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寒声,请多指教在线阅读 - 第二章 三月合约期

第二章 三月合约期

        1

        安心刚一躺下,“小包子”的眼珠子一转,忽然从安心身上翻身而过,躺在了她右边,嘻嘻笑道:“妈咪是女人,我和爸爸是男子汉,要保护妈咪。”

        安心惊觉自己上当了,差点弹坐起来。她被小陌不停地往左边挤,她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碰到了男人身上的衣服,紧张得差点连呼吸都不会了。

        “妈咪,晚安吻。”好在旁边还有一个“小包子”在转移注意力。

        安心轻轻地在“小包子”的脸上亲了一下。

        “晚安。”小家伙快点睡吧,他再不睡,这一分一秒都是对她的折磨啊!

        小陌也凑上去,在安心的脸上亲了一口:“妈咪,晚安。”

        孩子的唇瓣软软的,像果冻一样,身上还带着奶香味,安心的心瞬间柔软了下来,温柔地说:“晚安。”

        “小包子”躺下了。

        安心松了一口气。

        结果下一秒,“小包子”又起来了,瞪着一双亮闪闪的眼睛,说:“妈咪,你给了我晚安吻,我也给了你晚安吻,但你还没给爸爸晚安吻,爸爸也还没给你呢!”

        “喀喀……”安心差点被自己的一口口水呛死。

        让她给那个男人晚安吻,也让那个男人给她晚安吻?

        她瞬间觉得魂飞天外,让她死了吧。

        于是她着急忙慌地解释:“大人跟小孩……”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她的右边脸颊就被亲了一下。

        男人的动作很快,蜻蜓点水一般,但对安心来说,这不亚于晴天霹雳,她整个人彻底石化了。

        “让他快点睡着。”男人淡淡开口,似乎是对刚刚的行为解释。

        “妈咪,爸爸给你晚安吻了,你也赶紧亲爸爸一下吧。”

        安心没反应,她整个人都不会动了。

        厉寒声的眸底闪过笑意,看来他真是把这女人吓着了,见儿子还是不依不饶的,他盯了儿子一眼,暗示儿子适可而止。

        “你妈咪害羞了,男人给女人晚安吻就够了。”

        “哦。”小陌不敢再闹,躺下去后还咂咂嘴,觉得今天的进展很不错,又加了一句,“那下次妈咪别忘记给爸爸晚安吻。”

        安心的一张脸烫得不行。她发誓,她活了二十四年,从来没这么蒙过,她觉得自己随时会昏倒。

        这对父子真不是故意的吗?

        “小包子”兴奋得不行,一点困意都没有,过了一会儿又提要求:“妈咪,你给我讲故事,听故事我才睡得快。”

        “讲故事?”她哪儿会讲故事啊!

        “淡定。”她身旁的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尴尬,这时出声提醒了一下。

        可是她怎么淡定得了啊,好不容易缓过情绪能正常说话,可是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故事来,最后勉强地说:“我给你讲小红帽的故事吧,小时候我妈咪也给我讲过。”

        “好啊好啊,我要听。”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小小的卧室里,只有手机的手电筒亮着灯,显得格外温馨。安心一边讲故事,一边止不住地打呵欠,最终故事还没讲完,她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安心是半夜被推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身边的人吓了一跳:他们怎么还没走啊!

        “快换衣服。”厉寒声开口,语气很严肃。

        安心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雨已经停了,电也跟着恢复了,应该是下半夜了。

        “你怎么还不换衣服?”男人见她没动,催了一句,语气带着几分急切。

        “怎……怎么了?”安心还迷糊着。

        “小陌不太对劲,我要送他去医院。”

        安心侧身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小包子”,果然发现“小包子”脸色苍白,额头还冒着虚汗。她不再耽搁,匆匆起身,随意套了一件外套:“我好了,咱们走吧。”

        当时她因为屋子里有男人在,穿得很保守,这会儿也不用特意去换衣服。

        厉寒声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他以为所有的女人出门前都要磨蹭半天,没想到这女人的速度竟这么快。

        “你再拿一件衣服给我。”

        “哦。”安心打开柜子,随意抽了一件风衣递过去。

        厉寒声快速地将“小包子”一裹,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往外冲去。

        安心拿上手机,匆匆跟上他。

        上了车,厉寒声让安心坐后座,又将小陌放她怀里:“抱着。”

