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5章 如临深渊

第5章 如临深渊

        抱怨归抱怨,事情还得干!



        牵扯其中,岂能轻易脱身?



        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荀华,徐羽都没得选择。



        纵是螳臂当车,这腿也必须伸出去!



        “三娘子,荀郎君可有谋反之举?”



        “绝无此事!纯属诬陷!”



        听到荀华愤怒的尖叫,徐羽悬着的心,落下许多。



        左相权势滔天,靖安司嗜杀成性,这都没冲进来直接将荀宴宰了,说明他们还有所忌惮。



        有忌惮的诬陷,证明还有机会!



        荀华可没那么乐观,低着头神色沮丧,口中喃喃。



        “为何。。。为何阿爷甘愿辞官避祸,奸相仍不肯放过。。。”



        辞官?



        徐羽心中一动。



        果不出所料,其中必然有不少故事!



        而听到奸相二字的荀林,已是吓得手脚发颤。



        “三姐,这。。。这该如何是好?”



        荀华嘴唇蠕动,却说不出一个字。



        滔天权势的左相碾死荀家犹如碾死一只蚂蚁,她一弱女子如何反抗?



        无力的摇摇头,荀华转头看向徐羽,催促道,



        “你快走,从后门离开!”



        徐羽心中大为感动,都这个时候了,荀华还能顾及他。



        走自然是不会走,况且事到如今还走得了吗?



        “三娘子,如果我所料不差,后门应该。。。”



        话音未落,便有下人惊慌失措的前来汇报。



        “三娘子不好啦,荀六从后门逃跑,被士兵抓住活活打死!”



        “完了。。。”



        荀华面色惨白,彻底绝望了。



        荀六的死,似乎敲响了荀府丧钟!



        徐羽则不然,反而更加冷静。



        看似被逼到了悬崖边上,但也泯灭了所有苟活的幻想。



        想活,只有主动出击。



        等着,只能给荀家陪葬!



        “左相心狠手辣,我害了你。。。”



        徐羽无所谓的笑笑。



        “无妨,我欠三娘子一命,最多是一命还一命罢了!”



        对生死的坦然,让荀华不禁心生钦佩,可还是十分愧疚。



        毕竟是她害了徐羽!



        徐羽并非不怕死。



        相反,刚刚死里逃生的他,对死有着更为强烈的抗拒。



        徐羽要活,要将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你们可还记得,罪名第一条是勾结妖道。不觉得很巧?靖安司恰在做法事时闯了进来。”



        听到这话,荀华三人同时一愣。



        他们只不过着恐慌,真没注意这个细节。



        徐羽目光所过荀华,最终留在新竹脸上。



        “如果我没记错,之前你说的是‘县府所遣道人’?”



        新竹并未回答,疑惑的看向荀华,这些消息自是荀华告知。



        荀华点点头。



        “道人确为县令差遣。”



        “县令为何差遣?”



        “与阿爷交好。。。”



        荀华越说越虚,谁会相信这两件事是巧合?



        “我懂了!”



        荀林突然露出一副大悟之色。



        “定然是县令陷害阿爷!”



        徐羽认可的点点头,感叹荀林还有点脑子。



        可下一秒,徐羽便后悔了。



        只见荀林怒气冲冲的往门口走,一边走还一边大喊。



        “我这便向靖安司告发,去救回阿爷!”



        “回来!”



        徐羽眼疾手快,一把将荀林拽了回来。



        “你是猪脑子,看不出他们是一伙的?”



        谁曾想荀林真没看出来,满脸疑惑。



        徐羽没功夫搭理这头蠢猪,焦急的向荀华发问。



        “三娘子,荀郎君和左相到底有何恩怨?”



        想救人,需要了解更多。



        荀华不敢再隐瞒。



        徐羽似乎真让她看到一丝希望。



        “阿爷辞官前任东宫左庶子,乃太子近臣。后太子纳二姐为宝林,阿爷为了躲避争斗,便辞官远走这岐州城。”



        “左相竟连太子岳丈都不放过?”



        徐羽险些惊掉下巴,没想到荀宴还有这等身份,更没想到左相权势已然恐怖到这等地步!



        荀华哀叹连连,满是无奈。



        “圣人立太子时,奸相推举三皇子,可圣人最终立了大皇子。自此奸相便记恨太子,时常出手残害,欲废立太子!”



        “阿爷为避祸,急忙撇清东宫关系,迅速辞官远走。未曾想这奸相欺人太甚!”



        荀华微微侧目看向屋内,八个大字映入眼前。



        “‘谨小慎微如临深渊’,阿爷如此小心翼翼,还是。。。”



        “还是掉沟里了!”



        徐羽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他真想说,该!活该!



        鱼找鱼,虾找虾,癞蛤蟆找死癞蛤蟆!



        荀林是个二逼,猪脑子缺根弦。



        荀宴也是个二百五,一点脑子没有!



        女儿都嫁给太子了,能撇清关系吗?



        辞了官,没了官身,不拿你开刀拿谁开刀?



        就这智商?



        种地都费劲,只配喂牲口!



        不过气归气,骂归骂,事情还得解决。



        徐羽吐出一口浊气,却发现荀华,荀林,新竹三人都是期盼的目光看着自己。



        不知不觉,竟成为荀府的主心骨。



        “事情没那么简单。”



        徐羽并未欣喜,继续讲述着自己的判断。



        “左相权势滔天不假,可他远在京师,如何掌控岐州城乃至荀府一举一动?”



        荀华气愤的怒道,



        “定是县府参与谋害!”



        徐羽先是认可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县府自是脱不开干系,可我认为并不关键。最多为推手,暗中相助。”



        “为何?”



        “左相不惧东宫权势,小小县令也不惧?日后不怕东宫报复?”



        “徐羽,你真失了记忆?”



        荀华恍然大悟,可心中满是疑惑。



        条理明了,逻辑清晰,眼光刁钻独特,未免有些太睿智了!



        徐羽展现出的智慧,已然让人瞠目结舌。



        与他的年龄极为不符!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徐羽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便岔开话题。



        “靖安司不远千里而来,必有绝对把握!不然岂会只抓人,而不搜府?”



        荀华如梦初醒。



        谋反怎么会不在府内搜查证据?



        可恨心乱如麻,无法思考。



        “徐羽,你参详吧。。。”



        徐羽点点头,早已理清思路。



        “先是刘显来府,再是道人做法,最后靖安司人赃并获,太巧了吧?”



        莫说荀华这等聪明人,就是荀林,新竹也反应过来。



        明显是有一再有二,有二才有三!



        一步一步,环环相扣!



        徐羽扫视一眼。



        “正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这不重要。但谁的状告,能让靖安司义无反顾抓捕太子岳丈?”



        此话一出,几人顿时恍然大悟。



        “是刘显!”



        荀林面露狰狞,勃然大怒。



        “贼子竟敢谋害阿爷!我。。。我与他拼了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