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寒声,请多指教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为她心渐乱

第四章 为她心渐乱

        1

        车停在一家ktv门口。

        小陌探头看了一下ktv,好奇地问:“老爸,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明知故问很有意思?”厉寒声看了儿子一眼,语气有点凶凶的,还有一种自己说不出来的烦躁。

        小陌再次咧开嘴露出小乳牙,问道:“老爸,你怎么知道妈咪在这里啊?”

        “你少啰唆,赶紧进去把她带出来。”

        车门从外面打开,小陌抬起小短腿正要下车,忽然回头补充了一句:“老爸,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像什么?”他没好气地问。

        “很像老婆出轨,来抓人的。”说完,他好似怕被打一样,麻溜地滚下了车,带着保镖一溜烟跑了。

        厉寒声看着小家伙蹦蹦跳跳离开的背影,脑海里思索着儿子的话,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复杂。

        那女人约不约会,谈不谈恋爱,跟他有什么关系?

        话是这么说,可他鬼使神差地让骆浩峰给封星河打了电话。等到了九点,他又带着儿子来找人,他的行为还真有点跟小家伙说的一样。

        老婆出轨,来抓……啊呸呸呸……

        他随即拼命地摇了摇头,差点被小家伙套路进去了。

        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还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危险。而且现在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老板关心员工的人身安全而已,绝对没有其他心思。

        他应该没有其他心思吧?

        ktv某包厢内,气氛正高潮。一个麦霸正在唱《死了都要爱》,周围其他人纷纷拍手附和。

        这个时间点,小陌应该睡觉了吧?安心坐在角落里,忽然想起了小陌。

        这时,旁边的人递过来一瓶冰红茶:“同学聚会就是这样,大家好久没见了,就太兴奋了,你一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再坐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安心侧眸看了封星河一眼,抬手接过冰红茶:“谢谢。”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体贴。

        “心心,你不用跟我这么见外,虽然现在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了,但也是青梅竹马。”封星河忽然抓住她的手道,“我知道你因为阿姨的事一直……”

        他的话还没说完,唱到一半的歌声也骤然停了下来,包厢门被人打开了,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绿色小军装的小家伙,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小家伙,你是谁啊,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有爱心泛滥的女同学凑上去问。

        小陌面对这么多陌生人,一点都不慌,神态自若地环顾了一圈。当他的视线落在角落安心身上的时候,眼睛一亮。

        他甜甜地回答:“漂亮阿姨,我没走错房间,我是来找我妈咪的。”

        “你妈咪是谁?”

        小陌没回答,迈开小短腿“噔噔噔”往安心身边跑去,直接冲进了安心的怀里,抱着她可怜巴巴地说:“妈咪,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老爸都等得着急了。”

        当小家伙冲过来的时候,安心就收回了被封星河抓住的手。

        此刻她抱着小家伙,面对众人投过来的目光,满脸的尴尬。

        “安心,难怪你不说在哪里上班,原来是嫁人生子,当了全职太太啊!”

        “对啊,你儿子都这么大了,我真是没想到。”

        “你儿子这么漂亮,想必老公也很帅吧。”

        安心尴尬地笑了笑,没接话。

        “小包子”倒是一脸骄傲:“我老爸是很帅,我也很帅,我妈咪是大美女,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人。”

        一家人,安心明知道这是假话,心却猛然被触动了一下。

        众人对着“小包子”又笑又夸,只是这小家伙傲娇得很,要是有人伸出手来摸他,他就一头扎进安心的怀里,看似害羞,其实是不想让人摸。

        安心带着“小包子”这一段时间,也多少对“小包子”有点了解,她赶紧将“小包子”牢牢护住。

        等众人消停了一会儿后,“小包子”奶声奶气地说:“妈咪,我们回家吧。”

        安心原本待得有点不舒服,现在有“小包子”解围,就顺势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大家慢慢玩。”

        她牵着“小包子”的手就准备走。

        其他人也不阻拦,只有封星河站了起来,一把拽住了安心的手。

        安心回头,对上封星河的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她有些闪躲。

        封星河倒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我送你出去吧。”

        “不……不用了。”她松开封星河的手。

        “我是妈咪的护花使者,她不用别人送。”“小包子”警惕地看着封星河,这眼神好似看着要拐带他妈咪的野男人一样,他转头又对着安心甜甜地笑,“妈咪,老爸在外面等你了,要是老爸看见别的男人,肯定会吃醋的。”

        什么?厉寒声也来了?

