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大院小甜妻在线阅读 - 第266章 你真当我拿不出证据吗?

第266章 你真当我拿不出证据吗?

        夏博文脸色铁青,感觉一张脸被扒的血淋淋的,他怒目而视,咬牙问道:“上官,这可是真的?”

        不等上官云琪说话,宋玉暖接着道:“老爷子,您别着急生气,这都是没证据的事儿,即便是真的,她不承认也没用。

        但是1951年8月份的那一次捐赠,除了十根金条是卖了你的儿子换来的,其他的几乎没有上官家的家产。

        至于怎么来的,那只能问上官云琪老太婆了,唉,你这个老阿婆啊,总是一次次的刷新我的认知。

        当时有关部门深受感动,还专门开了一个大会表彰你,还给你颁发了一个捐赠的证书,凭着这些,你才进了北都大学的后勤。

        说起来,你最该感谢的人是我的小舅呢!”

        宋玉暖刚才触发了剧情。

        虽然不多,但是也足够用了。

        上官恒为什么留人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某一个地方还藏着金银珠宝和古董呢。

        这个藏宝地点,就上官云琪都不知道。

        所以,宋玉暖暂时不打算说出来。

        等上官恒来了,触发了剧情,再去掀翻也不迟。

        上官云琪终于反应过来,颤抖的手指着宋玉暖:“你……你血口喷人,根本就没有这回事,都是你凭空想象和瞎编的。”

        宋玉暖没理她,而是看着夏新东:“小舅啊,你才五岁就值十根金条,还挺值钱呢。”

        夏新东:“是啊,上官恒每次用皮鞭打我的时候,都会说:十根金条啊,你不给老子赚回来,老子扒了你的皮,当时不是很明白,如今这才知晓。”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

        他们眼底里有怒意,但都是对上官云琪的。

        宋玉暖发愁的道:“小舅,上官云琪将你的卖身钱捐出去了,这也不好要回来啊。”

        夏新东:“无妨,捐赠证书收回来,改成我的名字。”

        宋玉暖笑的眉眼弯弯:“这个办法好。”

        会议室里的人想象了很多次开会时的场面,感觉应该就像诉苦大会那样的去谴责上官云琪。

        比如夏新东诉说三十年的痛苦,然后上官云琪强词夺理。

        等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就跟着一起谴责。

        那样的话,上官云琪想翻身也是不可能了。

        这是正常的流程。

        可其实,不是这样的啊。

        就很震撼很刺激很激动的那种。

        他们不知道自己被宋玉暖给牵着鼻子走了。

        上官云琪尖利的嘶吼着:“假的,这都是假的,证据呢,你拿出证据来我认,拿不出证据来,宋玉暖,我要告你诽谤。”

        宋玉暖可惜的咂咂嘴:“你呀,就是死鸭子嘴硬,无数次的事实证明,只要我说的,就都是真的,你在那虚张声势干嘛呢?

        再说了,你但凡有一点点的悔改之心,咱们两家也走不到今天这个地步,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结果。

        你看你这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做派,可真不咋好啊。

        夏老爷子走到今天不容易,他一介草根,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你不但害了夏老爷子,还害了你的儿女。

        你可真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

        你可别口口声声的为了你的儿女好了,你真要是为了他们好,在我刚才说出十根金条的时候,你就该知道大势已去,你只有老老实实交代真心认错这一条路。

        可你为什么还要证据?

        上官老阿婆,你真当我拿不出证据吗?”

        上官云琪死死盯着宋玉暖,嘴唇颤抖着:“……证据在哪里,你拿出来我看看!”

        宋玉暖叹息了一声,看着神情各异的众人,当然了,几个爷爷排排坐,一个挨着一个,脸上都是得意的笑容。

        夏桂兰看着女儿,恨不得抱住亲几口。

        她闺女,咋这么厉害呢。

        夏新东脑海里的声音难得的不再尖利,而是叹息着:“你说咱这大外甥女,到底是个什么来路呢?”

        夏新山:外甥女这么厉害,我以后是不是也能不窝囊了,毕竟舅舅也随外甥女呢。

        顾淮安眼底里都是笑意。

        小姑娘有很多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轻松掌控全场的样子。

        宋玉暖声音恳切的道:“其实这件事并没有这么复杂,事发之后,上官阿婆知错就改,小舅选择既往不咎,我们两家是不是也能前嫌尽释。

        可她没有,还想将我这个无辜的女孩卖去香江替她侄女嫁给一个疯子,然后还败坏我的名声,如果不是县里的领导和我的二爷爷,她就得逞了。”

        被点名表扬的季老觉得光荣极了。挺了挺脊背,坐的更直了。

        他,季怀,小暖的二爷爷,亲的!

        老胡和老林都是野的。

        只有他才是最亲的。

        胡老和林老心里酸溜溜的。

        宋玉暖再次叹气:“真的,我们一点都不想走到这一步,这都是被上官阿婆给逼的。”

        胡老一捶桌子:“没错,就是被上官云琪给逼的,我们小暖多善良,胆子还小,那个钟二少是个虐待狂,你不舍得你的侄女嫁过去,就舍得让我们家小暖嫁过去?”

        林老慢悠悠的质问:“上官啊,我也不大明白,按照时间线,那时候小暖和你就是陌生人,你是怎么有了这个主意的,难道觉得害了夏新东一个还不够,还想继续害下去?”

        季老:“我只想问上官云琪一句话,在此之前,我家小暖得罪过你吗?”

        龚老爷子:“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这话兴许是有点道理的,小暖啊,别怕,有什么事情可以找龚爷爷。”

        几个老头刷的一下去看龚老。

        这是几个意思?

        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就自称龚爷爷,有点太冒昧了吧。

        宋玉暖看着夏博文:“您说,走到今天是不是你的妻子逼的?”

        夏丽莹都不敢说话。

        夏至也是有点不知所措,虽然不至于紧张,可是,这么多的大佬和长辈,也不敢乱说话啊。

        他们只觉得无地自容。

        将五岁的夏新东送去香江也就罢了,咱还收了金条呢,收了也就收了,为啥还说是自己的嫁妆给捐出去?

        就算是想帮母亲说句话,也无从说起啊。

        夏博文沉默的点头,如果上官不咄咄逼人,的确不是这个局面。

        他神情莫测的盯着上官云琪。

        冷静下来的上官云琪则是去看宋玉暖。

        宋玉暖好像吓了一跳,显现出很心虚的样子。

        马上闭了嘴,都不敢看她了。

        上官云琪冷笑,宋玉暖没证据。

        没证据,她就要弄死她!

        “宋玉暖,年龄小不是借口,你胡编乱造陷害我,还蛊惑他人不明是非,今天,你不拿出证据来,我不但要告你,还要起诉你!”

        宋玉暖是站着的,她终于去看上官云琪了,她很无奈的道,声音还带着颤抖:“上官阿婆,你不要逼我。”

        上官云琪狞笑:“拿不出证据就等着蹲大狱吧。”

        宋玉暖一瞪眼:“我可不想蹲大狱,你不要吓唬我。”

        夏博文心底里升起了一丝不安。

        可他没动,冷漠的看着上官云琪作死。

        蠢货,十足的蠢货!

        宋玉暖没证据,敢这么给你挖坑吗?

        宝子们,明天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