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大院小甜妻在线阅读 - 第190章 怕是永无宁日了

第190章 怕是永无宁日了

        宋玉暖教顾淮安赶马车。

        主要是大红枣和顾淮安熟悉。

        所以,顾淮安很快就学会了。

        他今天穿着一套深蓝的制服,笔挺又帅气。

        宋玉暖还问他热不热,如果热的话,可以将上衣的扣子解开几个。

        这么密封都不透气吧。

        顾淮安瞥了她一眼,小姑娘如今胆子大了,不止在心里想,嘴上也敢说出来了。

        顾淮安让她安分的坐下,赶着马车拉着宋玉暖先是去了宋家。

        宋玉暖告诉宋老太小舅回来了,宋老太哎呀一声,马上往出拿钱和票,宋玉暖利落的接过来。

        宋老太说:“这可是大喜事,我这就弄好吃的去。”

        那边老宋头跑去大水缸旁,捞出来一网兜小银柳鱼,欣喜的对顾淮安说:“淮安呢,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是早晨刚捞上来的,新鲜着呢,一会咱焖一锅炸一锅吃个够。”

        顾淮安满眼都是笑意,说道:“好的宋爷爷。”

        宋玉暖催促道:“咱们赶紧走吧,一会供销社该关门了。”

        顾淮安就让宋玉暖坐上马车,他也没挥马鞭子,只是轻轻的用鞭子拍了一下大红枣。

        大红枣拉着两个人哒哒哒的跑出了村子。

        老宋头也跟着高兴,说:“亲家母也算是苦尽甜来了。”

        宋老太叹息了一声,深有感触的道:“我们何尝不是如此呢?”

        随后说道:“对了,老头子,明天你去山里,我记得河边朝阳的那一面山坡,长满了高粱果,小暖可能都没吃过高粱果吧,到时候将熟的都给她采回来。”

        说着又笑了:“过段时间好吃的野果子也越来越多了,今年我给小暖多采点羊奶子果给她做……那啥啦?”

        老宋头忙说:“饮料,野果饮料!”

        这边顾淮安新奇的坐在马车上,平生第一次赶马车,就很新鲜和愉快。

        一路上,宋玉暖嘴巴没停,跟顾淮安说:“你说我小舅啥意思,为什么要夏博文帮忙呢,他完全可以通过别人献药方,这样的话,夏博文不得气死呀,为什么要将好处给夏博文呢,唉,你说我小舅是不是太单纯了呀?”

        顾淮安瞥了一眼凡尔赛的宋玉暖。

        心眼子都长你们身上了。

        怕不是你们对单纯两个字有什么误解吧?

        给别人哪里有给夏博文好?

        杀人诛心!

        还有一句叫软刀子杀人。

        这以后,夏博文家怕是永无宁日了。

        “你小舅自有安排,你个小孩子不要操心,好好学习才是正经。”

        宋玉暖嘻嘻一笑。

        被人当小孩子,也是蛮开心的。

        两人在供销社引起了售货员和来往买东西人们的注意。

        主要是这么标致又有气质的人,在乡下真的很少能看到。

        有人在角落里小声的议论。

        “看着有点像兄妹,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也不一定是兄妹,没准是刚定亲的小对象呢。”

        “那可真是太般配了。”

        但这俩个人也是都不在意别人视线的,他们先买了肉,顾淮安看了一下,又买了罐头糕点糖果白酒和香烟。

        一会去吃饭,不能空手登门。

        其实这里没啥菜,摆在案板上的菜家里都有,比这个还新鲜。

        看到有粉条,宋玉暖买了一大捆,这个好吃。

        猪肉炖粉条。

        咱北方最地道的待客菜了。

        顾淮安赶着马车,在宋玉暖的指挥下,又去了豆腐坊,换了大豆腐和干豆腐。

        这才往家里赶。

        此时的小阿盛站在小舅房间的门口,怯生生的看着陌生的小舅。

        忽然开口说道:“小舅,我小时候梦到过你小时候,你哭着喊……我要妈妈,我要回家……有个大坏蛋就拿鞭子打你,鞭子上还拴着一个红铃铛,铃铛一响,我就被吓醒了,然后我就再也没梦到了……”

        此时的夏新东已经换好了里外的新衣服,脚上是新做的布鞋,竟然是朱凤给做的,满满一袋子,这个别人还真不知道。

        一年做一双,也真的被他给穿上了。

        夏新东身旁是抓着他不松手的朱凤,哭得撕心裂肺,晕过去好几次,夏桂兰好多了,可也依然在伤心。

        因为小弟身上都是伤痕,新伤旧伤重重叠叠,看着触目惊心。

        也让他们对上官恒恨之入骨。

        不想问过去的事儿,朱凤听了受不了,而夏新东也不想说。

        他的眼睛有些畏光,所以总要戴着墨镜,听说小暖扬言要让所有的阳光都照进屋子里来。

        夏新东只感觉鼻子都是酸涩的。

        其实他的一颗心早已经冷硬无比。

        可此时,却被一点点的温暖着。

        然后就听小阿盛说的这番话。

        所有人都看着他。

        朱凤的眼泪又止不住了。

        夏新东笑的温润,和声的招呼宋明盛:“过来小阿盛,让小舅看看。”

        小阿盛跑过去,主动将脸蛋凑过去,软软和和的说:“小舅,我知道你不开心,你捏阿盛的脸蛋,捏了之后心情就会好,姐姐总是这样的。”

        其实,这话很平常。

        就是小孩子的童言童语。

        而且,阿盛不是讨乖卖巧,他说的真是实话。

        因为宋玉暖就是这样和他说的。

        所以,他就记在了心里。

        可是这番话顿时击破了夏新东的心房,他再也忍不住了,抱住了小阿盛,头埋在阿盛的小肩膀上,身体颤抖着,默默的没有一点声音的流着眼泪。

        小阿盛抱住了小舅的头,奶声奶气的安慰道:“小舅不哭,阿盛长大了赚钱给你买好吃的。”

        心里可纳闷,但也不敢问。

        到底他做的那个梦,是真的还是假的?

        宋玉暖赶回来的时候,想起二爷爷给的药丸,跑回家取回来,可是,小舅已经睡着了。

        他就是在睡觉。

        午后的阳光正好都照在他的身上,他的眉目舒展,看起来格外的平和。

        阿盛跟宋玉暖悄声说:“姐姐你看我后背,都是小舅的眼泪!”

        宋玉暖神情复杂的将木盒放在了窗台旁,跟夏姥姥说:“这个药丸一天一粒,是二爷爷亲自熬制的,给小舅补身体。”

        那边宋老太说:“他怕不是要睡上一天一夜呢,先别张罗了,等他醒了咱们在一起吃饭庆贺。”

        朱凤只想守着儿子,哪里都不去。

        她点点头,声音嘶哑的:“听你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