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天下长宁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一章该做的菜和该做的人

第二百三十一章该做的菜和该做的人

        r4清晨,叶无坷从余国公府里出来之后就尽快赶回铺子,他今天还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去办。

        洗漱,更衣,买菜,然后赶往陆家。

        一天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就显得格外忙碌,见了老院长见了皇帝皇后也见到了余百岁的父亲,抓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熬了一个通宵大夜。

        唯有少年,不计辛苦。

        换上一身平日里在家穿的衣服,干干净净大方得体,背着一个小竹筐,叶无坷几乎是马不停蹄的采购之后,额头上也见了细密汗珠儿。

        他出现在陆家门口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陆家的隆重。

        侯府开正门,家丁列两侧。

        也许是从早晨开始,陆府上下就已经在等着他到来。

        背着个小竹筐走到陆府门口的那一刻,晋城侯陆昭南就站在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早已认识却第一次见面的少年,陆侯没说话眼睛就已微微泛红。

        陆侯在门口等着,陆夫人也在,陆浣溪在,苏豆子在,陆府上下全都在。

        “迎公子回家。”

        陆府管事大声喊,所有下人整齐俯身。

        “迎公子回家!”

        叶无坷的心猛的颤了一下,只这瞬间他感觉自己手脚都有些发颤。

        陆浣溪上前轻声说道:“父亲,他就是叶无坷,兄长的弟弟,陆家的儿子。”

        陆昭南也是强忍着才能保持平静,他没有什么热烈到让叶无坷更加手足无措的言辞,他只是缓步上前,伸出手拉了叶无坷的手往回走:“回家。”

        回家!

        叶无坷的心再次被狠狠击中了似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陆吾的样子。

        陆府应该是昨日就仔仔细细的全面打扫过,府里的人全都换上了新衣服。

        他们迎接的好像并不是叶无坷,而是那个在东北边疆迷失了回家的方向一直都困在那的陆家长子。

        陆昭南不会说他其实偷偷去过叶无坷的铺子,不会说他去过几次,不会说他几乎每天都要派人打听叶无坷的情况,更不会说他早就让人在家里收拾出来一间屋子专门留给叶无坷。

        陆昭南拉着叶无坷的手回到客厅才松开,叶无坷能感觉到这位父亲手心里的温暖。

        “你知道陆吾在去澄潭关之前给家里写过一封信吗?”

        陆昭南问叶无坷。

        叶无坷回应道:“伯父,我不知道。”

        陆昭南起身离开客厅,他去书房,打开抽屉从中取出来一个木盒,那盒子里装着的都是陆吾给家里写过的信。

        他拿了最上边那封信回来递给叶无坷,叶无坷双手接过。

        【父亲,母亲,我这次随清澄去渤海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自欺欺人,唯有亲身经历才明白何为沙场,唯有经历生死才知边军不易。】

        【和清澄比起来我相差极远,渤海之行我们几个全靠清澄筹谋安排才能进退有度,之前我荒废时光太多,这次去东疆武库后定要一心求学弥补欠缺。】

        【父亲,母亲,我在一个叫无事村的地方认识了一位小兄弟,莫说是我,便是父亲母亲见他也必然喜欢,我只有浣溪这一个妹妹,若我有弟弟就该是他那般样子,他叫叶无坷。】

        【我打算把他引荐到东疆武库,若他不能离开山村太过可惜,将来有机会我把他带到长安,一定要带回家里让你们看看。】

        【有几次我甚至冲动的想自作主张与他结拜,让他做我义弟,可这般大事,不经父亲母亲允许我不敢乱来,所以写这封信回家也是想向父亲母亲请示,若父亲母亲准许,那我就代父亲母亲收下这个老三。】

        【叶无坷是我救命恩人,父亲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当以一生报之,我想过了,以后不管是与他在东疆武库一同求学,还是此生之后各有前程,我始终都当是亲弟弟一样。】

        看着这封信,叶无坷的手一直在微微发颤。

        “陆吾他一定没有和你说过这些话吧。”

        陆昭南看着叶无坷说道:“那今日我就代他问问你,可愿意做陆吾的弟弟?”

        叶无坷重重点头。

        陆昭南见他同意,这个曾经纵横沙场十几年铁骨铮铮的汉子猛然扭头,不想让叶无坷看到他流泪的样子,却哪里能压制的住泪如泉涌?

        “孩子。”

        陆夫人上前拉着叶无坷的手说道:“我问过浣溪,她说在你家乡称呼父亲为阿爹,称呼母亲为阿娘,若你不嫌弃我们,便如此称呼我们。”

        她看向陆浣溪:“浣溪以后就是你姐姐。”

        叶无坷再次重重点头。

        “阿爹,阿娘,阿姐。”

        叶无坷深吸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个笑脸。

        “我去做饭。”

        陆昭南连忙拦着他:“怎么能是你去做菜。”

        叶无坷笑着回答道:“这顿饭就该我来做,必须我来做。”

        他没有说为什么,是因为如果说了陆侯和陆夫人必然会承受不住。

        那天在渤海,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厮杀,若非是叶无坷发动了渤海百姓假扮宁军惊退了敌人的话,那一战可能就是他们人生的绝响。

        从大慈悲山回到无事村,叶无坷领着陆吾和高清澄他们回到家里,给他们做了一顿热乎乎的饭菜。

        叶无坷生火的时候,陆吾就蹲在他身边看着。

        这个有些骄傲的小侯爷几次想主动和叶无坷说话,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时不时的互看一眼,时不时的尬笑一声。

        直到叶无坷做完饭菜,陆吾才真诚的说了一句:“你可真厉害。”

        他是真的觉得这少年厉害,不但聪明善于谋划武艺也是超乎寻常的好,还能做的一手好菜,虽都是家常便饭,可闻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叶无坷还稍显腼腆。

        他说:“我不厉害,你们才厉害。”

        陆吾问:“为什么?”

