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世子太凶猛闯相府抢姑娘在线阅读 - 第505章 我说……

第505章 我说……

        你节制些!”



        柳韵眉心蹙了蹙,眼尾情欲浓郁。



        这副身子真是太不堪了!



        稍稍撩拨,就受不住。



        “好娘子,这才哪到哪,就节制。”



        杨束将吻加深,不断索取。



        平静的池水再次荡起水花。



        “就不能温柔点!”



        柳韵发丝沾在脸上,气息不稳,险些晕死在云端。



        杨束一脸餍足的笑,“下次一定。”



        柳韵在杨束腰上掐了一把,但因着身子绵软无力,就跟挠痒痒一样。



        杨束笑容扩大,死死压着嘴角,不敢大声笑出来。



        现在是掐不了,但不可能总虚软无力。



        在柳韵着恼前,杨束将人抱起。



        擦干净身上的水,穿上寝衣,两人回了厢房。



        “晚饭前,收到齐国的信,昌敏愿与秦国结盟。”靠在杨束怀里,柳韵缓声道。



        “倒是个有眼光的。”杨束夸了句。



        柳韵忍俊不禁,她抬手揉杨束的脸,嬉闹了会,柳韵神情微敛,“胡良吉传信来,说是抓着条大鱼,正在撬他的嘴。”



        杨束有一下没一下抚着柳韵的秀发,闻言抬起了眸,“那可得好好招待。”



        “嗯。”柳韵应了声,眼皮越发重。



        “睡吧。”杨束亲了亲她的额头,今晚折腾这么许久,柳韵肯定极累了,眼下不过是强打着精神陪他聊。



        “嗯。”柳韵合上眼,仅片刻,就睡熟了。



        杨束轻摇扇子,给柳韵去暑意,公主府自然是存了冰的,就是没存,崔听雨也知道弄冰的法子。



        但厢房平日没人睡,自不会往这处放冰,



        晚上较白天确实要凉快不少,不过躺久了,还是有闷热感。



        见柳韵沉入了梦乡,杨束轻柔的将人抱起,往正房走。



        “皇上。”



        紫儿起身行礼。



        杨束点点头,让她回屋睡。



        将柳韵放上床,杨束展开薄被给她盖上。



        抚了抚一旁杨宁的脸蛋,杨束露出慈爱的笑容。



        躺在柳韵身侧,杨束闭上了眼睛。



        ……



        “我说!”



        阴暗的房间里,解子游浑身是血,右手能看到明显的手骨。



        许久没喝水,他嗓子沙哑,恍若粗糙的石头在摩擦青石板。



        “荆州是奉庆负责,汇丰药店是联络点……”



        解子游说的每一个字,都被秦王卫记了下来。



        扫了眼纸上的内容,胡良吉看向秦王卫,让他去查证解子游话里的真假。



        一个时辰后,秦王卫回来了,他神情微凝,对胡良吉道:“应是没错,但那些地方,已经没人了。”



        “跑的倒是快。”胡良吉拧眉,目光转向昏迷过去的解子游。



        “继续审,让他吐出其他地方的联络点。”



        便是没抓到人,毁了他们的布置也是好的。



        走出房间后,胡良吉将鸽子抛飞。



        目送鸽子远去,直到它消失不见,胡良吉才离开。



        ……



        清晨,杨束睁开眼,看了看怀里的柳韵,他小心拿开手,一点点挪下床。



        “咿!”



        杨束刚起身,杨宁就探出头,冲他叫,小脸上满是高兴。



        杨束忙捂住她的嘴,把人抱起来。



        贴了贴杨宁的额头,杨束拿上她的衣物,急步出了屋。



        “宁儿这么精神,肯定不是刚醒的。”



        杨束给杨宁系衣带,笑着开口。



        “越发懂事了,都知道不能吵醒爹爹和娘。”



        杨宁抓着桌子啃,对杨束的话,还听的不是太懂,不然肯定要输出一大串的婴语。



        要不是前几次拍醒柳韵被打了小屁股,她会无聊的吹泡泡玩,早上手拍杨束了。



        “是不是饿了?”



        “等爹爹洗漱一下,带宁儿去吃好吃的。”



        蹭了蹭杨宁的脸,杨束让侍女帮着看顾。



        ……



        许月瑶一早就起了,在小厨房转来转去,桌子上摆满了吃食。



        一听杨束来了,她连忙整理自己的衣物,收拾了一番才出去。



        “皇上。”许月瑶扬起笑脸唤。



        “咿!”



        杨宁抢先答话,眼睛弯成了月牙,朝许月瑶伸手要抱抱。



        杨束轻笑,把杨宁给许月瑶,“弄了什么好吃的,我在这都能闻到香味。”



        “咿咿!”



        “吃!”



        杨宁指着厨房,小手挥舞着,对许月瑶说了一长串的婴语。



        越说越急,最后更是朝厨房的方向探出上半身。



        许月瑶忙抱住她。



        杨束刮了刮杨宁的鼻子,眼神宠溺,将人抱了过来,牵住许月瑶的手,杨束朝小厨房走。



        相邻的院子,苗莺不时扭头看向崔听雨。



        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终没忍住出了声,“公主,再火热的心也经不住一直冷,驸马连日奔波,你该关心一二。”



        这些日子,经过多方打听,苗莺知道公主和驸马并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恩爱。



        主要问题在公主,她把驸马往外推。



        若公主是不喜欢就罢了,可她明明是在意的。



        主子的事,做奴婢的,本不该干涉,但苗莺自小陪伴崔听雨,见不得她不开心。



        “苗莺,真心瞬息万变,在寻常男子身上栽了,还能换条路,但帝王,你再痛苦,也只能熬。”



        苗莺往前走了一步,“奴婢不懂这些道理,但奴婢知道,公主说这些话时,不开心。”



        “公主,你以前常和我说,以后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最要紧的,是过好当下。”



        “为什么现在你要折磨自己?”



        “即便将来注定分开,但这段时光,可以是快乐的啊。”



        “公主,你该相信自己,你是我见过最有魄力的人,拿得起,就一定放的下。”



        “驸马要变心,你到时跟着变就是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苗莺迫切的想把崔听雨从死胡同里带出来。



        崔听雨目光远了远,袖子里的手微紧。



        “喜欢!喜欢!”



        麻团张着嘴叫,扑腾了两下翅膀,它换了词,“生三个!生三个!”



        崔听雨手捏的更紧了,太阳穴直跳,有段日子没说了,她还以为麻团已经忘了!



        看来是平日给它吃的太好了!



        “公主,要生三个,是两个小公主好,还是两个小皇子?”苗莺手捧着脸,已经开始幻想了。



        “要三个都是小皇子,或者小公主,可怎么办?”苗莺自顾自念叨,有些愁色。



        “虽然公主的孩子一定聪慧孝顺,但儿女圆满才不会有遗憾啊。”



        崔听雨沉了沉气,转身走了。



        今儿这两个,吃一半估计就够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