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世子太凶猛闯相府抢姑娘在线阅读 - 第507章 这是朕的翰林院侍读!

第507章 这是朕的翰林院侍读!

        苗莺嘴唇蠕动,最终还是将话憋了回去。



        她想说驸马爷不是那样的人,可她和驸马爷才认识多久,凭什么那么笃定。



        是,就目前看,驸马爷待公主极好,便是寻常男子,也没驸马爷的姿态低,他当真是处处宠着公主。



        可真心瞬变,谁能保证以后也是如此?



        当年皇上,也待公主极好呢。



        可数年后,说变就变了。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面对昔日最宠爱的儿女,皇上却动了杀心,更是真正去做了。



        一桩桩一件件,都如尖刀捅在公主身上。



        伤口看似凝结了,但好的只是表层。



        “苗莺,让我自己待会。”崔听雨低声道。



        苗莺一步三回头,走到门口时,她扑通跪了下去,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往下流,仅片刻,就湿了整张脸。



        崔听雨懵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她刚有说重话?



        “公主,别丢下我。”苗莺膝行抱住崔听雨的腿,“不管你去哪,我都一定跟着。”



        “公主要想不开,出殡那日我就撞死在灵堂上,断不叫公主孤单。”



        苗莺肩膀耸动,哭的一抽一抽的,但眼神十分坚定。



        崔听雨美眸眨了眨,心下轻恼,杨束这都给苗莺灌输了什么!



        “起来说话。”



        崔听雨擦了擦苗莺脸上的眼泪,将她拉起来。



        “便是离开杨束,我也不会去寻短见。”



        “少听他忽悠!”崔听雨眸色幽幽,杨束从哪看出她想死的!



        “呜呜呜……”



        苗莺抱住崔听雨,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她再也不想流浪了。



        就是死,她都要跟着公主。



        “别哭了。”安抚住苗莺,崔听雨更换了衣物出门,准备找杨束聊聊。



        ……



        “皇上。”方壮敲响书房的门。



        “外头来了个人,说是洪林成的孙子。”



        杨束掀起眼帘,把册子缓缓合上,嘴角的弧度不自禁扩大,“抓起来!这不得敲他个百八十万?”



        “是!”



        方壮很兴奋,眨眼间就没了身影。



        “悠着点!别真动手!”杨束快走两步,喊了声。



        半刻钟后,杨束看着面前五花大绑的人,半晌无言,不得不说,方壮的执行力很强。



        这捆的,比粽子都结实。



        放水里煮,肉绝对不会散。



        洪浩脸都气红了,有这样待客的!



        他拿眼瞪杨束,因着嘴被堵住,洪浩没法骂出来。



        杨束围着洪浩转了一圈,并没解绑。



        “洪浩,洪家的嫡长孙。”杨束半蹲下,直视洪浩,缓缓吐字。



        “你们应该知道靖阳侯是朕的人吧?”杨束眸色凛冽了一分,透着威严。



        洪浩挣扎的动作停了停,神情收敛,对视两秒后,他飞快移了眸,气息微乱,好强的压迫感!



        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头上,叫人动弹不得!



        见了面,洪浩才知道到他对杨束的认知有多浅。



        “皇上,公主来了。”方壮朝里探进脑袋,禀报道。



        杨束扬起眸,才分开多久,崔听雨就想他了?



        看样子,自己魅力又上升了。



        杨束站了起来,语气轻快,“去泡壶好茶,公主喜雨前龙井。”



        杨束话刚落,崔听雨就进了门。



        扫到洪浩,她眉心轻蹙。



        “是不是觉得挺眼熟?”杨束牵住崔听雨的手,携她坐下。



        “洪家的嫡长孙洪浩。”杨束随口道。



        崔听雨收回视线,并没多问。



        有外人在的场合,崔听雨从不做损及杨束帝王威严的事。



        “朕与靖阳侯的关系,公主也知道,那是情同父子!”



        杨束语气重了一分,露出恼色,“靖阳侯不过是想同洪林成表表心意,故深夜入洪府。”



        “他们倒好,明明知道缘由,还将靖阳侯打了一顿!”



        “不,两顿!”



        “简直欺人太甚!”杨束满脸怒意。



        “念在洪家对百姓贡献大,朕只送了一桌素食,并未动干戈。”



        “哪知道!”



        杨束愤然起身,朝洪浩走了一步,“他们目中无人!竟又动手!把靖阳侯打的下不来榻!”



        “若再忍下去,朕的威严何在!”



        杨束盯着洪浩,目光森冷。



        崔听雨瞟了杨束一眼,将眸子垂了下去,免得露出不该露出的神情。



        洪浩眼珠子不会动了,他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睁着眼睛说瞎话!



        靖阳侯为什么被打,杨束是真不知道?



        “唔唔唔!”



        洪浩的情绪异常激动。



        “公主,他这是不服?”杨束眯眼,眼里射出寒意。



        崔听雨抚平袖口,自个表演就算了,还要拉她一起。



        “把洪浩嘴里的布巾取了。”崔听雨对密卫道。



        “看朕做什么,公主的话同朕的无异。”



        布巾一拿下,洪浩就迫不及待的怼杨束,“秦帝,你……”



        “大公子。”崔听雨制止洪浩,“你来吴州,应不是游玩?”



        “人既到了这里,就平心静气。”



        “沈珩的赎金,你是知道的。”



        洪浩的话戛然而止,他已经见识了杨束的无耻,向洪家要赎金的事,杨束绝对做的出来。



        收敛了表情,洪浩低下头,沉声开口:“皇上这一路耗费巨大,洪家虽退出了朝堂,但有些积蓄,愿助皇上抵达晋城。”



        “方壮。”杨束朝外吼,“你怎么回事!”



        “滚进来!”



        “瞧清楚了,这是翰林院侍读,还不松绑!”



        “再有下次,看朕不摘了你的脑袋!”杨束怒道。



        方壮在短暂的呆愣后,立马诚惶诚恐起来,“臣这眼睛,真是半瞎了,竟连翰林院侍读都没认出来!”



        洪浩竭力控制,才没翻白眼,变脸真快啊!上一秒还杀气腾腾的,下一秒就翰林院侍读了。



        他刚要没干脆的表态,这会绝对不是松绑,而是取纸笔,找洪家索要银子。



        “洪大人,我一会就去看大夫,实在是抱歉。”



        方壮满脸歉意,他拔出尖刀,当着洪浩的面快准狠的割断他胸口的绳子。



        “此番遭罪了,朕已经训过他了,肯定不会再有下次。”



        杨束帮洪浩拿去绑在身上的粗绳,语气温和。



        洪浩将咚咚乱跳的心压下去,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退后两步,洪浩朝杨束行礼,“洪家与皇上绝对在一条路上。”



        “臣此次出来,带了三十万两银票,以助皇上走的更顺畅。”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