        “好。”安心伸手接过小陌。

        车急速上路。深夜,街道很安静,厉寒声开车很快,一只手握着方向盘,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另一只手正打电话联系人。

        “让杨院长马上去医院候着,小陌生病了,我二十分钟后到,人必须在医院等着。”

        安心在后面听到这些命令,心里一边担心小陌,一边对这个神秘的男人产生了好奇。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竟然轻轻松松叫一个医院院长大半夜去医院候着。

        厉寒声连闯了几个红灯,迅速到了医院门口。医院外面,推床早就等在了那儿了。安心刚抱着小陌下车,怀里的小陌就被人放上推床,匆匆地推进了急诊室。

        急诊室门外,安心和厉寒声站在外面等着。

        厉寒声的脸紧绷着,气氛也很沉重。

        厉寒声可真是一个好爸爸,能纵容孩子胡来还配合他认妈。安心的内心不禁生出这样的感叹。起了同情心的她走上前安慰道:“你别担心,小陌会没事的,只是平常的发烧而已。”

        路上,她抱着小陌就感觉出来了,小陌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明显是着凉发烧了。

        “你不明白,小陌是早产儿,身体免疫力差,很容易生病。小时候小陌差点养不活,总之他不能有事。”

        厉寒声说完这些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他居然会跟安心解释这么多,似乎还真有一种将她当成孩子的妈咪的错觉。

        “我知道你很担心小陌,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他肯定会没事的。”

        厉寒声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侧眸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敛眉沉思。

        之后两人没有继续说话,只在急诊室外安静地等候着。

        大概十几分钟后,急诊室的门被推开了。

        杨院长走过来,小心翼翼地说:“我们已经给小少爷做了检查,他只是着凉感冒了,等挂完水,您就可以带他回去了。”

        厉寒声紧握着的拳头松开,又恢复了一贯冷漠疏离的形象:“麻烦了。”

        “厉总不必客气。”

        小陌被送进了病房,安心跟着厉寒声一起过去。

        病房内,小陌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

        厉寒声坐在那边,摸了摸小陌的头,看了一会儿后,突然出声:“安小姐。”

        “厉……厉总。”安心有点紧张,随着刚刚杨院长对他的称呼,也情不自禁这样喊道。

        厉寒声也没纠正她,语气清冷道:“小陌从生下来就没有母亲,他很依赖你。”

        “你放心,我有空会多陪陪他的。”安心道。

        虽然只有一天,但她跟小陌相处出了不少感情,现在见小陌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她的一颗心柔软了下来。

        厉寒声松开了摸小陌头的手,满脸认真地盯着安心道:“我需要安小姐二十四小时陪伴小陌,并当好妈咪这个角色,给小陌真的关心和母爱。”

        安心蒙了一下,待反应过来后,立马摇了摇头:“不行,我自己没有孩子,并不知道怎么当好一个妈咪,而且我有自己的生活,没法二十四小时陪着小陌,这点我很抱歉。”

        虽然她很同情小陌,但联想到了自己的现状,她还要生活,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陪伴一个孩子呢。

        “安小姐不必急着拒绝。”厉寒声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这一瞬间,安心觉得对方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没有了面对小陌时的慈父形象,整个人充满了压迫感,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据我所知,安小姐刚丢了工作,房租合约马上要到期,生活拮据,我并不是让你免费给小陌当妈咪,算是一份雇用合约,三个月,十万块。”

        “雇用?”

        “没错,雇用。”厉寒声抬眸睨着她,“至于你担心不知道怎么当一个妈咪,这一点不用过多考虑,小陌四岁了,我并不需要请一个保姆,你只要做到真正关心小陌,像今天一样让小陌开心就可以了。”

        安心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再一次被厉寒声打断了:“安小姐不用这么快答复我,可以回去仔细考虑一下。”

        安心心绪烦乱,没法在病房里多待,便转身出了病房。

        深夜的病房外很安静,她的脑子里一直在想刚刚厉寒声说的话。

        三个月十万,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特别是此刻她穷困潦倒。

        可是,她就这么当小陌的假妈咪,总觉得自己良心有愧。

        妈咪是不能随意代替的。

        当厉寒声抱着打完点滴的小陌从病房出来准备回去的时候,安心很认真地站在厉寒声面前说:“厉总,十万块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没错,现在我很需要钱,虽然我随时有露宿街头的风险,但是我还是不能答应你。”