        叶无坷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去渤海到底做了些什么,可我知道你们做的一定是大事,我刚才还在想,你们去之前一定也想过可能会回不来,但你们还是去了。”

        他也是那样的真诚:“你们真的很厉害,若换做是我的话我可能会害怕不敢去。”

        陆吾笑了,他说:“你带着大奎二奎在渤海的村子里发动那些百姓的时候怕了吗?你冲过来救我们的时候怕了吗?你追着那些东韩贼兵跑的时候怕了吗?”

        不等叶无坷回答,陆吾继续问道:“且不说这些,只说你担心你哥与我们可能会出事所以离开村子的时候你怕了吗?”

        叶无坷仔细想仔细想,好像真的没有害怕。

        可他一直不认为自己勇敢,他觉得自己也一定不会有多勇敢,因为他才刚刚开始尝试着去保护别人,在此之前大部分时候他都是被别人保护。

        在他离不开那间屋子只能在火坑上读书的时候,连年纪还小的大妹二妹都一人拿着一根树杈守在那,不许苍蝇蚊虫靠近他,所以叶无坷总会觉得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

        “你比谁都勇敢。”

        陆吾说:“如果有一天你成穿上咱们大宁的战服,你一定是那个冲锋在前的将军。”

        在那一刻,叶无坷的心里好像亮起来一束光。

        那是高清澄和他们分开之前,吃过那顿饭,高清澄就和器叔成车赶回长安,陆吾他们带着叶无坷去澄潭关。

        在吃饭之前,陆吾就和他们几个商量要带叶无坷一起走,他们全都觉得就该如此,那少年不该埋没在这穷乡僻壤。

        叶无坷问:“我也能当兵吗?”

        陆吾点头:“你当然能啊。”

        叶无坷张了张嘴却没能把担忧说出口,他知道自己想当兵没有那么容易,他的出身注定了他走任何一条路都要比别人艰难些,哪怕是走在阳光下都要比别人艰难些。

        叶无坷说:“如果我能,我一定要当个好兵。”

        陆吾说:“你已经是一个好兵了。”

        叶无坷很认真的说:“我差得远呢,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只是有点小聪明,想当一个好兵可不是只有些小聪明就行的。”

        陆吾说:“我帮你。”

        那束光,在少年心中宛若艳阳当空。

        而此时此刻,在陆侯府里认真做菜的叶无坷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擦一擦眼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以为自己能完美控制住眼泪可他高估了自己。

        他以为时间也真的能让人的伤口愈合然后结疤然后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可在他看到陆侯和陆夫人的那一刻陆吾大哥的样子在他脑海里就那么清晰起来。

        一直站在厨房里看着他的陆浣溪,也一次一次的悄悄转身抹去泪水。

        是叶无坷要求她在厨房里看着的,在别人都没有理解这是为什么的时候陆浣溪理解了,她猜到了,所以她泪如雨下。

        “在去澄潭关之前我们去一座山里剿匪,那时候我们都觉得可能会很凶险,大哥跟我说如果谁出事了,活下来的就去家里说一声。”

        叶无坷一边看起来专注的在切菜一边用很平常的语气说话,他必须告诉陆浣溪这些但又不能那么直接且残酷的说出口。

        “下山的时候大哥说吓老子一跳,老子还以为会很难打呢,那天我杀了人,大哥一直在和我开玩笑,他怕我陷进去出不来。”

        “他说:我这个人呢从来都不想欠别人的,也不喜欢别人欠我的,所以如果我打算教你行军战阵的事,你必须得用一样东西作为交换才行。”

        “大哥说,我教你战兵里一些基本的东西,你教我做菜啊。”

        “我问大哥说,你喜欢吃什么?”

        “大哥说,父亲爱吃糖醋排骨,爱吃糖醋鱼,爱吃任何酸甜口的东西,母亲爱吃荷塘小炒,爱吃清蒸鱼,口味偏清淡一些的她很喜欢。”

        “大哥还说,我妹不爱好好吃饭,说过很多次了她都不好好吃饭,女孩子有多麻烦你是不知道,因为爱美就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甚至一天连饭都不吃,看着来气。”

        “你教我做这些菜吧,我学会了以后回长安露一手一定能吓他们老大一跳......我还得教会我妹做,我以后当兵应该是常年不在家了,她将来也会嫁人也只是偶尔才能回家一趟。”

        “家里的厨师做事当然也认真,可是当爹娘的,儿女都不能经常在身边,总得时不时的吃上一口儿女做的饭菜才高兴,我在家的时候我做,我妹在家的时候她做。”

        那天的陆吾,比阳光还要灿烂光明。

        他说:“哄爹娘和打胜仗是一样道理,只有做到了才知道有多爽。”

        ......

        ......

        【刚写出来,抱歉。】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