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在线阅读 - 第103章 皇甫

第103章 皇甫

        天州。



        大夏国都,天京城。



        天京城的布局十分规整,正中央为占地广袤,气势巍峨的皇城。



        围绕皇城四周,有一条极为宽阔的道路。



        平整,笔直,足以容纳三十人并排而行,并且丝毫感受不到拥挤!



        像是一条无法逾越的屏障,将皇城独立于天京城内!



        在道路外侧,有围绕皇城而建造的府邸。



        每座府邸占地极大,建筑也是极为奢华!



        不过,最为大气磅礴的当属皇城正门处的六座府邸。



        这六座府邸典雅精致,外形富丽堂皇,尽显身份高贵,仅比皇城稍差一分。



        放眼整个天京城,已是超然般的存在!



        其中一座府邸,不但门庭建造大气磅礴,门上牌匾同样是金碧辉煌。



        上书三个大字,皇甫府!



        皇甫府内,书房。



        家主皇甫凯正襟危坐,不怒自威,无形中散发着威压。



        作为从龙之臣当代家主,当朝镇国大将军,当之无愧是天京城最顶层的权贵!



        纵然是权倾朝野的左相,国之储君太子,见到这位镇国大将军,也不敢有丝毫不敬!



        天京城外五万禁军,可不是摆设!



        在皇甫凯面前站着一名男子,三十余岁,面容轻松,嘴角微微上翘,看不出有任何紧张与畏惧。



        他便是皇甫凯嫡长子皇甫俊。



        人如其名,面容俊美,风度翩翩,双眼有神透露着一股英气!



        皇甫俊并非纨绔子弟,而是皇甫家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



        年纪轻轻便担任禁军中重要武职,领军将军。



        同时,又兼任门下省下属散骑成为皇帝近臣,具有自由出入皇宫的权利。



        皇甫凯对这个大儿子,可谓是相当满意,眼神中毫不掩饰自豪。



        “大郎,事情办的如何?”



        皇甫俊本就翘起的嘴角,更增添了弧度。



        “阿爷尽管放心,司马家方寸已然大乱!”



        皇甫凯捋了捋精美胡须,视线往往往下。



        桌案上,放着一张平整的麻纸,在麻纸中央,有着一小堆黑色颗粒状固体。



        用手沾了沾,放入嘴中细细品尝。



        很快,便露出了得意且满足的神色。



        甜!



        尽管焦糊味与苦涩味仍在,可比起石蜜强了数倍不止!



        “石蜜被司马老儿把持多年,真是暴殄天物!”



        皇甫俊点头表示认可,讥笑道,



        “用不了几日,司马达便会亲自登门拜见,恐怕免不了求阿爷高抬贵手!”



        “那老东西休想!”



        皇甫凯看着这黑色颗粒,止不住的欢喜。



        这一切多亏了皇甫俊!



        他在偶然的机会下,率先发现有人意外在石蜜中提炼出这种黑色颗粒。



        皇甫凯并且当机立断,迅速将此人抓进禁军大营,并彻底封锁了消息。



        也就是说,当今世上,唯有皇甫家有能力拿出这种口感远超石蜜的黑色颗粒!



        “有了此物,石蜜已是形同鸡肋,我皇甫家当以此物声威大振!”



        皇甫俊秀眉微蹙,闪过一丝担忧。



        “阿爷如此拒绝,是要与司马家彻底撕破脸了?”



        “那又如何?”



        皇甫凯冷笑一声。



        “老夫难道还要惧那老儿不成!”



        “自然不惧!”



        皇甫俊先是应承下来,才担忧道,



        “石蜜始终由司马家掌控,阿爷突然插手,不知是否会引起圣人不满。”



        同样都是开国功臣,同样都是从龙之臣,很多规矩已是默默形成了百年。



        这期间,从未有人打破,包括皇帝在内都享受这种平衡。



        一旦率先打破,不知会引发何种动荡。



        皇甫俊对局势还是有一定的担忧。



        “无妨!”



