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145章 城破下

第145章 城破下

        史可法只觉得头晕目眩,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失策了,或者说,自己对于清兵太过于自信了,史可法一直不相信清兵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主要是因为南明上下总是弥漫着一种联虏平寇的情绪,主要是崇祯确实是被李自成逼着上吊的,这么看,跟南明有深仇大恨的应该是大顺军才对。

        而且历史上也不乏这样的例子,比如唐朝时候,就曾经有借兵回鹘的事例,如今在南京朝廷上下看来,清兵固然能打,但是他们的人口是绝对短板,就算是满蒙联合也才几百万人口,面对华夏亿万人民,这点人口基数实在是太少了,只要清朝统治者不是傻子,那就只能采取怀柔的策略,效仿金朝、元朝,不能大加杀戮,也许会有小规模的流血事件发生,也许会有抢掠、强奸等等事情发生,但史可法怎么也想不到清军竟然会下达三日不封刀的命令。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魔鬼,但是被世俗道德和法律所约束,所以不会出现骇人听闻的事情,可这些凶神恶煞的士兵一旦被解开封印,他们带给扬州城的绝对是腥风血雨。

        史可法喃喃道:“悔不听劝,悔不听劝啊。我把他们想得太好了,我把他们想得太好了啊。”史德威在边上听得真切,他当然知道史可法这是什么意思,当时高衡和郑森就曾经劝说过史可法,让他切不可相信清兵,史可法决心守城,没有及时疏散民众,没想到竟然真的被高衡给说中了,敌军主将可是豫亲王啊,多铎在清廷是什么地位史可法太清楚了,若是连他都有这样的想法,足见多尔衮也不是什么雄才大略的人。

        史德威抿了抿嘴唇道:“督师,现在我们怎么办?”

        史可法拔出腰间佩剑,“本督纵然是文官,但也不吝惜自己这一条命,清兵要想伤害扬州百姓,要先砍下我史可法的人头。你们都是军伍之人,保境安民乃是天职,史德威,你立刻派人传令,开门,让民众出城逃命去吧,我们在这里顶住,拖延时间。”

        史德威苦笑了一下,现在开城未免太迟了一些,清军只要不是傻子,肯定已经在城池周围安排了大量骑兵,现在民众拖家带口出城,哪里能跑得过骑兵,若是被追上,会是什么下场,自然不用说了,但不管怎样,总比在这里困死好。

        史德威抱拳,点起几个武艺高强的督标营士兵,让他们去各个城门传令,他跟史可法在一起,既然北门已经失守,他们现在过去也是羊入虎口,还不如就地防御,利用街道和建筑物,在城内跟敌军进行巷战。

        史德威知道,巷战是所有作战之中最复杂的模式,所以利用巷战来拖延时间是最优解。史可法也赞成这个方案,所有人立刻进入街巷之中,以三五人为一个小队,占领房顶、院子,以建筑物为依托进行防御。

        城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民众四散逃亡,这种情绪蔓延之下,城头的守军也毫无斗志,尤其是刘肇基和马应魁以及城北数千守军战死的消息传来,更是让城内军民的士气顿时泄去,街道上人推人、人挤人,到处都是争先恐后想要出城的民众。

        南门大街上,已经挤满了人,史可法的命令还没传到,南门依然紧闭,但是民众们管不了这些,有的人跪在地上哀求道:“军爷,军爷,行行好,就让我们讨一个活路吧,建虏已经杀进来了,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

        还有人指着城头的士兵叫骂道:“曰你姥姥,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死,难道要拉着全城男女老少几十万人一起死吗?快开城门,放我们出去。”

        城门洞内的数十名明军士兵组成人墙,死死挡住冲击的人群,可是无奈民众实在是太多,很快人墙就被突破,人群冲到城门边,疯狂拍打着城门,还有人用肩膀撞击城门,妄图将城门撞开。

        但这些动作都是徒劳,因为扬州的城门不像小县城,是用门闩将城门给锁住的。扬州这种大城的城门都是铰链拉动的,如果上面的人不转动铰链,除非是用攻城槌或者炸药把城门强行炸开,否则仅凭人力,几乎不可能把城门打开。

        城门洞里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已经被挤压得透不过气来,先前进入城门洞的人拼尽全力喊道:“别挤了,别挤了,我透不过气来了。”还有人喊道:“有人摔倒了,有人摔倒了,快散开,快散开!”

        可是这些声音纷纷被汹涌的人潮淹没,倒下的人顷刻间被无数大脚踩在身上,连呼救的声音都没有就渐渐丧失了气息,还有的人被活活挤死在城门洞内,一时间城门大街上尸横遍野,大量尸体堆积在一起,很多人面色青紫,一看就知道是活活憋死的。

        这种人挤人的场面之中,妇女儿童是最悲惨的,他们的身体本来就弱小,哪里是成年男子的对手,很多妇女儿童被活活挤死,南城守军眼睁睁看着这人间惨状,却束手无策。

        一个小旗官哭喊着对一个把总道:“大人,大人,就开门吧,你看下面,那都是咱们的父老乡亲啊,全都死了,全都死了。”

        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在了小旗官的脸上,把总大吼道:“你他娘的哭个屁,你是不是傻子,你看看城外,到处都是八旗骑兵,你觉得这些老百姓出去能有多少机会活着?”