        也是,这么晚了,他怎么可能放心小陌一个人出门。

        只是这“小包子”说话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吃醋什么的,怎么可能发生在厉寒声身上,他们之间除了“小包子”,可是什么关系都没有的。

        封星河听了这些话也没在意,不过还是松开了手,意味深长地说:“安心,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你不用有负担,三个月后我等你。”

        安心没回答,带着“小包子”匆匆出去了。

        等离开了包厢,安心才松了一口气。

        今晚,封星河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他处处维护她又对她亲近,她知道他是想跟她和好。

        可是,她心里有些坎很难过去。

        “妈咪,你不会要跟着那个叔叔跑路,不要我了吧?”小陌嘟起了小嘴。

        安心瞬间有点内疚,蹲下来抱着小陌:“妈咪没有不要你。”

        “那妈咪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小陌依恋地抱着她。

        永远不离开?这个世界上哪里有永远。

        而且,她只是他三个月的妈咪,三个月后就要离开。

        她很想解释,可随即一想,“小包子”才四岁,懂什么呢?而且孩子的兴趣是一阵一阵的,他的前任妈咪们都没坚持过三个月,说不定三个月后,是“小包子”先不要她这个假妈咪,到时候她也不用烦恼了。

        只是安心想到以后“小包子”不再这么依恋她,心里不由得闷闷的。

        “走吧,很晚了,你该睡觉了。”她摸了摸小陌的头,没答应也没拒绝。

        安心牵着“小包子”的手走到ktv门外,看见门口停着一辆黑色汽车。司机拉开门,安心想起早上发生的尴尬事情,迟疑着有些不敢上车。

        “上车。”突然,车内传来厉寒声略显不耐烦的声音。

        安心咬了咬唇,踟蹰着上了车,坐在男人身边。

        她刚一坐好,车门就从外面关上了,随即车子缓缓前行,驶回厉家别墅。

        “小包子”睡觉的时间早就到了,半夜被带出来这么折腾了一番,这会儿被安心抱在怀里很快睡着了。

        没了“小包子”在中间缓解气氛,安心越发觉得尴尬了,此刻只希望车能开快点,早点到别墅。

        只是她越这么想,就觉得时间越漫长。

        安心并没有多少抱孩子睡觉的经验,一会儿手臂就有点麻了。她想换一个姿势,却发现手臂无力很难移动,脸上的表情有些为难。

        当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旁边忽然伸出来一双手:“把小陌给我。”

        “哦,好。”她应了一声,便转换姿势,想把小陌递出去。

        男人的手刚托住小陌的身体,车忽然颤动了一下,她重心不稳,又怕摔到小陌不敢松手。在车子的惯性下,她直接一头栽了过去,撞入了男人的怀里。

        她接触到男人白色的t恤,他身上带着冷冽的清香,很好闻。

        他的手触碰到她的腰间,手掌温度很高,似要烫伤她的皮肤。

        他的胸膛结实厚重,让人很有安全感,她这靠在他怀里的姿势,好似被他整个人包围起来了。

        他们这姿势太暧昧了。

        她的心紧缩了一下,呼吸乱了节奏,身体僵硬得动都不敢动了。

        “厉总,应该是车子压到石头之类的障碍物了。”前座忽然传来司机的解释。

        安心回过神来,想要退开,但动作太过慌乱,她仰头后退的时候,忽然嘴唇从男人有型的下巴处扫过。

        这一瞬间,好似一股电流传播开来,让两个人身体一颤。

        她下意识地抬眸,正对上男人深若海洋般的漆黑眸子,心颤抖得厉害。

        “我刚刚……”她尴尬地想解释刚刚只是一个意外,话还没说出口,整个人窘迫得不行。

        “嗯,不必在意。”厉寒声话音刚落,手已经稳稳地将小陌抱走了。

        她酸痛的胳膊瞬间一轻,刚想揉揉胳膊,可是车子刚启动,突然又一个急刹车。

        她措手不及,身体再次撞进了身侧男人的怀里。

        “嗯哼。”厉寒声闷哼了一声。

        这次力道比刚刚重多了,她的头脑瞬间一片空白,许久才恢复清醒,然后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起来。”

        她手忙脚乱想要起身,就听到头顶男人压抑的声音:“别动。”