        2

        厉寒声闻言,心里有些意外。

        他低头认真地打量面前的女孩,一米六五的身高,娇娇小小的,五官白净漂亮,最重要的是这双清澈的眼睛,干净得似乎没有一丝杂念。

        “原因。”他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掷地有声。

        安心深吸了一口气,抬眸认真地道:“我认为妈咪是特殊的存在,在每个孩子的心里都是无可替代的,我不想去欺骗一个孩子的感情,也不认为小陌真的希望自己的妈咪有人替代。”

        两人四目相对,她的态度执拗,但目光明亮。

        对视了一会儿后,厉寒声才移开视线:“我接受你的理由。夜深了,我送你回去。”

        回去的路上,两人一直沉默,一句话都没有说,空气似乎要凝固了。

        厉寒声将她送到出租屋后,就开着车子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他没再出现在安心面前,好似之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虽然有时候安心在看到之前小陌换下来的衣服后会怅然若失,但更多的还是为生计发愁,没空去想这个。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噩运一直降临在她身上,她找工作四处碰壁,就连餐厅服务员、超市收银员这样的工作,她也没能应聘上。

        终于,房租合约到期了。

        她拎着行李,被房东赶了出来。

        她唯一想到的是在都城的好友白苏。

        白苏是网络作家,工作十分随性自由。她爸妈给她在都城买了一座小公寓,眼下唯一能收留安心的只有她了。

        电话打过去,那头却关机了,安心打开微信发送消息,半天也没回音。

        这时,安心突然想起来,前段时间白苏说过,她要出国旅游,为了彻底抛开工作更好地散心,她会切断一些联系方式。

        安心想到这个,全身的力气都好似被抽走了。

        她拖着行李失魂落魄地在路上走着,街头人来人往,她却显得格格不入。

        突然,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停在她身边。

        车门打开,“小包子”被人从车里抱下来。“小包子”的脚刚一着地,就“噔噔噔”冲到了安心身边,一把抱住了安心的大腿。

        “妈咪。”

        不知道为什么,安心听到这一声“妈咪”,鼻子瞬间酸涩,有种想哭的冲动。

        安心强忍着翻滚的情绪,露出一丝笑容:“你的身体已经好了吗?”

        “嗯嗯嗯,我已经没事了。”“小包子”连连点头,突然又耷拉下嘴角,委屈巴巴地说,“这几天我很想妈咪的,妈咪都没有去看我。”

        安心闻言,满脸愧疚。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想起过小陌,可是她一没有小陌的联系方式,二是她想控制自己的情感,怕与这孩子牵扯过多,到时候更舍不得分开。

        安心正伤感着,不料小陌很快转移了话题,指着安心的行李箱道:“妈咪,你要去哪里?”

        “妈咪不去哪里,只是要搬家。”安心想起自己的现状,满脸愁容,都没注意到自己已经称呼是小陌的妈咪了。

        “妈咪的新家在哪里,我怎么去找你?”

        安心:“……”

        “妈咪?”小陌不依不饶地晃了晃安心的手。

        “妈咪暂时还没找到搬家的新房子,等找到了再告诉你。”安心抽了抽嘴角,说话都有些艰难。

        小陌眼珠子一转,手指抵着下巴:“所以,现在妈咪是没地方去,要露宿街头了?”

        安心:“……”

        这小子要不要这么一针见血,都不知道给她留点面子吗?

        “妈咪,妈咪,你去我家住吧,我家房间很多的。当然,妈咪要住我的房间,晚上跟我一起睡。”说完,小陌也不管安心的反应,非常有派头地挥了挥小手,酷酷地命令道,“快点把我妈咪的行李搬上车。”

        “是,小少爷。”安心刚帮着小陌拉开车门,一身黑色西装打扮的男人立刻上前,二话不说拎起安心的行李箱放上车,她根本来不及阻止。

        “哎,我的行李箱。”安心上前两步,想要抢回行李箱,手却被小陌拽住了。

        “妈咪,你快上车,我带你回家。”

