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14章 命,真是又大又好!

第14章 命,真是又大又好!

        咳。。。咳咳咳。。。”



        一阵伴有水汽的猛咳,让徐羽惨白面容稍稍红润了些。



        胸中压抑许久的沉闷,也大为舒缓。



        顾不得思考其他,徐羽张开嘴拼命掠夺着空气。



        足足持续了一刻钟!



        窒息,是如此恐惧,而呼吸,却是如此美妙!



        什么叫比杀了他还难受?



        恐怕就是如此了!



        试着睁开眼,阳光扑面而来。



        稍有些刺眼,却也十分温暖,让紧张,躁动的心安定许多。



        徐羽扫视了一圈,是一间破旧的房子,很破。



        泥土混合稻草夯成的墙,没有一丝平整处,屋顶房梁肉眼可见的破败。好似一阵微风便能将其吹倒!



        屋内什么都没有,贫穷的让人无法相信。



        “这。。。又穿越了?”



        徐羽无奈的叹了口气。



        成年人的身体,好似也只有这一个解释。



        可没有任何喜悦。



        短暂的大夏之旅,让他对穿越稍有反感。



        当然,也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



        永远不能小觑他人!



        盲目自信,是遭难根源。



        揉了揉额头,徐羽突然一愣,骂道,



        “不是吧,又没记忆?这都什么脑残穿越!”



        出身寒微没什么,可总是和身世较劲算什么?



        吱吖。



        颇为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一名中年男子推门而入。



        “小兄弟醒了?”



        徐羽挣扎坐起身朝来人看去。



        男子大约四五十岁左右,满脸胡渣,搭配一身棕色麻衣,尽显沧桑。



        本是一副普通农夫的样子,可身材却十分高大,至少有八尺,体型壮硕,宽松麻衣也无法遮掩虎背熊腰。



        饶是上一世见惯了大块头的徐羽,也不禁被震撼。



        “请问您是?”



        男子面带和善的笑笑。



        “我是付涛,这里是付家村,岐州城南面的小村落。”



        “岐州城?我没死?”



        徐羽惊呼,满是不可置信。



        这都能不死?



        付涛颇为感慨的点了点头。



        “你与小女郎运气不错,恰好落入渔网内。”



        “这。。。这也行?”



        若非亲身经历,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



        此刻回想起新竹那句‘又大又好’,徐羽绝对认同。



        但凡差一点,此刻也是凉了。



        从床上站起身,徐羽躬身一礼。



        “付伯救命之恩,日后定当厚报!”



        付涛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不必如此,只是巧合罢了。若非被网住,我便是有心也无力!”



        徐羽连连摇头。



        “救命之恩岂分主客?若无付伯,我已是河中浮尸!”



        付涛没再推诿,指了指门外。



        “女郎在隔壁。你可去看看。”



        “多谢。”



        徐羽暗暗惊叹付涛为人。



        被捆入麻袋扔到河里,竟连问都不问。



        这份纯粹救人的心胸,着实让人钦佩!



        徐羽不禁想起荀华,那个同样纯粹善良的女子,一抹愁云陇上心头。



        哎,不知如今是何处境了。。。



        来到院内,两侧各有一间夯土房,算是标准的农宅布局。



        只是小院围墙太过简陋,仅有稀疏木桩胡乱埋在地下,木桩与木桩直接,连最为简单的绳索都没有。



        纯粹是摆设。



        更滑稽的是,有两扇破旧的木门立在围栏中央处。



        有种房塌了,门还立着的感觉!



        院内,一中年妇女正在忙活,徐羽猜测是付涛妻子。



        一旁还晾着几件衣服,正是落水时所穿。



        徐羽再无质疑。



        活着,的确还活着,可随之又是迷茫。



        接下来该如何?



        “徐羽!”



        听到惊喜声的同时,一股柔软便冲入怀中。



        新竹双臂环绕死死抱住,趴在徐羽怀中放声大哭。



        “呜呜呜。。。我们。。。我们没死。。。”



        徐羽轻拍着新竹后背,不断安慰着。



        “放心,我们都还活着!”



        良久过后,新竹才依依不舍的松开臂膀。



        “见到你前,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徐羽不想沉浸厄难,便主动岔开话题。



        “新竹,你感觉如何?可有不舒服?”



        “不知,应是没有大碍。。。”



        新竹双眼略显迷茫,直到现在都是懵的。



        徐羽伸手捏住新竹手腕,摸脉问诊,可是他的拿手绝活。



        “无碍,放心吧。”



        落水被淹,不免有些着凉。休息一两日即可。



        “多谢。。。”



        新竹脸色羞红的低下头。



        肢体接触并不抗拒,已然是少女春心萌动。



        可想到岐州城,想到荀家危难,新竹忙压下乱七八糟的想法。



        侥幸逃得一命,可危难尚在!



        县府,靖安司,左相,东宫!



        随便一个,便是轻松碾死他们这些蝼蚁的存在,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新竹恐惧难安。



        “徐羽,我们。。。”



        徐羽面色一僵,无力感袭遍全身。



        “彼为刀俎,我为鱼肉。。。”



        尽管不想承认,可事实便是如此。



        救人,无计可施。



        漠视,对不起良心。



        徐羽决不允许自己眼睁睁看着荀华遭难,可又完全束手无策。



        目下虽说活着,却与绝境无异,仍是站在悬崖边上。



        可徐羽已是两次死里逃生。



        正所谓事不过三。



        纵然运气逆天,也该用尽了。



        徐羽必须把握住这‘最后’一命。



        他可以为了荀华不顾性命,但也要谋定而动,不能白白送死。



        站在院内,一时沉默无言。



        这里本是晴空万里,和风煦煦,四处绿意盎然,充满生机。



        可如此唯美的氛围中,没有喜悦,轻松,反倒被堪比溺水的窒息感所压抑笼罩。



        最终,让徐羽情不自禁的哀叹一声。



        真tm难!



        新竹被压得喘不过气,赶紧转移话题。



        “徐羽,这里可安全?”



        徐羽又是一声叹息,摇摇头。



        “安不安全都不能在此久留。”



        他们是危险人物,相关者不免被连累。



        付涛就他们一命,岂能坑害他人?



        徐羽宁死也不恩将仇报。



        新竹似乎懂了徐羽的意思,目光往南面望去。



        “听说黄河以南有数不尽的高山相连,若是遁入其中,应。。。应是可以躲过一劫吧。。。”



        见徐羽没有回话,新竹突然脸色一红,低下头喃喃道,



        “男耕女织过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你方才说什么?”



        徐羽这一问,新竹脸上红到滴血,甚至扭捏了起来。



        “没。。。没什么。。。”



        徐羽继续追问。



        “你方才说黄河?”



        新竹一愣,不满的白了一眼,有些恼怒道,



        “是,黄河怎样?”



        徐羽一脸诧异之色。



        “黄河。。。不会还有长江吧。。。”



        “有,在南面!”



        新竹忿忿不平的瞪着徐羽。



        “你心可真大!还能去想黄河,长江。”



        徐羽尴尬笑笑。



        “不宽心又能如何,事已至此。”



        新竹低着头,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喃喃。



        “男耕女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