        2

        她立刻僵硬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了。

        为什么别动?她想问,但没敢开口。

        “把你的手拿开。”厉寒声缓和了好一会儿,才将粗重的呼吸平复下来。该死,这两次意外,他要不是知道这女人不是故意的,都要以为她在故意勾引他了。

        她的手怎么了?她整个人都是蒙的,一步一步按照他的指示来做。她听到他的命令,她的视线一点点顺着自己的胳膊往下,等看清自己的手放在哪里的时候,整张脸彻底爆红,像蒸熟的螃蟹似的。

        难怪他叫她别动,刚刚她准备按下去借力起身。

        她反应过来,手嗖地触电般缩了回来。她赶紧从男人怀里离开,正襟危坐,还往另一边车窗靠了靠。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此刻,她的手掌心好似还残留着刚刚的触感。

        厉寒声盯着女人缩成一团的鹌鹑模样,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自然知道这女人不是故意的,只是这种意外再多来几次,他怕自己会短命。

        他是正常的男人,可不是柳下惠。

        他没理身边的女人,而是直接转头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车已经在刚刚急刹车时停了下来。

        司机也发现了后面出现的事故,一时没敢说话,此刻他听到厉寒声询问,才开口道:“刚刚突然有个人从前面冲出来。”

        “好好开车。”厉寒声的语气有些不爽。

        “是,厉总。”

        车重新启动,之后一路上倒是没再发生什么意外,他们平平稳稳地回到了别墅。

        下车的时候,安心是一直低着头的,她根本不敢抬头,就像一条小尾巴似的一路尾随着厉寒声。

        她觉得经过了这次意外,再跟这男人说话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了。

        她怎么好巧不巧发生了这种意外呢?

        她一路默默跟着厉寒声,忽然前面的男人停下了脚步,她没注意,一头撞了上去。

        直到撞到男人的后背,她才反应过来,赶紧后退了一步。

        “安小姐。”忽然,前面的男人转过了身体。

        “是是是,厉总。”她语无伦次。

        厉寒声只能看见她头顶的发旋,深吸了一口气道:“今晚只是一个意外。”

        她下意识地抬头,结果对上了男人的视线,她还没看清就秒速垂下了头:“是是。”

        看来他吓到她了。

        厉寒声皱了皱眉头,又道:“另外,今晚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不会发生第二次。”

        “什么事?”她有些不懂,难道是车上的事?

        她也不希望有第二次,以后她一定离这男人远远的。

        厉寒声有些烦躁地解释:“外出。”

        “您是指今天的聚餐吗?”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随意外出。”

        “您这也太霸道了吧。”事关自己的自由,安心瞬间理智回笼,要为自己争取一下权利。她也不怕他了,抬起头义正词严地说,“员工还有周末和私人时间呢。”

        “你不是正常的员工。”厉寒声继续提醒她,“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对小陌造成了多大的心灵伤害吗?”

        提及小陌,安心总有一分柔软的心思。

        “他缺乏母爱,你私会前男友的行为对他冲击很大。今天他没有看见你,都没有按时睡觉。”

        所以,这男人才会带着小陌去ktv找她。

        安心想到小陌一上车就在她怀里睡着了,不由得有些懊悔。她希望这三个月内尽职尽责做好小陌的妈咪,不能像以前那些女人一样伤害他,却没想到自己也让他受伤了。

        内心的愧疚和自责涌上心头,她诚恳地道歉:“对不起,以后我不会了。”

        “你的私人感情问题,我没兴趣过问,但这三个月内,我希望你跟封星河保持距离。”

        虽然她没打算跟封星河复合,但就像厉寒声说的,一切都应该以小陌的健康成长为主,她再次诚恳答应:“厉总放心,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第二次了。”

        她低着头,没注意到对面的厉寒声听了她的话后,表情稍稍缓和了下来。

        厉寒声淡淡地“嗯”了一声,转身后道:“安小姐,早点回去休息吧。”

        安心逃跑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翻来覆去好一会儿都没睡着,一时想着车上发生的那些尴尬意外,一时又想起小陌的问题,半点都没想起封星河。

        她不知道翻来覆去多久,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翌日。

        小陌起床后蹦蹦跳跳地出门,结果遇到刚健身回来的厉寒声,便立刻乖乖站好。

        “老爸,早上好。”

        “嗯。”厉寒声点了点头,便准备回房冲澡。

        小陌眼珠子转了转,凑上去问:“老爸,昨晚我睡着后,你跟妈咪有没有什么进展呀?”

