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26章 处变不惊,坐实身份

第26章 处变不惊,坐实身份

        荀节慌了,变得语无伦次。



        心中充满悔意。



        可惜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根本收不回来。



        尤其是杨邈疑心病极重,眼中已然被质疑所占据。



        “徐羽,你可有话说?”



        徐羽笑笑,有何话说?



        他只想问问荀宴,王氏,荀节三个畜生为何不去死!



        轻轻闭着眼吐了口粗气,还好早有对策!



        “杨司丞何不问问救我之人是何身形?”



        杨邈瞬间明白了徐羽的意思。



        镇北军,骁勇善战,无一等闲!



        普通渔夫与军中精锐,一眼便知!



        “荀节,你可知道?”



        杨邈嘴上质问荀节,可眼神始终在徐羽身上,他要看看有无破绽。



        徐羽毫不慌张。



        这件事无需撒谎,实话实话即可。



        一个身高八尺,一个身高九尺,二者皆是虎背熊腰,傻子也不会认为是渔夫。



        他就不信了,荀节连讲实话都不会!



        可荀节真就不会,一脸茫然。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徐羽傻了,这下真傻了。



        想了无数种可能,就是没想到荀节说不知道!



        不该说的玩命往外倒,该说的一句不说?



        徐羽真想问问,到底是谁要害死荀宴?



        无限制的诋毁,戳穿他,对荀家人有什么好处?



        “我。。。我真不清楚。。。”



        荀节心中大急,更是慌不择乱的解释。



        她只记得渔夫,其他早就当做耳边风了。



        杨邈抬手制止,似笑非笑的盯着徐羽。



        “看来,有必要去拜访徐帅。。。”



        徐羽极力压制心中的慌乱,不敢露出丝毫怯色。



        得益于荀节的’功劳‘,成功将他逼到了悬崖边上。



        稍有不慎便会掉下万丈悬崖,摔得粉身碎骨!



        深吸一口气,重新露出随意的笑容。



        “呵呵。。。杨司丞想去,那便去。”



        去,自然是死路一条。



        不让去,能活吗?



        唯有赌,赌杨邈不敢!



        杨邈的确犹豫了,气势瞬间弱了几分。



        他不敢!



        一想到面对徐适,心中不寒而栗。



        正当徐羽以为峰回路转的时候,马平突然走了出来。



        “不必如此麻烦!”



        杨邈面露狐疑。



        “马县丞何意?”



        马平冷笑着指向一旁。



        “杨司丞有所不知,县尉薛猛便出身镇北军。”



        什么!



        徐羽大惊,身体瞬间被汗水打湿。



        这县府内,竟有镇北军的人!



        那岂不是。。。?



        “原来如此!”



        杨邈揪着胡须,嘴角渐渐上扬。



        “薛县尉,可识得。。。徐羽?”



        徐羽死死攥着拳头,指甲再次深陷血肉,眼下唯有用疼痛来压制慌乱。



        可事实无法被压制!



        只要薛猛否认,他的死期便到了!



        一切计划都将付诸东流。



        怎么办?



        “这。。。”



        正当徐羽束手无策时,薛猛竟然犹豫了。



        “杨司丞,我已离开军营多年。”



        选择不躺着摊浑水?



        马平目瞪口呆,这个回答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薛县尉,司丞问你识不识得徐羽,没问你离开多久!”



        薛猛撇了一眼。



        “问我作甚?何不去问徐帅?”



        “你!”



        马平大怒。



        军中事不清楚,徐适与徐羽有没有关系也不清楚?



        分明是故意推脱!



        马平绝不相信徐羽与徐适有关。



        “杨司丞,下官建议派人去向徐帅求证!”



        徐羽目光阴冷的看着马平。



        如果上次扔入黄河尚有缓和余地,那从此刻起,二者彻底不死不休!



        无关左相与荀宴,单纯他与马平,乃至整个东宫!



        只要一息尚存,无论如何都要搞死马平这个畜生!



        马平同样阴冷的回瞪徐羽。



        “怎么,怕了?”



        徐羽不屑的笑笑。



        “你耳朵聋?想去便去,有废话的功夫,都回来了!”



        马平反复打量,始终找不出任何疏漏,只能再次向杨邈建议。



        “请杨司丞。。。”



        杨邈直接点头答应下来,但嘴角满是冷意。



        “可!此事就劳烦马县丞去吧。”



        马平一愣,想都没想便摇头拒绝。



        “我?不行不行!”



        他整日与镇北军将士勾肩搭背,哪里敢去!



        杨邈面色一沉。



        “你不去,让本官去?”



        “我。。。”



        马平张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无言以对!



        徐羽嘴角微微上扬。



        计成!



        相府与东宫,天然死敌,谁会相信对方片面之词?



        一句话,需要防着大半!



        杨邈定会以为马平在给他挖坑,因此他不会去。



        马平能去?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很多事情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四目相对,还能故作不知?



        镇北军大营是马平的禁区,一旦踏入,勾结士兵一事便能让马平吃不了兜着走!



        徐羽越是镇定,越是坦然,那杨邈和马平越会畏缩。



        源于心中最后的敬畏!



        万一他真与徐适有关,如何收场?



        不去,那只是杨邈个人,或者马平个人与徐羽个人的恩怨。



        一旦去了,那便有可能演变成相府与镇北军,东宫与镇北军的关系变化。



        如此大的事情,谁能承担得起?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无人敢赌!



        归根结底,一个小小徐羽,不值得他们冒如此大的风险!



        这恰恰是徐羽最后的底牌!



        一张杨邈和马平无论如何都不敢翻看的底牌!



        “呵呵呵。。。”



        杨邈缓缓站起身来到徐羽面前,嘴角笑容那叫一个友善。



        “方才多有怠慢,还请徐郎君多多担待!”



        听到这话,堂内众人面色大变。



        整个岐州城权势最大之人,低头了?



        再看马平,讪讪而退,连屁都没再放一个。



        这岂不是证实了徐羽的身份?



        镇北大将军徐适,到底是徐羽什么人?



        爹吗?



        好像只有这一个解释!



        众人神色各异,眼中皆有惧色。



        此刻这间县府大堂,已然改姓徐了!



        陈立坐在上方,脸色像吃了屎一样,浑身不自在。



        他如何接受被他看不起的徐羽,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还有荀节,一想到自己那些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既羞愧又恼怒!



        不止身份比她尊贵,性命还得指望徐羽来救。



        不想死,就得求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出手相助。



        荀正最惨,吓得双腿打颤,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哆嗦。



        就在这时,王氏突然大叫一声。



        “啊!徐。。。徐羽!”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