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51章 镇北军的艰难处境

第51章 镇北军的艰难处境

        不行



        徐羽神色紧张,急忙开口拒绝。



        笑话,等朝廷钱粮运到,荀宪,荀华坟头草都长出来了!



        “徐帅,此事万万不可!”



        “有何不可?”



        “周主簿,莫忘了约定。”



        “并未约定释放时间!”



        周瑾大为恼火。



        “你可知冒用徐帅之名,本是死罪!”



        饶恕死罪就该感谢大恩,怎么还敢拒绝?



        况且,离去弊端远大于留下。



        徐羽并不争论,不卑不亢道,



        “杨邈抓了荀家,危在旦夕!荀三娘子对我有救命之恩,不得不救!”



        周瑾冷笑一声。



        “你拿什么救?可知出了镇北军大营,必死无葬身之地!”



        徐羽一时语噻。



        事实的确如此,贸然回城,危险重重!



        周瑾让他留下,反倒是在保他。



        “多谢周主簿!然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你忘了黑衣人?可知多少人想取你首级?”



        徐羽将下巴高高扬起。



        “我宁死也不做忘恩负义之人!”



        周瑾眼神复杂,既佩服这份豪气,又舍不得五千军用度。



        挣扎片刻,猛地一拂袖。



        “哼,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尽管是恶语相向,徐羽仍目露感激。



        周瑾初衷是为了镇北军,可也不乏关怀之心。



        “徐帅?”



        徐羽面色极其紧张,完全是顶着压力开口。



        能否离去,终是要看徐适的意思。



        本就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能否舍得五千人钱粮?



        结果完全出乎预料,徐适毫不迟疑便答应下来。



        “你走吧,前事一笔勾销。”



        大麻烦终于解决,徐羽长长松了口气。



        心中生出一抹敬佩之情。



        “君子坦荡荡!镇北大将军果然名不虚传!”



        夸赞对徐适没有任何触动,仅是对关飞使了个眼色。



        “送他出营。”



        “喏!”



        关飞领命后,便开口催促。



        “走吧。”



        徐羽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关飞眉头一紧。



        不让走要死要活,让走又不走了?



        “愣着作甚?莫要叨扰徐帅!”



        结果仍是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周瑾嘴角上扬,笑容有些轻蔑。



        “莫不是后悔怕了?”



        “不。”



        徐羽摇摇头,沉声道,



        “我想和徐帅做笔交易。”



        话音一落,帅帐内顿时一静。



        徐羽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这完全是在作死边缘来回徘徊!



        自己何等身份,徐适何等身份?



        交易纯属是挑衅行为!



        果不出所料,徐适面色阴沉,眼神中有怒火闪烁。



        “与本帅交易,口气不小!”



        关飞大急,不断拉扯徐羽后背。



        “莫要胡闹,快随我走!”



        徐羽不敢耽搁,伸手入怀将一封褶皱的信拿了出来。



        “徐帅,这封信若是运用得当,或可让左相维持三万军钱粮用度。”



        此话一出,惊得关飞目瞪口呆,拉扯动作一僵。



        周瑾也是瞪大双眼,满是不可置信。



        就连徐适,也首次露出了惊讶之色。



        徐羽走上前,将信递了过去。



        徐适伸手接过,迅速扫过心中内容,随后又递到一旁。



        周瑾早已按耐不住,眼神一目十行。



        片刻后,不禁惊呼一声。



        “这信。。。价值不下千金!”



        徐适轻瞥了一眼。



        一万五千军用度,岂是千金可比?



        不过他自然不会驳斥周瑾,而是好奇的看向徐羽。



        “你怎知这信能让左相屈服?”



        徐羽笑笑,解释道,



        “左相为打击东宫,命靖安司不远千里陷害前左庶子,东宫岳丈荀林。东宫胆小怕事,为自保和离荀节,舍弃荀家。经过此事,我已知东宫,相府乃不死不休之局。”



        “此信放于任何人之手,都无法发挥全部功效,唯独徐帅不同!”



        周瑾眼神玩味,忍不住好奇问道,



        “为何独徐帅不同?”



        徐羽嘴角上扬,颇为自信。



        “信中言明,诬陷荀宴受东宫指使,勾结边疆武人意图谋反。边疆武人不正是映射徐帅?”



        “左相与东宫已是不死不休,必不敢在此时得罪徐帅!须知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左相没理由将徐帅推向东宫。”



        周瑾连连颔首,眼中满是欣赏之色。



        有了这封信,便有了谈条件的资格!



        “徐羽。。。你到底是谁家子弟?”



        周瑾这话,算是问出了徐适心中的疑惑。



        足智多谋,心思缜密,岂是等闲之辈?



        正常来说,这种年轻才俊必有深厚底蕴,实在没必要冒充他的儿子。



        徐羽摇摇头,颇有些无奈、



        “不敢瞒主簿,我受重伤险些惨死岐州街头,幸得荀三娘子相救。醒来后便失了记忆。”



        “若非杨邈残害荀家,马平欲置我于死地,我实不敢冒用徐帅之名。”



        徐适重新打量了一番,虽是将信将疑,也没有再继续深究。



        不论如何,这封信的价值无需质疑。



        “说吧,你想作何交易?”



        徐羽抿了抿嘴。



        “我想求得徐帅庇护。”



        “理由。”



        徐适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言简意赅。



        徐羽不敢欺瞒,据实而答。



        “杨邈,马平,还有逃离的黑衣人头目。”



        “黑衣人头目?”



        前两人并不意外,只是这黑衣人头目让徐适有些不解。



        “徐帅,他似乎知晓我的身份。得知我未死,必会加害于我。”



        徐适看了一眼帅案上的信,面露难色。



        “你若留于营中,可保你无虞,但在岐州。。。难!”



        徐羽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



        想要稳住中立的态度,自是不插手营外之事最佳。



        “徐帅,指使黑衣人袭击,应是。。。”



        刚要说出猜测,徐适便抬手制止,眼中威胁警告之意十足。



        徐羽一愣,不明白这是何意。



        周瑾走上前,小声解释道,



        “不论是谁,目的在你不在镇北军,可懂?”



        徐羽顿时恍然大悟。



        明明知晓背后之人,但故意装作不知。



        竟小心到这个地步!



        怪不得对冒用身份如此恼怒,问都不问便要活埋!



        镇北军的日子,比想象中还要难熬!



        枉死士兵一事,看来真的是没有办法。



        “你应该明白。”



        周瑾拍了拍徐羽的胳膊,颇为无奈的走了回去。



        徐羽的确明白,更是完全明白了。



        如此小心保持中立,尚且被如此对待,若是站错对,可想而知!



        但在徐羽看来,镇北军最大的问题并不在此。



        不论是徐适还是周瑾,都走到了误区之中。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才是镇北军最大的问题。



        只是,该如何表达?



        就在这时,帐外传来士兵的询问声。



        “启禀徐帅,参军赵广求见!”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