        “你希望有什么进展?”厉寒声睨了小家伙一眼。

        “嘿嘿嘿。昨晚你把我从床上拎起来,特意去接的妈咪,难道什么都没说?”

        厉寒声听到这个,眉头拧了一下,他差点把这事忘了。

        他严肃地警告说:“等会儿你见到那女人,什么多余的话都别说。”

        “什么话?”小陌眨巴眨巴大眼睛。

        厉寒声没说话,只冷冷盯了儿子一眼。

        小陌脑袋转得飞快,一下就明白了:“哦,你是说昨晚你带我去接妈咪的事?”

        “你要是说漏嘴,那些玩具就没收。”

        “威胁四岁小孩,老爸,你很逊!”小陌不满地噘起了嘴。

        厉寒声半点不为所动,对普通的孩子他当然不需要这么做,但自家这个除了年龄和身体是四岁的,其他哪里都看不出来。

        等厉寒声走了,小陌噘着嘴道:“可恶的老爸,明明喜欢妈咪,还这么口是心非,要是再这么下去,妈咪跑了怎么办?不行,我要采取点行动。”

        安心是被小陌叫醒的。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小陌愁云惨淡的样子。

        她一惊,瞬间清醒了过来,着急地问:“小陌,怎么了?”

        “妈咪,你快去老爸房间看看他吧,他在浴室昏倒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厉寒声昏倒了?昨晚他不是还好好的吗?

        只是她看着小陌担心的样子,赶紧安慰他:“你别着急,我现在就去看看。”

        安心心想这孩子从小只有爸爸,肯定很担心,她也顾不得尴尬不尴尬了,穿上拖鞋,连睡衣都没换,就急匆匆去了厉寒声的房间。

        小陌见状,捂嘴“嘿嘿”笑了起来。

        安心进入厉寒声的卧室,房间里没人,浴室的门是关着的,她的手放在浴室门把上时犹豫了一下。

        厉寒声如果是在浴室晕倒的,那岂不是身上没穿衣服?

        可是人命关天,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她一咬牙,还是将门打开了。

        结果……

        厉寒声正站在花洒下淋浴,他听到开门的动静,下意识转头,结果跟打开门的安心正巧四目相对。

        安心看着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傻了眼。

        这男人身上什么都没穿,活脱脱一幅美男沐浴图。

        一米八以上的身高,挺括的胸膛,腹肌还有人鱼线,厉寒声的身材好得让人差点喷鼻血,最重要的是,她将这男人看光光了。

        安心整张脸瞬间憋得通红,就连脖子都红了。

        “对不起,打扰了。”她默默地吐出这句话,然后准备退出去。

        当她退出去,门即将关上的时候,门被人从里面大力拉开了,男人伸出一只手快速将她拽了进去。

        “啊!”她惊呼了一声,随即门从里面关上了。

        安心发誓,二十四年来,她从来没发生过这么尴尬的事情。

        她被厉寒声抵在门上,抬起手捂眼,不敢再乱看,别过头语无伦次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小陌说你……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唇就被男人吻住了。

        3

        这次的吻跟上次的不一样,如果说上次是和风细雨的话,这次就是狂风暴雨。

        他不客气地撬开她的牙关,似帝王般一寸寸巡视自己的领地,让她完全无法招架。

        浴室里本来就弥漫着水蒸气,温度很高,这会儿空气越发灼热,闷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了。

        理智上她明白自己应该要阻止这个男人,可是手脚半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她抬起手想将这男人推开,只是手刚放在他的胸膛上,她的手腕就被男人霸道地扣住,直接举过头顶,按在了门板上。

        她整个人被困在门板和男人的胸口之间,动弹不了。

        “不……唔……”趁着空隙,她发出几个破碎的音节,但很快被这男人的深吻淹没了。

        安心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好似自己是一团烈火,燃烧了起来。

        当她呼吸越来越急促,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对方终于将她松开。

        “呼呼呼……”她大口喘着气。

        “你还敢乱勾引我?”