        行李箱都被抢走了,安心只能跟着一起上车,被带走了。

        ……

        晚上八点。

        厉寒声回到别墅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小陌和安心的欢笑声。

        管家接过他手中的外套,恭敬地禀报:“下午小少爷接了安小姐过来。”

        厉寒声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最先发现厉寒声的是小陌,他正跟安心玩“你画我猜”游戏,看见厉寒声,他立刻放下平板电脑,冲了过去。

        “老爸。”

        厉寒声蹲下身,直接将小陌从地上抱了起来。

        安心尴尬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厉寒声。

        前几天她还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对方的提议,今天就跑到对方家里来了,这实在是太丢脸了,如果地上有条缝,她一定钻进去。

        “厉总。”安心小心地唤了一声。

        “老爸,是我把妈咪接过来的,我是解救妈咪的小王子。”小陌骄傲地仰着头,满脸兴奋。他背对安心的时候,还对着厉寒声挤了挤眼睛。

        厉寒声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什么回应都没给。

        “安小姐。”他淡淡开口,语气清淡,“如果我没记错,前几天你拒绝了我的提议。”

        旧事被重提,安心更是窘得想要逃走。

        安心的双手紧紧捏着,结结巴巴地说:“没……没错。”

        “那么安小姐现在……”厉寒声眉尾一扬,“能跟我解释一下吗?”

        “我……”安心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她忽然知道了“小包子”一针见血的特色随了谁,因为厉寒声同样的一开口就不给人留余地。

        “爸爸,你不要赶妈咪走。”“小包子”听到厉寒声的话着急了,也不肯乖乖待在他怀里,动来动去,想要从厉寒声的怀里下来。

        只是他那点力气,哪里能跟厉寒声相比。

        厉寒声的双手微微用力,就将人禁锢住了。

        “安小姐,请回答我的问题。”厉寒声再次开口,显得咄咄逼人。

        此刻,安心很想有骨气地马上离开,可是她转头看看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她要是这么拖着行李箱出去,那狼狈可想而知。说不定她还会遇到流浪汉,第二天成为天桥底下被发现的尸体。

        她越想越觉得可怕,最终泄气般垂下头说:“现在我答应还来得及吗?”

        安心低下头的瞬间,没看见对面的男人得到她的答案后微微勾起的嘴角。

        安心觉得自己这么出尔反尔,肯定会被唾弃的,特别是厉寒声说话这么噎人。此刻,她已经做好了被怼被鄙视的准备。

        结果,她听见厉寒声道:“安小姐来书房跟我签约吧。”

        “签约?”安心倏地抬起头。

        “怎么,安小姐为我工作,不打算签署员工协议吗?”

        安心明白后,连连点头:“没有没有,签约,签约。”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厉寒声这么认真,说不定真是她想多了,而且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老爸。”“小包子”听到这里总算反应了过来,他背对着安心,眨着星星眼,表示还是你厉害。

        厉寒声松手将他放下来,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书房。

        厉寒声递给安心两份文件和一支笔,淡淡道:“我还有工作,安小姐可以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看合同,确认没问题后,签好字就可以离开了。”

        “哦。”安心讷讷地开口,然后接过合同,默默地走到书房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她翻开合同,认真地看着。

        员工合同,甲方厉寒声,乙方安心,合约期限三个月,在合约期间,甲乙双方协议如下……

        安心一行行字看过去,只觉得合同写得十分详尽,上面写着如何照顾小陌,并且有很多条她必须配合做到的小陌的生活习惯,报酬为十万人民币。只是她看到最后一条违约条款时,数了数上面的零:“个十百千万……一千万?”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她惊呼到发出了声音,另一边打开电脑工作的厉寒声也停下了动作,视线扫了过来。

        安心站起来,蹙着眉头道:“厉总,你这上面的其他条款都没什么问题,可这违约金是不是太多了?”

        一千万,把她卖了也没这个价啊!

        厉寒声闻言,身体往后一靠,双手交叠在胸前,姿态有些慵懒。

        “安小姐还没签约,就已经预见自己会违约了吗?”

