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39章 事泄!

第39章 事泄!

        天州。



        大夏国都,天京城。



        左相府邸一书房内。



        窗户紧闭,屋内不见一丝阳光,被阴影笼罩尽显昏暗。



        杨邈低着头站在中央,异常拘谨,温顺的像只猫。



        无尽威压,皆来自前方坐着一人!



        这人双眼狭长而深邃,犹如深不见底的死水,鼻梁高挺而消瘦,似若见血封喉之利刃!



        面容苍老,与秋日枯黄落叶无异,却散发着令人惊惧的阴森!



        正是中书令,当朝左相秦忠!



        “荀宴人头何在?”



        声音低沉,阴寒冰冷,杨邈不禁打了个冷颤。



        明明没有任何过错,却好似身处断头台,这便是左相威压!



        “恩相,荀宴未死。。。”



        “嗯?”



        秦忠抬起眼皮,两侧嘴角同时向下。



        仅是一眼,便让杨邈如临深渊,吓得跪到地上。



        “恩相,非是属下办事不力,而是另有缘由!”



        “讲,允你一次机会。”



        汗水从额头不断低落,眨眼间便湿润了脸颊。



        这一刻,杨邈已经后悔了。



        一时糊涂饶了荀宴,此刻谁来饶他?



        不敢有任何隐瞒,忙将所有事情一字不落的讲了出来。



        秦忠双目微闭,听后没有任何反应。



        杨邈壮着胆子,邀功道,



        “恩相,徐羽允诺找出东宫勾结镇北军罪证,以助废立太子!属下这才斗胆。。。”



        话还未讲完,秦忠突然双目猛睁。



        “废物!本相竟看重你这蠢货!”



        杨邈吓得六神无主,不敢询问,只是疯狂磕头祈求。



        “恩相饶命!”



        秦忠怒道,



        “你不知徐家三代单传,每代仅有一人?”



        杨邈额头贴着地面,哭诉道,



        “属下知晓,可徐适确有一子。。。”



        “蠢货!徐适之子久病缠身,不日将死,岂是那徐羽!”



        杨邈傻了,他哪里知晓这绝密之事?



        “属下糊涂,恩相饶命!”



        “废。。。”



        秦忠本要怒骂,结果话没说出来,反倒用手揪住了喉咙。



        杨邈眼前一亮,赶忙跪爬到面前,仰着头张大嘴。



        之前秦忠陪圣人祭祀,喉咙被一口痰卡得难受不已。



        不知如何时,杨邈主动张大嘴,充当痰盂。



        正是这一口痰,让杨邈从此平步青云,成为左相臂膀!



        今日闯下大祸,唯有以此脱难!



        秦忠喉咙涌动,一口浓痰含在嘴中,犹豫片刻后终是吐到了杨邈嘴里。



        虽有些蠢笨,可如此忠心耿耿的下属,也的确难找。



        杨邈顾不得其他,连忙叩首。



        “谢恩相!”



        “跪着!”



        秦忠起身返回内屋,过了很久才再次走出,手中多了一封信。



        “东宫和离的确大失人心,可本相偏要杀鸡儆猴!”



        眼中一抹狠辣,吓得杨邈剧烈哆嗦。



        “请恩相明示!”



        秦忠将信扔到杨邈面前。



        “你拿此信去镇北军送与徐适,让他自己擦屁股!之后再回岐州,务必带回荀宴人头!”



        “本相要让朝臣知晓,效命东宫的下场!”



        杨邈小心翼翼的将信放入怀中。



        “恩相放心,此番属下必定带回荀宴人头!只是御史台。。。”



        秦忠眼中露出一丝不屑。



        “你不必理会,本相自会收拾陈立。”



        “恩相,那东宫勾结镇北军一事?”



        秦忠眉头微微皱起。



        “此事远非如此简单,无需你多虑,替本相拿回荀宴人头即可。”



        杨邈将头重重磕在地上,眼神坚毅,充满狠辣。



        “恩相放心,属下必亲斩荀宴逆贼!”



        ---------



        东宫,后花园。



        明媚阳光照耀下,繁花拥簇尽显斑斓,香气环绕,让人心旷神怡。



        在如此美景旁,却站着一名相貌平平之人。



        男子约三十岁,五官匀称,眼睛不大不小,并无神采,鼻梁稍有挺直,却也宽厚,嘴唇也是不薄不厚,看上去没有任何特点。



        有了花坛衬托,更显得男子平平无奇。



        但身份却截然相反!



        他拥有大夏最顶级的权势,无人敢有任何小觑!



        这便是当今东宫之首,大夏太子,宇文轩!



        东宫屡屡被左相残害,仍能屹立不倒,足可见太子手腕。



        这也是宇文轩冷酷无情,依旧被朝臣拥护的原因。



        示弱,并非真的弱小!



        宇文轩凝视着花坛,双目空洞无神,已是发呆了许久。



        这时,一名侍者从远处快步走来。



        “殿下,岐州城八百里加急。”



        宇文轩眨眨眼,眼中恢复了神采,笑道,



        “今日杨邈高调回京,想来是荀宴伏诛。此事倒不至于八百里加急。”



        “哎,可惜了荀节。。。”



        侍者低着头,双手递上一封书信。



        宇文轩伸手接过,取信一目十行,舒缓的眉宇逐渐皱起。



        “竟有此事!”



        信中马平详细讲述了所有经过,更重点阐述徐羽被扔进黄河未死之事,还有对徐羽身份的判断以及依据。



        宇文轩负手而立,看着眼前的花簇叹道,



        “马平如此谨慎之人,也被这徐羽蒙骗,看来的确不凡。。。”



        侍者低着头,站在身后小声问道,



        “信使询问,是否需要拉拢徐羽为殿下所用?”



        宇文轩笑着摇摇头。



        “大计已定,一切尽在掌握。多一个外人,反倒多了一分变数。”



        侍者心有所悟,但不敢胡乱猜测。



        “请殿下明示。”



        “杀了吧。”



        宇文轩嘴角含笑,拨弄着手边花朵随口道,



        “嗯。。。再扔到黄河之中,且看他还能活否?”



        “喏。”



        侍者面无表情,当即领命告退。



        宇文轩搓了搓手指,突然抬起手。



        “等等。”



        侍者连忙回到身后。



        “殿下有何吩咐?”



        “呵呵,方才戏言!”



        宇文轩转过头,脸上尽是轻松的笑容。



        “不必如此麻烦。杀了即可!”



        。。。。。。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