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风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在线阅读 - 第208章 牌面

第208章 牌面

        此刻气氛有一丝微妙,湖心亭中,鸦雀无声。

        一个个美貌的宫女垂手而立,却又忍不住偷偷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位沈爷。

        在心中莫名揣测着这位爷和皇上之间的关系,此人在君前竟如此受宠,让宫女们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真是还用亮闪闪的眼睛盯着看……

        这人好年轻呀,看上去前途无量的样子。

        那些同为东厂中人的彪悍档头,也都在心中都在默默的念叨着,以后在东厂里面,可万万不能得罪这位沈爷呀!

        此时随着一阵微风吹过。

        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荡起了一丝丝涟漪。

        在众护卫敬畏目光的注视下,沈烈躬身告退,不情不愿的从西苑里走了出来,在大门外翻身上马。

        他正打算原路返回,心中却突然一动,便改道向着午门的方向行去。

        毕竟是新官上任。

        沈烈琢磨着应该去见一见自己的定投上司,可问题来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直属上司是谁。

        想来想去。

        沈烈只好去求见大太监总管冯保。

        这总错不了!

        上午。

        戒备森严的午门外。

        沈烈才刚刚靠近,便迎来了守门官的一声低喝:“来人止步!”

        沈烈赶忙在十丈外翻身下马,牵着马走了过去,然后试探着向着守门官递上了那块御前行走的牙牌。

        一见到牙牌。

        那神态原本十分倨傲的守门官面色立刻变了。

        守门官神色微变,赶忙将牙牌双手递还,还向着沈烈恭敬一礼,轻声道:“沈大人要求见冯公么,请稍等……容小的通传一声。”

        看着守门官急匆匆走进了午门,向着司礼监的方向快步走去,不敢有丝毫怠慢的神态。

        沈烈将牙牌小心的收好,然后便咧了咧嘴,在心中喃喃自语着:“如此看来,这块牙牌还挺厉害。”

        这么有牌面的么?

        这是废话。

        东厂理刑百户,御前行走,直奏君前。

        这能不厉害么。

        妥妥的天子心腹!

        别说一个午门的小小守门官,就是锦衣卫指挥使张简修那么大的官,见了这块牙牌也得礼让三分!

        想及此。

        此刻沈烈脑海中浮现出皇上满是笑容的小胖脸,心中竟有些歉意,又喃喃自语了起来。

        “看来真是冤枉他了……好人呐!”

        难怪千百年来在这片土地上,那么多人前赴后继挤破了脑袋,宁愿杀头也要当个一官半职。

        这当了官的感觉真让人飘飘欲仙。

        一瞬间。

        沈烈甚至觉得自己高大起来了。

        不多时。

        那守门官便急匆匆从深宫里走了出来,向着沈烈赔笑道:“沈爷,冯公公召你进去,请你……随小的来。”

        沈烈点点头,笑道:“兄台不必客气,劳烦你了。”

        那守门官便越发恭谨了:“不敢,不敢。”

        于是沈烈跟在这守门官身后,再一次进入了这闲人止步的深宫大内,沿着干净整洁的甬道向着紫禁城深处走去。

        半个时辰后。

        司礼监。

        随着小太监将沈烈引入了古朴的大殿中,毕恭毕敬的轻声道:“公公,沈烈带到了。”

        只见端坐在上首,正在批复公文的冯保应了一声:“嗯。”

        随着冯保挥了挥手,小太监便识趣的躬身退下,还从外面将殿门掩上了,将沈烈一人留在了殿内。

        随着房门发出吱呀的一声轻响。

        沈烈赶忙打起精神,上前行礼道:“下官参见督主。”

        冯保将御笔往旁边一搁,抬起头,看着沈烈恭谨的样子,又看了看沈烈腰间挂着的牙牌。

        他似乎被督主这称呼逗笑了,便饶有兴致道:“免。”

        随着沈烈向着他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冯保也老怀大慰,呵呵的笑了起来。

        此刻这位御前太监太总管看着沈烈的神情,不免透着几分亲切,那神态便好似看到自己家的子侄有了出息。

        看上去格外的慈祥。

        二人随口攀谈了几句,气氛变的融洽起来。

        冯保便又和煦道:“你这理刑百户的官职是皇上钦点,不必来点卯,也不必领差事,只需尽心服侍陛下便可。”

        言下之意他可不敢指挥沈烈。

        沈烈赶忙应道:“是。”

        冯保又神色一整,正色道:“唯独一条,不可仗势欺人,凌虐百姓,不可鱼肉市井。”

        沈烈赶忙又道:“是。”

        冯保想了想,便轻松道:“下去吧。”

        沈烈赶忙又行了一礼,便躬身向后退去,堪堪要退出殿外的时候,耳边又响起了冯保有些阴柔的声音。

        “好好对待芸儿,你若敢委屈了她……咱家可饶不了你。”

        沈烈吓了一跳,忙道:“是。”

        轻手轻脚的退到了大殿外。

        在殿外直起了腰,沈烈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大殿门前挂着的司礼监牌匾,突然觉得这位历史上凶名赫赫的大太监,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甚至这位御前太监他总管为人还很正直。

        谁说太监都是坏人?

        历史书么……

        沈烈摇了摇头便快步离去,心中生出了一丝明悟,太监首先是人,万历皇帝也是个人。

        但凡是人就有喜怒哀乐。

        与常人无异。

        一转眼便又是数日后。

        清晨。

        天色才刚刚放亮,沈府大门便徐徐敞开了,沈烈独自一人牵着马走出了府门,又转身向着丫鬟芸儿,义妹岳玄儿叮嘱了几句。

        “照料好店里。”

        “等我回来。”

        如今生意走上了正轨,订餐的生意日渐火爆起来,沈烈便急急忙忙出城一趟采办一些食材。

        背对着朝阳,沈烈骑着自己的老马,嘚吧嘚吧的往田洪管辖的柳条街卫所走。

        倒不是换不起马,而是沈烈和这匹老马有感情了。

        老马识途。

        等到沈烈骑着老马走进了卫所,便看到了喜气洋洋的锦衣卫们,正在围着同样田洪恭贺着什么。

        翻身。

        下马。

        沈烈轻松笑道:“这是遇到什么喜事了呀,田大人纳妾了?”

        田洪吓了一跳,忙道:“兄弟……可不兴瞎说,愚兄家中那婆姨可凶的咧。”

        沈烈哈哈大笑起来。

        众锦衣卫也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声,赶忙过来给沈烈见礼。

        “见过沈爷。”

        一个田洪手下的心腹小旗难掩喜悦,兴奋道:“沈爷还不知道么,咱家大人……升千户了!”

        沈烈微微错愕。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