        “不……不是。”安心解释,“我当然有打算好好履行这份合约,但万事无绝对,若是中间发生什么变故的话,这笔钱我拿不出来。”

        “我做事一向不希望有任何变故,这是保证你能好好履行合约的前提。”厉寒声淡淡地瞥了安心一眼,“签约你情我愿,如果安小姐不愿意,可以随时离开。”

        “离开”两个字,一下戳中了安心的死穴。

        3

        她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也不会自己打脸来签这份合约。

        她仔细想了想,厉寒声说的话也没什么错,如果她不打算违约,违约金对她来说的确没什么影响。

        安心默默地重新坐下,在两份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厉总,我签完了合同,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请便。”厉寒声重新埋首工作,好似对这份合约一点儿不放在心上。

        安心呼出一口气,这地方太压抑了,她也不想多待,于是匆匆出去了。

        她刚一出去,就遇到了别墅的仆人:“安小姐,您的房间我已经准备好了。”

        “房间?”她回头看了看书房的门,难道这男人知道她一定会签约不成?

        “是的,现在您要不要去看?”

        现在合约签都签了,她想反悔也来不及了,说:“现在去看看吧。”

        仆人领着她去了二楼的卧室,指着最里面的房间道:“这是安小姐的房间。”

        豪华别墅什么都有,安心没什么可挑剔的,这儿比她之前住的出租屋好多了。

        当安心看自己房间的时候,身后的“小包子”突然冒出来:“妈咪。”

        安心吓了一跳,拍拍胸口说:“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不是突然冒出来的,我是从自己房间出来的。”

        “你的房间?”安心一愣。

        小陌兴奋地拽着安心的手,牵着她就走。

        安心怕他摔跤,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叮嘱道:“你走慢点。”

        安心被“小包子”带到了隔壁,“小包子”兴奋地指着里面说:“这是我的房间。”他又指着安心的对门,“那是老爸的房间。”他说着,很失落地垮下了小肩膀,“本来我想跟妈咪一个房间的,但老爸说我已经长大了,是男子汉,要一个人睡一个房间。”

        安心蹲下身,摸着他的小肩膀,温柔地笑道:“就算小陌一个人一个房间,我也在你身边。”

        小陌忽然眼眶一红,大颗的眼泪“啪嗒”一下落了下来,他扑进安心的怀里哭喊:“妈咪。”

        “怎么了?”

        “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妈咪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

        安心被小陌喊得既心酸又有些惆怅。

        她并不是小陌真正的妈咪,只是被雇用来的,时间只有三个月,怎么可能再也不离开。

        这个问题,她没办法回答。

        小陌的情绪似乎忽然低落了下来,安心好不容易才将他哄睡着。

        满身疲惫的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随意冲了个澡,接着很快睡着了。

        安心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是被渴醒的。

        卧室里没准备喝的水,她只能起身去厨房。

        夜晚,别墅里只开着小夜灯,她顺着记忆下了楼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她开灯倒水,“咕噜”直接一口喝完,才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下一瞬,她的眼前突然闯进一道身影,厉寒声站在厨房门口,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喀喀喀喀……”她忽然呛了一口水,把自己呛到了。过了一会儿,她平复下来才打招呼,“厉……厉总。”

        “嗯。”厉寒声淡淡地应了一声,直接越过她,上前拉开冰箱。

        冰箱里面食材不少,可是没什么能立刻吃的。

        厉寒声在冰箱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合心意的吃的,眉头已经拧了起来。

        安心站在他身后看着,心想:难道这位厉总饿了,来找吃的?

        理智告诉她不要多嘴,可她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开口:“厉总,您是不是饿了?”

        厉寒声转身斜睨了她一眼。

        安心满脸尴尬:“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不管怎么说,未来三个月他是她的上司,她讨好一下还是可以的。

        厉寒声闻言,便让开了路。

        安心蒙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让她上前。

        她走到冰箱前,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高档食材,询问身边的男人:“厉总想要吃点什么?”

        “你看着办。”

        “啊!”她头皮发麻,转身搜寻了一圈,最后拿了最容易做的面条出来,问道,“现在太晚了,吃别的不容易消化,我给你做一碗鸡蛋面吧。”

        厉寒声闻言,目光深沉地看了她一眼,这眼神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难道他对她这个选择不满意?