        “可是,就这么锁在城里,迟早也是完蛋啊。”小旗官争辩道。

        把总揪起他的衣领道:“你看看,你看看身边的弟兄们,你觉得谁能活着?啊?谁能活着?我们这些当兵的,国家危难之际,自然是要死的,这些民众,只能说他们的运气不好,我难道不想让他们活吗?可开城是个死,不开也是个死,你说,怎么选。”

        “开城吧,建虏传令,三日不封刀!三日不封刀啊!”城下的民众一阵骚动,从城北逃过来的溃兵不断告诉民众最新消息,建虏竟然下达了三日不封刀的命令,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性命已经不可能有任何保证了。

        人群更加疯狂地往前拥挤,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更多人死难。

        在大街的一个破旧院子中,两名少女和一个大约五旬年纪的老者正依偎在一起,老者手拿着一柄明军制式腰刀,将两个少女给护在身后。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其中一个少女,正是高衡当日在酒楼中碰到的那个北方女子。而另外一个女子很明显是南方女子的长相,皮肤白皙,瘦小一些。老者面色阴沉,警惕注视着外面的动静,透过破损的窗户和门板,外面全都是汹涌的人群。

        老者知道,越是在这种混乱的时候,越有可能有人浑水摸鱼,比如劫掠财物、杀人越货什么的,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官府、没有秩序,所有人都是为了自保,他身后的这两个弱女子能有多少自保能力,一旦被坏人盯上,那是羊入虎口。

        他们所处的这个小院子,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民房,只不过屋主肯定是已经背着包袱跑路了,房子目前是空置状态。方才老者三人逃到街上,看见人太多,如果继续往前挤可能会发生踩踏事故,危及生命,所以干脆现在这个房间里面躲一躲,等外面稍微平静一些再出去。

        可这一躲,老者就发现情况不对了,他们好像是出不去了,外面的人越来越多,听声音,恐怕清军已经杀进城中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到来。老者的眼神很坚定,他回头看了看两个女子,自己死了不要紧,可是她们绝对不能出事。

        原来,这老者身后的北方女子叫做葛蕊芳,小名唤作嫩娘,她的父亲本来是蓟镇参将葛忠志,清军破关的时候,葛参将带领手下官兵跟敌军血战,最终寡不敌众,全军覆没,在临死之前,他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自己的亲兵队长,让亲兵队长突围出去,然后带着葛蕊芳南下,到江南去躲避兵灾。

        亲兵领命,但是突围的时候却受伤严重,回到家里的时候只剩下一口气,只能对自己父亲说了这件事,老者本是军户出身,年轻时候也当过兵,他来不及悲伤,只能帮助儿子完成遗愿。带上儿子的装备进城寻找葛蕊芳,随即一起南下,这才来到了扬州。

        而另外一个江南女子,是他们在南下的时候偶遇的,名字叫做袁宝儿,本是清倌人出身,兵荒马乱的,她在逃难的过程中受伤,老者正好碰到两个盗贼对她图谋不轨,便出手相救。到了扬州,他们并没有什么生存的本领,葛蕊芳只能在茶楼卖场,而袁宝儿在临时租住的房子中养伤,老者负责照料她们。

        可是谁能想到,这安生日子还没过几天,清军竟然就打进扬州了,老者等人只能继续逃命,没想到就遇到了现在的情况。

        葛蕊芳紧紧握住手中的匕首,不停安慰着袁宝儿,她出身将门,不管怎样,多少有些武艺在身上,“你别怕,有我跟张大叔在,肯定能保你周全。”

        袁宝儿比她略小一些,平日里也是以姐妹相称,她道:“可是,姐姐,你也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虽然懂些拳脚,但是对阵清兵,又岂能是他们的对手。”

        “大叔,我们现在怎么办?”葛蕊芳对老者问道。

        老者苦笑了一下道:“小姐,现在恐怕危险了,这出城的道路已经被堵死,我们现在走不了,城门关闭,后面又有追兵,咱们得处境很不妙啊。”

        袁宝儿吓得都要哭出声来,她可没见过这么大场面,尤其是性命已经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众人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有士兵大喊道:“督师有令,开城!督师有令,开城!”

        一瞬间的安静过后,城门大街上的人群立刻沸腾了起来,“听见了没?督师的命令,开城!快开城门!”人群对着城头的士兵大声吼道。

        一个将领站出来对人群道:“父老乡亲们,不是我们不开城门,城外有建虏的骑兵,你们现在出城,就会被他们的骑兵包围,这不是白白送了性命吗?”

        下面立刻有人反驳道:“你们守不住城,还不让我们出去,建虏已经打进来了,在这里干等着不一样是个死,出去了还有活路。”

        “对!说得对!出去还有活路!”下面立刻有人附和道。

        那将领长叹一声,一挥手对身后的士兵道:“开城!”手下人还想再劝,看到将领的目光,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那将领又道:“开城之后,你们若是想随我作战就留在这里,若是不想,本将不勉强,你们该逃命就逃命去吧。”

        一大片士兵跪了下来,不住磕头道:“多谢将军,多谢将军。”立刻有守军转动铰链,吱吱呀呀的声音传来,南门被缓缓打开了。城门洞里的很多人已经被挤死,因为人太多,尸体都是站得死的,等到城门大开,呼啦一下,站立的尸体全部倒了下来。

        后面的人群顾不得许多,阳光照进了城门洞里,大家看清了前方的道路,立刻踩着倒地的人的尸体,争先恐后逃出城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快跑啊,清兵追上来了。”

        同样的场景在扬州城的东西两门也同时上演,人群慌不择路,整个城里到处是逃跑的民众,不知所措的士兵,还有趁火打劫的盗贼与乱兵。很多地方燃起了冲天大火,也不知道是清兵放的火,还是乱兵放的火。在人群之中,只有史可法和身边的督标营于城中心布防,等待杀过来的清军。而入城的清兵也不傻,他们兵分多路,四处包抄城内的军民,城里充满了嘈杂的声音。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