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83章 废了?

第83章 废了?

        不知过了多久,徐羽从睡梦中惊醒,缓缓睁开双眼。



        身体僵硬,头脑昏胀,各种不适接踵而至。



        休息未让身体恢复,反而加重了疲惫。



        “终是不如床榻上舒服。”



        徐羽轻叹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上下活动起四肢。



        休息必然是有作用,随着僵硬感逐渐褪去,头脑也变得清明起来。



        此时窗外一片漆黑,明显到了深夜。



        这一觉,睡了至少三个时辰!



        灶台下明火已灭,好在未燃尽的木炭仍旧通红。



        徐羽走上前填了一把柴。



        稍后将糖浆析出白糖,还需要加热。



        想到那一锅黄黑相间的‘糖泥浆’,不禁有些紧张。



        黄泥究竟能否达到脱色除杂的作用?



        万一提炼白糖的计划失败,必是不小的打击。



        毕竟白糖是最为简单,又不触犯律法的暴利之物。



        关乎到未来赚取巨额财富的时间。



        徐羽迈步走向锅边,深吸一口气,缓缓掀开木盖。



        视线往下,锅内情况映入眼帘。



        “这。。。”



        徐羽双目圆睁。



        原本的黄黑相间,变成了一片黢黑,泥汤变成了泥水,却更加浑浊,让人无法直视。



        等了一宿,将一锅糖泥浆变成了糖泥水?



        呆愣了许久,徐羽仍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



        明明按照记载中操作,为何会失败呢?



        纵然不能变成清澈透明的液体,也应该有些作用。



        怎么会连黄泥都吞噬了,变成一片黢黑呢?



        徐羽眉头拧成了川字,久久无法释怀。



        若是明早告诉荀宪,她视若珍宝的石蜜做成了黑泥汤,不知作何感想!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徐羽极不甘心,抓起锅边不断摇晃。



        随着晃动,黑泥水表面逐渐扬起丝丝涟漪。



        徐羽一愣。



        “这。。。这是。。。”



        从上往下看一片黢黑,可从侧面看却是透着亮光!



        莫非是。。。!



        徐羽连忙走到一旁拿来蜡烛。



        在烛光的映射下,糖泥水表面犹如玻璃一般,五官面容清晰可见!



        再往锅内细细看去,顿时大喜!



        误会了!



        原来是底部沉淀了大片黄泥与杂质混合而成的黑色。在昏暗的环境下,没有足够光亮给予反射,便误以为是整锅糖水浑浊不堪。



        事实上,糖水表明已呈现出了清亮!



        成功了!



        黄泥成功吸附了杂质与色素!



        “哈哈哈,古人诚不欺我!”



        徐羽心中大喜,连忙筷起一勺倒入碗中细细观察。



        糖水呈现出黄色,细细看去仍有不少杂质,但总体清亮透明。



        比起之前黢黑的糖水,不知强了多少倍!



        一次便能有这般成果,完全超出了预期!



        徐羽趁热打铁,将锅中上层糖水全部盛出,并用纱布进行简单过滤。



        效果有些差强人意。



        纱布缝隙对于糖水来说,还是有些过大了,仅能晒出些许杂质。



        当然,这也在预料之内。



        过滤好了糖水,底层泥浆也没放过,倒入纱布中反复挤压,将其中水分取出。



        或许是由于混合太多泥沙的原因,挤出糖水总是浑浊不堪。



        用纱布过滤了三四次,仍没有太多效果。



        比起自然沉淀后的上层糖水,色泽和清亮上要差了许多。



        若是混合在一起,原本清亮的糖水也将浑浊,极为不智。



        可两种糖水几乎一样多,扔掉太过浪费。



        思来想去,徐羽想到一个办法。



        分开使用!



        清亮糖水能够析出糖,浑浊糖水自然也能。



        就算品质再差,也比石蜜好上无数倍!



        说干就干!



        洗锅,加热,倒入清亮糖水熬制。



        这一步极为复杂,火候要求极为苛刻,毕竟温度过高,糖便会焦化。



        到时好不容易过滤出的糖水,又变成黑乎乎一片了。



        徐羽不敢有丝毫大意,目不转睛的盯着锅底,随时准备出手干预。



        很快糖水泛起大泡,随着水分蒸发逐渐粘稠。



        只等熬成糖浆后进行降温,便可以等待析出了!



        成功,近在眼前!



        。。。。。。



        转日卯时刚过,天空泛起亮光。



        荀宪便迫不及待的来到疱屋门前。



        眼神焦急,眉宇间有着倦意。



        这一晚忧心忡忡,荀宪并未休息好,天还未亮时便已醒来。



        当得知徐羽整夜待在疱屋之时,便按捺不住想要前来等候。



        最终在碧萝劝说下,才等到这时。



        来了也无用,徐羽早有言,不可打扰。



        荀宪急不可耐,碧萝则哈气连天,站在原地都有些摇摇欲坠。



        这一晚,她可累得够呛。



        被安排守在对面小屋,随时听候吩咐。



        睡着了都要睁一只眼!



        又等了片刻,碧萝站着都要睡着,荀宪心中有些不忍。



        终是陪嫁婢女,感情深厚远超一般主仆。



        “碧萝,你去歇息吧。”



        碧萝甩甩头,强咬着牙拒绝。



        “多谢娘子,奴婢无事。”



        荀宪摇摇头。



        “去吧,有事我自会唤你。”



        “这。。。多谢娘子!”



        碧萝没再拒绝,她了解荀宪为人,绝不是动嘴说说而已。



        主仆之间,也有着远超旁人的直白。



        碧萝走后,荀宪更加焦急。



        疱屋门前的空地,已是不知来回踱步了多少次。



        终于在等了半个时辰后,门打开了。



        那个彻夜挂念的身影,再次映入眼帘。



        荀宪迫不及待走上前,一脸关候。



        “何事如此焦急,竟彻夜未眠?”



        神色低沉,脸上的疲惫清晰可见,就连眼圈也蒙上若隐若现的黑色。



        不是彻夜未眠又是什么?



        “大娘子。。。”



        徐羽心中一阵感动。



        眼神中流露出的关怀之色,是无法装出来的。



        一个无条件对你好的人,如何能不动容?



        尤其是荀宪这种充满熟韵,又长相精美的女子。



        “累不累?”



        徐羽摇摇头,将手中纱布拿了出来。



        黑乎乎一团,颇有些粘稠。



        荀宪不解。



        “这是?”



        徐羽挠了挠头。



        “失败了的。。。石蜜。。。”



        “什。。。什么!”



        荀宪大惊,美目圆睁。



        “这是石蜜?”



        “不错,一整罐石蜜。”



        “一整。。。”



        荀宪只感觉头昏脑涨,险些晕过去。



        一整罐石蜜,何等珍贵!



        平时吃一小口都舍不得!



        结果一晚上,整成了一坨?



        “为何会变成这样?”



        “我将石蜜和黄土一起用水煮,废了。。。”



        “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