        “可以。”男人回应道。

        “呼!”安心长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要是跟这个男人待久了,迟早要憋坏身体。

        她不再多想,拿着面条,又从冰箱里挑了几个鸡蛋,点火,烧水,下面,一气呵成。厉寒声就站在旁边看着她。

        当她煎鸡蛋的时候,他冷不丁开口:“你的动作很熟练。”

        “那当然了,我的经济能力有限,一向是自己做吃的。”她的语气轻松随意,说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跟谁说话。

        她恍惚了一下,没及时给煎锅里的鸡蛋翻面。突然“噼啪”一声,油爆了一下。

        “小心。”

        她的身体突然被男人一带,抱进了他的怀里。

        安心窝在厉寒声的怀里不敢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他蓝黑相间的条纹衬衫,这个男人没有用香水,只有衣服被阳光晒过的味道,很温暖。

        她的心控制不住地漏跳了一拍,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

        “你伤到没?”下一瞬,男人将她松开。

        安心慌乱地后退:“没,我没事。”她又转头去看鸡蛋,惊呼道,“我的鸡蛋快煳了。”

        于是她赶紧关火,将鸡蛋捞出来,可惜煎的时间还是久了点,鸡蛋有点煳了。

        “虽然鸡蛋这面糊了,但另一面还是好的,厉总凑合着吃吧,我……我先上去了。”她急忙将鸡蛋铺在面条上,说完也不等厉寒声回应,埋着头赶紧离开了厨房。她一路小跑回到了房间,心脏却继续“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翌日,周一。

        安心跟着小陌和厉寒声一同坐在餐桌上。

        厉寒声先用完早餐,他优雅地用餐巾布擦了擦嘴角,淡淡地道:“小陌要去上幼儿园,安小姐陪着司机一起去,其间你可以自由活动,等下午小陌放学,再接他回来。”

        “哦,好,好的。”安心的视线一跟厉寒声的对上,就立马垂下了头。

        自从发生了昨天晚上的事,现在她都不敢跟他对视了。

        厉寒声睨了她一眼,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显得心情很好。

        坐在两人中间的小陌像小大人似的,左瞅瞅右看看,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

        小陌的小手撑着下巴,一副深思的模样。

        用完早餐后,厉寒声去上班了,安心跟着司机一起送小陌去了幼儿园。随后,她一个人离开幼儿园闲逛了起来。

        其实当小陌的妈咪,比她想象的要轻松很多。

        小陌本身很懂事,没给她找过麻烦,而且他平时还要上学,她闲暇的时间很多,甚至还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去工作。

        可是她既然签了这个合约,再怎么样也要做完这三个月。

        她正想着,手机微信发来了视频聊天请求,她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白苏打来的。

        “安安,你现在哪儿呢?”白苏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我刚下飞机就看见了你的微信,昨天你是在哪里度过的?”

        安心这才想起来,昨天她给白苏发过微信,只不过石沉大海,后面她又被小陌接去了别墅,忙得把这事忘记了。

        “你别担心,我已经找到住的地方了。”

        “你现在不是没工作吗,逞什么能,赶紧收拾收拾,搬到我那儿去住。”

        安心心中一暖,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个真心关心她的人真的很好。

        “真的不用了,我找了一份工作,包吃包住。”

        “这年头什么工作这么好,你该不会被骗了吧?别的先不多说,你到我家来,我们面谈。”

        ……

        安心抵不住白苏的邀请,半个小时后,她来到了白苏的公寓。

        在白苏的逼问下,她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白苏激动地追问了她好几次:“不会吧?真的假的?”

        在安心肯定的眼神中,白苏最终相信了她说的话。

        白苏激动地打开电脑,一阵搜索后,她哇哇大叫起来:“这人帅得要人命啊!”

        安心发现白苏关注的重点早就从她是不是被骗转移到厉寒声帅不帅上面去了,她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哎,不是,你听我说。”白苏兴奋地拽着安心的胳膊一阵猛摇,“你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趁着这三个月把厉寒声拿下,这么帅的男人啊,钻石王老五啊,黄金单身汉啊!”

        安心等她激动完了,才语气淡淡地说:“可惜这就是做白日梦,你看看我这条件,钻石王老五、黄金单身汉看得上吗?”