        这一点,作为家主的皇甫凯丝毫不惧。



        “只要皇甫俊不扩大权势,圣人绝不会怪罪。说到底,不过是钱财罢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作为从龙之臣,早已权势滔天!



        各个家族都不约而同选择淡薄庙堂,极力降低自身的影响力及威望。



        就好比皇甫家,除了与皇帝本人友善,几乎不参与朝中事务。



        紧紧握住五万禁军,谁敢招惹?



        不会把握朝政,无法威胁皇权,皇帝自然默许这种行为。



        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



        不过,家族需要扩张,不可能止步不前。



        既然无法在权力上有所建树,那只能是想方设法的敛财。



        不止皇甫家,诸如司马家等从龙之臣尽皆如此!



        近百年的时间,各个领域被迅速瓜分,各家族也极为默契选择井水不犯河水。



        同时,各家族轻松大肆敛财的同时,会将其中近半利润上缴皇帝个人。



        各种默契及潜规则的干预下,近百年都极为平衡。



        不论大夏国内如何,皇帝与大族都是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也有不满于现状者。



        那便是皇甫凯。



        百年时间,赚取利润早已固定,家族兴旺,却无法更进一步。



        这也困扰着包括皇甫凯在内的各个家主。



        谁不想带领家族更进一步?



        侵吞他族涉及领域,便是唯一的手段与办法!



        尽管利润需上缴一半,可剩下的一半也是极为惊人。



        皇甫凯坚信,换做司马达有如此机会,亦不会放弃!



        可终究是打破近百年平衡的行为,会引发何等连锁反应以及后果不得而知。



        皇甫俊作为嫡长子,下一任家主,不得不小心谨慎。



        “阿爷,圣人意图稳定,绝不会目睹破坏平衡。若是司马达愿意让利,不妨。。。”



        “绝不可能!”



        皇甫凯直接打断,并严词拒绝。



        “大郎,你想多了。石蜜仅是司马家的一部分,井盐才是他们的大业。只要不动井盐,不会破坏平衡!”



        皇甫俊并没有如此乐观。



        “阿爷,平衡固然不会被打破,可打破平衡的试探最为致命!或许圣人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皇甫凯站起身,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



        “大郎,你以为老夫为何允许五郎迎娶区区荀家之女?”



        “不是五郎钟意荀三娘子多年?”



        “钟意?钟意又有何用?”



        皇甫凯冷笑一声。



        “那荀家算什么东西?低贱不堪!若非荀节曾为太子宝林,老夫岂能答应?”



        皇甫俊一愣。



        “阿爷是想以此为试探?”



        “不错!”



        皇甫凯目露欣慰。



        “五郎娶荀家之女为妻,便是老夫为东宫抛出的诱饵。你觉得圣人是想追究老夫破坏些许平衡,还是想让老夫与东宫毫无瓜葛?”



        皇甫俊恍然大悟。



        从龙之臣不但不干预朝政,更不会参与立嗣一事,完全与世无争的状态。



        毕竟与太子关系过密,等太子登基后平衡便会被打破!



        尽管有些威逼的态势,倒算是一次不错的尝试。



        毕竟远达不到彻底撕破脸的地步。



        “阿爷,若是圣人默许呢?”



        “那便让荀家的贱女人滚出皇甫家!”



        皇甫俊这才放心,利用完了自当一脚踢开。



        “阿爷此言甚善!”



        “对了,老夫听说岐州城冒出一名徐羽之人,妄称徐适之子,与荀家关系缜密?”



        “确有此事。”



        皇甫凯眼神微眯,闪过一丝杀意。



        “让五郎立刻启程去岐州,带上‘荒’卫,将那厮解决掉。”



        皇甫俊心领神会,绝不可让婚事出现任何疏漏。



        “喏!”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