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初唐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438章 视死如归

第438章 视死如归

        “好!”

        李让忍不住大声喝彩。

        唐军健儿,果真是好样的。

        安修仁,刘仁轨,张元在内的一众主将,亦是面露赞赏之色。

        唐军的骑兵,就是有着能将战争化作艺术的能力。

        这不仅是得益于大唐的军制,更是将士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挥洒的汗水。

        唐军的百战百胜,从来不是因为侥幸得来的。

        一众将领们为唐军取得的战果喝彩的同时,

        城楼之下,安灿率领麾下精骑也迅速脱离战场,朝着预定的路线回城。

        吐蕃人罕见的没有选择追击,而是继续做出防守之态,防备着唐军的下一次袭击。

        越来越多的吐蕃人顺着浮桥过了沱水,而后迅速在沱水畔列阵。

        粗略看去,至少已经有五六千人在城下列阵。

        这是吐蕃人的前锋军,也是寻常意义上的三军之一。

        人们常说统率三军,这里的三军,指的便是,前军,中军,后军。

        当然,现在的战争模式相比春秋战国时期又有了极大的变化。

        中原王朝的军队,更是在三军的基础上演变出来左翼,右翼,侧翼等种种预备役。

        但总体来说,仍旧脱离不了前中后三军的桎梏。

        吐蕃人前军全部渡过沱水之后,紧接着便是各类攻城器械。

        宛如巨兽一般的云梯,投石车,攻城车在沱水对岸露头。

        这些东西,才是真正的攻城武器,像吐蕃人前来袭扰时使用的飞钩飞索,在这些东西面前,就是小儿科。

        吐蕃工兵将第一架投石车推上浮桥,浮桥仍旧稳稳当当没有一丝晃动的迹象。

        确认浮桥能够承受得住这些大家伙,吐蕃人也不再迟疑,迅速将各类攻城器械运过了沱水。

        十二架云梯,二十辆投石车,还有一架车身上悬挂着一根两人合抱那么粗的圆木的攻城车。

        这就是吐蕃人的全部攻城器械。

        理论上来说,有了这些东西,吐蕃人想要攻下仅有五千人驻守的松州城,似乎是轻而易举。

        城楼之上,李让和安修仁看着吐蕃人运送过来的数十艘庞然大物,亦是不由得神色凝重。

        尤其是那十二架云梯,在他们眼里,几乎与催命的死神无异。

        云梯,在许多人的印象之中,好像就是一架简陋的梯子,没有什么稀奇的。

        但那实际上是战争影视剧给人传递的刻板印象。

        真正的云梯,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堡垒。

        车身之上,架着一座巨大的木屋,木屋之中悬架着一架单人合抱粗细的圆木做成的梯子。

        当云梯开到城墙之下,与城楼齐平之时,攻城的士兵便会顺着楼梯爬到屋子的最高处,打开大门冲上城楼与守城的敌军厮杀。

        而在攻城的士兵躲在木屋里时,守城的一方不管是用刀枪剑戟,还是弓箭,都无法对藏在云梯之内的敌军造成伤害。

        这才是云梯,城池攻防战之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攻城利器。

        而不是影视剧之中那种简易到守军一推就能推倒的楼梯。

        而攻城车也不是影视剧中,几个士兵就能推动的圆木。

        那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想要让悬挂在攻城车上重达数吨的圆木动弹起来,需要数十人同时转动车身上的绞盘,其工作原理,与护城河上的吊桥差不多。

        就这些东西,都不用发起攻城,光是摆在城池面前,便能让人心中压力大增。

        见敌人的攻城器械都已经渡过了沱水,李让和安修仁神色凝重地对视一眼。

        李让开口道:“可以动手了!”

        安修仁点点头,对着一旁早就杀气腾腾等候命令的方老五招招手。

        “老方,切记,点完火之后就立即撤回城中!”

        “明白!”

        方老五点头应下,招呼着麾下便从松州城侧门悄悄出了城。

        这会儿正是天色朦胧之时,几个人想要顺着小路悄悄溜到沱水边上,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至于提纯好的猛火油,早在傍晚的时候便被安修仁遣人运送到了沱水上游。

        方老五带人离去之后,安修仁也杀气腾腾的接手了回到城中不久的一千精骑。

        这一千精骑跟着安灿打了一波阻击战,损失了有几十人。

        但此时此刻,他们没有时间悲伤。

        李让的毁桥计划,各个环节可谓是环环相扣,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最终迎接他们的,只会是失败。

        所以他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当然,这一次,他们的任务也很简单,那便是将渡过沱水的吐蕃前锋军尽数歼灭,再将他们的攻城器械全部毁掉。

        李让带着刘仁轨领着一群将士,给即将再度冲锋的骑兵们发放起了火药。

        每个人十个震天雷,两个炸药包,用竹篾编成的竹筐悬挂在腰间。

        不能多,多了会影响骑兵冲锋的速度,也容易误伤到自己人。

        这些火器,本是用来守城的利器,但现在,他们将会成为野战之中收割吐蕃人生命的死神之镰。

        安修仁接过竹筐,从竹筐里掏出耳塞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给战马的耳朵里也塞进去了几团棉絮状的纤维。

        看着将士们脸上的视死如归之色,李让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

        一千人,主动朝五六倍于己方的敌人发起冲锋。

        即便是有火药相助,李让也不确定他们能回来多少人。

        这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一想到这些朝夕相处的兄弟,马上就有可能死去,他心里就莫名的涌现出一股极大的悲伤和愧疚。

        可惜,在战场上,他不能将悲伤表现在脸上,只得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朝着一众将士们单手横胸行了个军礼。

        “咔嚓~”

        将士们什么也没说,只是骑在马上抬手回礼,甲叶碰撞出来的咔嚓声,如此刺耳。

        安修仁低下头,看着李让脸上牵强的笑容,笑道:“李让,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李让点点头,刚要说话,安修仁便继续说道:“李让,若是本将今日战死在松州城外......”

        李让抬起头,与安修仁对视一眼。

        安修仁笑道:“泾阳县侯府,可就交给你了,安大安二,也交给你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