        “这……说得也是。”白苏挠了挠头。

        安心再次翻了一个白眼:这是什么朋友啊。

        “不过你这个故事给了我新的灵感,我正为新书写什么发愁呢!”白苏双手合十,放在胸口,表情夸张地看着天花板,“被继母虐待的花季少女在暴雨中被赶出家门,救了离家出走的“小包子”,然后她被“小包子”多金的爸爸捡回家,从此过上了让人艳羡的宠妻生活。天哪,太完美了。”

        安心:“……”

        4

        “安安,你放心,你完成不了的愿望,我一定会在书中帮你完成的。”

        “你不是怕我被骗吗?”安心有些无语地提醒。

        白苏上下瞄了一眼安心,然后走上前,表情沉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安安啊,做人要认清现实,被骗也是要看对象的。要是对方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我当然很担心你,但对方是厉寒声,那被骗的还不知道是谁呢,你想多了。”

        安心:“……”

        她还能说什么?

        安心因为没地方去,这一天她都窝在白苏这里。

        到了下午三点,安心便准备去接小陌放学。

        幼儿园一般是四点放学的,她现在过去刚好来得及。

        “白苏,我先走了。”

        白苏正激情澎湃地敲打着键盘,闻言直接甩了一下手。

        安心看着她笑了一下,拿上包准备离开。当安心走到玄关换鞋的时候,她忽然匆匆跑过来道:“对了,我有件事忘了跟你说。”

        “什么事?”安心头都没抬。

        “这次我去国外旅游,遇到了封星河。”

        安心手上的动作一僵。

        “他快回国了,还向我问起了你,他似乎对你……”

        “你不要再说了。”安心直起身体,直视白苏道,“我跟他五年前就结束了,再没可能。”

        白苏点点头,担忧地看着她说:“我只是给你提一个醒,让你做好心理准备,省得到时候无法面对他。”

        “放心吧,我没事。”

        安心勉强地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白苏的公寓。

        门从身后关上后,她脸上的表情变得落寞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在意封星河了,却不想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时,她的心依旧这么难过。

        封星河,她的初恋男友。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邻居,从幼儿园一路到高中的同桌,他们在最青涩的岁月产生了朦胧的情愫。

        只是,这份情愫在封星河决定出国深造后结束了。

        安心呆呆地在公园花坛里坐了许久,直到她听到身边背着书包的小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才忽然回神。

        “糟了,小陌。”她赶紧收起思绪,急匆匆乘坐地铁赶去幼儿园。

        她到幼儿园的时候,已经四点半了,幼儿园已经放学半个小时了。

        也不知道小陌走了没有,她上班第一天就出现了这种失误,还不知道那个男人会怎么对她呢。

        安心刚拿着接送卡进入幼儿园,就听见了小陌与旁人的争执声:“我不走,我要等妈咪来接我。”

        “我就是你的妈咪。”这是一道年轻女人的声音。

        “你不是,你才不是我妈咪,走开。”

        安心听得着急了起来,小跑过去唤了一声:“小陌。”

        “妈咪。”小陌听到安心的声音,立刻小跑了过来。安心蹲下,将孩子接住抱在怀里。

        小陌抽了抽鼻子,抬起头看安心,委屈得不行:“妈咪,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接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对不起,是妈咪不好。”安心满眼愧疚。

        她也没想到,只是听到封星河要回国的消息,就对她影响这么大,以至于忘了来幼儿园接小陌。

        “以后妈咪要早点来接我。”小陌趁机提要求,眼神里还带着担心。

        安心一阵心疼,赶紧答应:“好,妈咪以后保证准时来接你。”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能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嗯。”小陌这才破涕为笑。

        正当两人温情脉脉的时候,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打量了安心一眼,问:“你就是小陌的新妈咪?”

        安心一愣,想到刚刚她一进幼儿园就听到了这个女人跟小陌的争吵声,猜测这女人会不会是拐卖孩子的人贩子。

        安心想着,赶紧站起身,拉着小陌将他护在了身后,安慰说:“小陌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小陌乖顺地躲在安心的身后,眼睛忽然红了起来,他看着安心的眼神满是孺慕之情。

        这还是第一个把他护在身后的妈咪呢!

        那女人看见小陌这个眼神,似乎被刺激了,之前她当这小兔崽子妈咪的时候,他可没用这眼神看过她。

        “小陌,你给我出来。”女人怒吼了一声,卸下了和善的伪装。

        安心蹙眉,警惕地盯着对面的女人问:“你是谁?”

