

        他是个孤儿,有幸遇到师父,拜在门下五年,也正因为这五年,他才有了今天。

        不敢问师父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不敢问师父为什么穿着本县废品收购站的工服。

        也不敢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能看到师父,师父还能让他叫师父,他欢喜的恨不得昭告天下。

        宋玉暖看着季老头指点庄院长,看到林佳死灰一般的眼眸有了光彩,这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差不多十几分钟的时间,季老检查完毕,他回头看了一眼宋玉暖:“丫头,咱们走吧。”

        所有人都朝着宋玉暖看过去。

        宋玉暖却指了指林晴:“林同志,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季老往后退了退。

        他还以为小姑娘被人指鼻子骂自己的父亲,都不放在心上呢。

        林晴眼眸一瞪。

        林佳忙声音沙哑的道:“是叫小暖吧,对不起,刚才晴儿也是着急,所以才口不择言……”

        林晴:“姐,我说错了吗,如果她爸能有一点责任心,你何至于落到这个境地,你们二道河村,难道不是魔鬼村吗?”

        “我不跟你吵,林同志,你得和我道歉,刚才你迁怒羞辱我爸了,我不能假装听不到,道歉!”

        漂亮的小姑娘总是笑眯眯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所以,冷不丁沉下脸色,也是很能唬人的。

        林佳哀求的看着林晴。

        林晴看着这个假千金,的确一肚子坏水,选在这个时刻威胁自己。

        如果自己不同意,她是不是就会要求季老不给姐姐治病?

        可是,她怎么和季老认识的呢?

        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

        难道是在省城大院认识的?

        也是啊,她是在大院长大,认识的人岂是普通百姓?

        这便宜被她占的。

        只是苦了思琪。

        秦家和苏家关系好,她前几天在省城的时候去了秦家,然后才知道秦家妈妈和自己妈妈也是认识的。

        只是后来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儿,没来往而已。

        然后,她就知道了真假千金的事儿。

        也看到了面黄肌瘦的秦思琪。

        她在农村长大,和大院里的女孩子格格不入。

        思琪被这个假货抢走了十七年优越的生活。

        思琪心里不平衡有怨恨,自然是正常的。

        只希望秦伯伯和伯母能好好的补偿思琪。

        至于这个宋玉暖,就是一辈子呆在魔鬼村的命!

        林晴想到这里,看了一眼宋玉暖,咬了咬牙,一字一句道:“对不起,我和你道歉!”

        宋玉暖挑挑眉,安静的等着。

        林晴:“……谢谢你,找到了季老。”

        宋玉暖:“迁怒是一种最不理智,也是最无能的表现,我希望林晴同志不是这样的人。”

        林晴面色阴沉的看着她。

        “你不用这样看我,都说冤有头债有主,我也要提醒林晴同志,这是一个法治时代,即便我爸犯了错,可自有法律惩罚他,你要相信组织会给林知青讨公道的。”

        停顿了一下,宋玉暖声音冷冷的道:“还有,再敢在我面前辱骂指责我爸,我不会原谅你的!”

        本来想说不会放过她,又觉得措辞不妥。

        “如果不相信,你大可以试一试。”

        小姑娘看起来奶凶奶凶的。

        病房里有刹那的沉寂。

        林晴眼眸透出怒火,却被苏俊泽给拉住了。

        宋玉暖转过头,脸色马上就变了,笑眯眯的看着不知所措的林佳,声音软和和的:“林知青,你好好养病,我走了。”

        季老很是意外的看了一眼宋玉暖。

        随后率先离开。

        后面跟着宋玉暖和亦步亦趋的庄院长。

        季老顿住了脚步,没好气的看着庄院长:“忙你的去,我还有事……”顿了一下说道:“明天晚上来找我!”

        庄院长终于松了一口气。

        眼泪差点飚出来。

        此时,宋明波拉着弟弟的手焦急的看着大门口。

        等看到妹妹和季老头安全无虞的出来,才算是放心。

        几个人站在了树荫下。

        那边季老头神情阴测测的看了一眼宋明波。

        宋明波后背发凉,强撑着笑脸:“那您老人家如果没啥事,我和弟弟妹妹就走了。”

        宋玉暖忙说:“我们保证啥都不说。”

        小阿盛抬头看着哥哥姐姐,迷惑的问:“说什么呀,是季爷爷要娶新奶奶了吗?”

        季老头脸色彻底黑了下来,骂道:“都给我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