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24章 徐羽赶到

第24章 徐羽赶到

        为了美人,武植将心一横。



        “司丞,可否。。。可否留荀宪,荀节,荀华性命?”



        杨邈眉头紧皱,眼神逐渐变得不善。



        “为何?”



        武植心中恐惧,可早已被色迷了心窍。



        “这。。。我想劳烦司丞将三人送入教坊司打入贱籍。。。”



        杨邈瞬间就明白了武植的意思。



        都是男人,谁看不透这点花花肠子?



        “呵呵,武公子眼光不错!何须如此麻烦,本官将三女送你!”



        武植没想到杨邈如此大方,险些活活美死!



        “司丞大恩,我何以为报!日后定当。。。”



        还未说完,杨邈突然站起身,抬腿便是一脚,正中武植两腿中间!



        “啊!”



        武植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躺在地上双手捂住裤裆不断打滚。



        额头上疯狂涌出的汗水,怒瞪凸起的眼球,已是说明了这一脚的狠辣!



        “我的命根,我的命根!”



        看着满地打滚的武植,县令武仪急得满头大汗。



        “大郎,大郎!”



        “阿爷。。。阿爷!”



        武植死死捂住裆部,脸上全是鼻涕泪水,好不凄惨!



        “我废了,我废了!”



        武仪一听,心都碎了。



        这可是他的长子,却眼睁睁看着让人给废了!



        想到这,武仪的神色逐渐狰狞起来。



        “杨司丞,县府不曾有丝毫不敬,对司丞更是言听计从,为何下此毒手!”



        杨邈缓缓站起身,不屑的撇着武仪。



        斩草岂有不除根之理?



        在京师,他大杀四方,连奴仆都曾不放过,何况荀宴的女儿?



        “你在质问本官?”



        冰冷无情的声音,若隐若现的杀意,让武仪忍不住一个颤抖。



        由心而生的恐惧将愤怒瞬间压垮!



        一介县令,有何资格质问靖安司司丞,左相身边的大红人?



        这与自杀何异?



        武仪一阵哆嗦,连忙告罪。



        “司丞息怒,下官。。。下官恳请司丞手下留情!”



        “这才对嘛!”



        杨邈重新露出笑意。



        “能为左相效力,纵然是死也应感激涕零!”



        武仪吓得脸色惨白,却不敢说一个不字。



        在他眼中,左相比起圣人还要可怕!



        杨邈瞥了一眼地上的武植,轻轻甩了甩手指。



        “带着这个废物滚,莫让本官再见到他。”



        “拜谢司丞,拜谢司丞!”



        武仪赶忙招呼人将武植拉下去,再不敢露出半分恼怒。



        真就像杨邈所说,被废也得感恩!



        “好了,闹剧结束!”



        杨邈重新坐回主位,一拍桌案。



        “左右,将荀宴等人退出去,斩!”



        两侧士兵得令,上前开始凶狠拖拽,稍有反抗便是拳打脚踢。



        堂内不断有哀嚎声响起,最多仍是王氏撕心裂肺的哭喊。



        作为荀家的主心骨,荀宴已是呆愣着等死。



        大娘荀宪,四郎荀林,也尽是面若死灰,任由士兵拖拽。



        荀华同样双眼无神,但多了一丝释然。



        愧疚,终得以平息。



        唯独荀节,不肯相信眼前的现实,仍在拼命反抗。



        “杨邈奸贼,你敢杀我,太子殿下绝不会放过你!”



        骂完了杨邈,又立刻怒视陈立。



        “陈立,你受人之托,自当忠人之事!如此回去,如何交代!”



        几乎被逼疯的荀节,也没有放弃争取唯奴。



        “你可知太子对我何等迷恋?你有何脸面去见殿下!”



        杨邈冷笑着欣赏荀节的垂死挣扎,陈立心中有愧,索性闭目养神,不问世事。



        只有唯奴,露出一抹惨笑回应荀节。



        “殿下对娘子情谊,奴婢岂能不知?”



        “那你为何。。。”



        “娘子死后,奴婢自当去下面服侍娘子。。。”



        听到这话,荀节如遭雷劈!



        这一刻,再没有任何幻想。



        唯奴竟然是太子派遣与她陪葬之人!



        “哈哈哈哈!”



        杨邈也是一愣,随即仰天爆笑。



        “殿下之手腕,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一边讥笑着,还一边讥讽的看向县丞马平。



        你这主子可真仗义!



        马平面无表情,心中早已麻木。



        最是无情帝王家!



        为了权利,为了自保,什么人都可以放弃,这才是雄主!



        马平甚至做好随时为太子牺牲的准备!



        “且慢!”



        眼看荀宴等人即将被推出堂外斩首,院内突然传来制止声。



        “荀宴无罪,杨司丞还是莫要冤杀好人!”



        声音不大,不像雷鸣般震慑人心,也没有威严威压,无法让人屈服。



        但这个平淡的声音充满韧性,透露着无比的自信与坚定!



        荀家众人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急切往外望去。



        对他们来说,这可是活的希望!



        “这。。。莫非。。。!”



        荀华目瞪惊骇,眼神重新映出色彩,还有强烈的期盼。



        这个声音,她好熟悉!



        杨邈眉头紧皱,抬手制止欲要发难得士兵。



        连东宫和御史台都不敢触怒左相权势,是谁如此胆大包天?



        “何人扰乱公堂?”



        话音刚落,一名青年跨步而入。



        此人五官立体,相貌堂堂,尤其那剑眉星目,自然散发着英气。



        恐非等闲。。。



        杨邈心中刚刚暗叹,堂内便同时传出两声惊呼声。



        “是你!”



        “你没死!”



        县丞马平站起身,目露惊骇,眼神中充斥着不可置信。



        还有荀正,一脸凶光,满是恶毒!



        “徐羽。。。”



        荀华声音颤抖。



        “三娘子。。。”



        两侧肿起的脸颊,让徐羽心中一痛。



        四目相对,瞬间迸发出无限柔情。



        荀华是那么柔弱,让人疼惜。



        “三娘子,我来晚了。。。”



        荀华心中的感动无以言表,全部化作泪水喷涌而出。



        能在生命最后一刻得知徐羽还活着,已是心满意足。



        可荀华真不想见到徐羽,尤其是在这里!



        “不。。。你不该来。。。”



        “有我在,放心。”



        徐羽的笑容很温柔,温暖了荀华冰冷阴寒的躯体。



        自从被抓后,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温暖,如此心安!



        可惜,温馨的画面终是无法持久。



        “笑话!你这祸害有何底气敢在此大放厥词?”



        王氏愤恨的瞪着徐羽,最先开启谩骂。



        “活着坑害荀家,到死都不肯放过!畜生!不!畜生都不如的贱狗!”



        荀宴哀叹着摇摇头。



        “算了,他愿给荀家陪葬,也算有点良心。。。”



        王氏眼一瞪。



        “要这祸害陪葬何用?早该将他剁碎喂狗!”



        荀节冷哼一声,也开口羞辱。



        “东宫,御史台尚且束手无策,你一腌臜不堪的低贱之人又能怎样?陪葬?荀家高门大户,岂是你所能陪葬的?”



        荀家人骂完后,荀正也面色狰狞的走了出来。



        “哼!就凭你这废物?”



        “你是活腻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