        女人嗤笑了一声,双手环胸,一脸高傲地说:“我是你的前任。”

        安心蹙眉:“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刚上位,大概还不清楚这里面的真实情况吧?”女人不屑道,“这小子有在大马路上认妈的习惯,不过他的新鲜期不太久,听说最长的就三个月。”

        安心身体一僵,想到厉寒声跟她签合约的期限只有三个月,而且她是小陌在马路上认的妈……她越想越觉得看到了真相。

        “妈咪。”小陌一脸依恋地唤着她。

        安心瞬间回神,依旧牢牢护着小陌。不管真相是什么,现在她既然签了合约,也答应了当小陌三个月的妈咪,至少在这段时间内她就要履行职责。

        她依旧不放松地盯着对面的女人,正色道:“即使是这样,你现在也没资格称作小陌的妈咪了,而小陌现任的妈咪是我,还请你离开。”

        “你……”女人恼怒起来,一跺脚,“凭你这样的货色也敢跟我比,厉总是绝对看不上你的,你就等着瞧吧。”

        “不管厉总能不能看上我,反正厉总没看上你,所以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要报警说你拐卖小孩了。”安心寸步不让。

        女人看看不远处跟着小陌的保镖,又看看面前的女人,到底不敢乱来,最后只能丢下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看谁能笑到最后。”说完,女人踩着高跟鞋气冲冲地离开了。

        等人走了,安心回头打量着小陌,问:“你没受伤吧?”

        她见刚刚那女人下手没个轻重,争执中弄疼小陌也是有的。

        “我没事。”小陌垂着小脑袋,整个人很萎靡。

        安心摸了摸他的头道:“没事就好,我们先回去吧。”

        小陌上了车,似乎没了往日的活泼,安心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两个人沉默地回了别墅。

        这个时候,厉寒声还没下班,安心牵着小陌的手进入客厅。

        突然,小陌低落地问:“妈咪,你是不是在怪我?”

        安心从思绪中回神:“你怎么会这么说?”

        “就是……”小陌勾着小手,突然松开安心的手,跑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他绷着一张小脸说,“就是刚刚那个女人说的那些话,你是不是怪我认了很多妈咪?”

        他虽然才四岁,但严肃认真的模样跟厉寒声如出一辙。

        这时安心才发觉,她把很多事情想简单了,即使是四岁的小陌。

        说实话,她刚知道真相的时候,心里的确是不舒服的。可是她只是一个临时妈咪,有什么好不舒服的,一开始不就知道是这种结果吗?

        安心笑了一下,上前摸了摸小陌的头,回答道:“傻瓜,妈咪没怪你。”

        “真的吗?”小陌小心翼翼的。

        安心颔首。

        “妈咪,我最喜欢你了。”小陌扑进安心的怀里,还在安心的脸上亲了一口。

        安心看着小陌这可爱的样子,心底那一丝不舒服也消失了。

        他还是一个孩子呢,她计较什么。

        “不过小陌,虽然妈咪不怪你,但也担心以后再遇到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嗯嗯嗯。”小陌连连点着小脑瓜。

        他本就是一个眉清目秀、白白嫩嫩的小男孩,点着小脑袋的时候,脸上的肉肉都跟着抖了抖,样子可爱极了。安心爱心泛滥,忍不住将他抱进了怀里。

        安心替那个生下小陌就过世的妈妈感到惋惜,要是她看见自己的孩子这么可爱优秀,不知道该多幸福,可惜那人永远离开了人世。

        小陌说:“我一直很想有一个妈咪,但爸爸每天那么忙,别说结婚,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没办法,我只好自己行动了。”

        这自己找妈的理由还真是简单直接,不愧是孩子的想法。

        “可是,”小陌漂亮的小脸忽然闪过落寞的表情,“我找的那些妈咪刚开始对我很好,可是后来她们总是趁着老爸不在的时候欺负我,还掐我骂我。”

        “什么?她们怎么能这样!”安心眼里闪过气愤。

        她们不愿意的话可以拒绝,为什么要对一个孩子下手?

        “我的手上还有疤呢!”小陌撸起小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一条三厘米长的伤疤。

        虽然伤疤已经很浅了,但依旧能看出来是被玻璃之类的利器划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