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89章 震退荀宴全家

第89章 震退荀宴全家

        荀达一愣,这才醒悟过来。



        怪不得感觉哪里不太对,原来是被荀宴一家蛊惑了!



        原本就不想掺和这烂事,结果稀里糊涂挺身而出,强出头。



        现在想想,可不就是被人当枪使!



        荀达胸口不断起伏,狠狠瞪了荀宴三人一眼。



        若非他们,岂会遭此奇耻大辱?



        好在徐羽给了台阶,荀达顺势走到一旁,态度瞬间明确。



        荀宴一家与徐羽的矛盾,与他何干?



        荀宴,王氏,荀节顿感压力巨大。



        挡箭牌走了,被迫直面徐羽。



        三人本就心有畏惧,被六名壮汉威慑,更是吓得不敢吱声。



        哪怕对徐羽之恨深入骨髓的荀节,也是敢怒不敢言。



        昨日付烈手段何等残暴,她可是亲眼见识过。



        直到现在,还有两名奴仆没能下床!



        “怎么,都哑巴了?还是聋了?”



        徐羽撇撇嘴,眼中尽是不屑。



        “借刀杀人,也得借一把有刃的吧?连鸡都杀不死的崩口钝刀,也好意思拿出来!”



        一言出,荀家众人面色尽皆通红。



        荀节和王氏肠子都悔青了,暗骂自己有眼无珠,竟向荀达求助。



        荀达更无辜,原本没他的事,却被如此羞辱。



        还一声不敢吱,只能听着!



        “皇甫家的刀倒是不错。”



        徐羽眼神微眯,怒气频闪。



        “可惜你等没借到!”



        王氏大惊。



        “你怎知。。。”



        “哼!”



        徐羽怒哼一声。



        “老狗,可记得第一次救下你等时,答应将三娘子送于我!”



        “此事。。。此事。。。”



        王氏心虚,支支吾吾半天也答不出来。



        情急之下,只得掩面痛哭。



        “冤枉,冤枉啊!皇甫家势大,荀家岂敢不从?”



        “住口!”



        这卑劣的手段,哪里能瞒住徐羽的眼睛。



        “我懒得与你废话,速将五箱黄金搬出来。”



        王氏心中不愿,便偷偷看向荀宴,希望他能够想出办法制止。



        可惜,荀宴从始至终屁都不敢放一个,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眼中反而还有些催促,希望尽快将徐羽等人打发走。



        废物!



        王氏心中大骂,只得再看向荀节,希望能有手段。



        可惜,荀节同样束手无策。



        若只是徐羽一人前来,她可抵赖,威胁,甚至不惜动手。



        可见到付烈那一刻,瞬间无计可施。



        更别说身后还有五名壮汉了!



        “娘亲,算了。。。”



        听到这话,王氏心有万般不愿,也无可奈何了。



        只能暂且忍耐,等荀华嫁入皇甫家,再作计较。



        到了那时,定要让这贼子生不如死!



        “徐郎君稍待,我这便命人搬出来。。。”



        王氏转身返回屋内,很快便让奴仆搬出了五个木箱。



        付烈在徐羽授意下,上前挨个翻看。



        王氏连忙解释道,



        “徐郎君,这五箱黄金是马平方才送来,若有不对之处,可不干荀家的事!”



        徐羽并未理会,他料那马平不敢在此动手脚。



        果不出所料,付烈检查无误。



        五箱黄金,恰好五百两!



        身后五人上前,一人搬起一箱。



        王氏不想面对,挤出陪笑送客。



        “徐郎君若无他事,就失陪。。。”



        徐羽挑着眼,神色戏谑。



        “怎么,急着赶我走?”



        “不不不!”



        王氏连连摆手,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得罪。



        “荀家庙小,唯恐怠慢了郎君!”



        徐羽撇撇嘴。



        他既懒得与王氏废话,也懒得听她废话。



        直奔主题道,



        “三娘子呢?让她出来见我。”



        “这。。。”



        王氏支支吾吾,连连给荀达使眼色。



        荀华可是要嫁给皇甫逸的,她就不信还能无动于衷。



        果不其然,荀达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家主亲自布置的任务,宁死也要完成。



        不然日后再无立足之地!



        荀达没有选择!



        可站出来纯属无奈,没有任何底气面对六名壮汉,被威慑的险些肝胆俱裂。



        “那。。。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



        徐羽目不斜视,讥讽道,



        “你改名荀华了?”



        赤裸裸的羞辱让荀达脸色微红,眼中怒火抑制不住。



        太过分了,一点都不将他放在眼中!



        “你可知荀华将嫁于何人?”



        徐羽冷眼以对,并不作答。



        荀达自顾自道,



        “皇甫逸,乃皇甫家嫡子!”



        “那又如何?”



        “你可知皇甫家拥有何等权势?”



        荀达捋了捋胡须,露出无比的得意之色。



        好似他叫皇甫达一般。



        “不论你是何人,得罪皇甫家,必是死路一条!”



        “老狗,你找死。。。”



        付烈勃然大怒,就要上前,但徐羽还是伸手将他拦住,并反问道,



        “得罪荀家,可有活路?”



        荀达语塞,得意之色瞬间消散。



        这可如何回答?



        若说没有,却无法奈其如何。



        若说有,荀家颜面尽皆扫地!



        主要是他说了不算,更没资格替荀家招惹一个未知的麻烦!



        “皇甫家如何,与你何干?你能代表皇甫家?”



        徐羽冷笑一声。



        “你若想留一丝脸面,趁早。。。”



        一边说着,一边不屑的甩甩手。



        意思很明显,趁早滚一边去。



        荀达双目瞪得浑圆,心中大为恼火。



        自从出生开始,何曾受过如此大辱?



        一瞬间,他真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看徐羽到底能将他如何!



        可付烈给的威胁太大了,目光凶狠,好似随时能将其生吞活剥!



        荀达终是无法真的豁出去性命。



        另外不知何时,荀宴,王氏,荀节退到后方,与他拉开不小的距离。



        不仅变成了孤家寡人,还有一种被抛弃当炮灰的感觉。



        荀达怒不可遏,简直太过分了。



        猛地一拂袖,怒哼一声,转身往府内而去。



        爱咋咋地,不管了!



        纵使荀宴一家被屠杀殆尽,又与他何干!



        “徐郎君稍带,我。。。我去叫。。。”



        王氏更不敢停留,紧跟着往府内跑去。



        慌不择路,还被绊了一脚,更像是逃跑。



        “咳咳。。。”



        荀宴捂着嘴轻咳两声,眉宇间颇显痛苦。



        “徐郎君,老夫身体不适,失陪。。。”



        不等徐羽回复,荀宴也一溜烟往回跑,结果险些扳倒王氏的门槛,结结实实绊了他一下。



        若非两侧奴仆上前搀扶,非要摔个狗吃屎!



        “哈哈哈哈!”



        付烈肆无忌惮的嘲笑声,让荀宴羞愤交加。



        顾不得脚下疼痛,飞速逃离。



        只剩下荀节一个人被晾在了原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