        她的下颌倏地被男人抬起,她对上了他的视线。

        男人的声线喑哑得过分,盯着她的目光却灼热得像两团烈火。

        她的心颤抖得厉害。她努力了半晌说话,声音却好似不是自己的:“我没……”

        话没说完,她再次被厉寒声吻住了。

        她简直没有半点招架的力气,当两人危险得快要擦枪走火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

        “小少爷,你在这里干什么?”

        安心瞬间清醒,厉寒声也松开了她,似乎清醒了过来。

        “该死。”他低咒了一声,随即转身快速抓过一条浴巾,将下半身围上。

        安心也趁着他松开她的工夫,转身快速打开门出去了,她几乎落荒而逃,离开了厉寒声的房间。

        刚刚只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她和厉寒声……

        她跑出门口遇到管家和“小包子”的时候也没打招呼,一阵烟似的冲回了自己房间。

        她关上门的时候,还听见管家嘀咕了一句:“安小姐怎么会从厉总房间里出来?”

        她捂着脸,觉得自己简直没法见人了,这下跳进黄河都解释不清楚了。

        她脑海里还一直回想着刚刚在浴室里发生的一幕幕,此刻懊恼得想从楼上跳下去。然后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衣,白色的睡衣变成半透明的,那男人正在洗澡,身上都是水珠,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很多水珠沾染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衣服也染湿了。

        所以,刚刚她是以这个样子和厉寒声在一起的。

        疯了,她简直疯了。

        ……

        安心一直没有下楼,餐桌前只有一大一小两父子坐着。

        厉寒声的脸黑沉沉的,很难看。

        小陌坐在一边也不敢说话,一会儿看看早餐,一会儿瞥一眼厉寒声。

        “是你做的。”厉寒声突然开口,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小陌的两只小手食指在面前对戳,有点怕怕地说:“我这不是看你进展太慢,想帮帮你。”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老爸脸色这么难看。

        “多事。”厉寒声冷冷说道,“你的玩具没收。”

        “老爸。”小陌急了。

        这次厉寒声没有给小陌转圜的余地,以往没收玩具他都只是说说,这次却付诸行动了,吩咐道:“管家,你把小少爷的那些东西给我锁起来,没有我的吩咐,不许给小少爷。”

        小陌的玩具可不是跟普通小孩一样的玩具,他的玩具是电脑以及一些高档的电子设备,他在这方面是一个天才。

        “坏老爸,明明是我帮了你,你还恼羞成怒了。”小陌把嘴噘得老高。

        厉寒声只回了一个冷眼,哼了一声:“再有下次,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揍你。”

        这顿早餐也吃不下去了,厉寒声索性放下了碗筷。临走前,他经过客厅,往楼上看了一眼,感觉有些头疼。

        看来那女人是不会下来了,以后见了他估计会躲得更厉害了。

        他抬起手,揉了揉额头。

        安心一直闷在房里,没敢出去见人。

        她想到以后没法面对厉寒声,而且刚才正巧被小陌和管家撞见了,就想找一块砖把自己拍死。

        “嘭嘭!”门从外面被敲响,门口传来小陌的声音,“妈咪,我要去上学了。”

        安心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不早了,再不出发小陌上学要迟到了。

        只是她想到小陌把自己骗到厉寒声的房间去,就皱眉头了。

        “妈咪。”门打开的那一刻,安心就看见小陌背着小书包,可怜巴巴地站在她面前,她的心瞬间软下来了。

        她抬起手想摸摸他的头,但转瞬收了回来。

        不行,她不能纵容这孩子的坏习惯,要是以后他再做出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你为什么要骗妈咪?”安心表情严肃地说。

        “妈咪。”小陌一下张开小手,抱住了她的大腿,抬起头可怜兮兮地说,“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妈咪的,我去老爸的房间敲门的时候,老爸没回答我,我才以为老爸昏倒了。”

        原来是这样啊,只是一个乌龙,不是小陌故意骗自己的。

        也是,这孩子才四岁,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看来是她思想太复杂,想多了。

        她放下心结后,抬手揉了揉小陌软软的头发:“妈咪没怪你。”

        小陌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过关了。

        妈咪真是单纯,四岁小孩都能骗她,不行,他以后一定要好好看着她,不能让她被外面那些人骗了,尤其是那个对她有不良想法的叔叔。

        小陌眼珠子一转,一脸蒙地问道:“对了妈咪,就算我错了,妈咪为什么这么生气呢?”

        安心的脸瞬间爆红。

        她能说因为误会,她看光了他老爸的身体,还差点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吗?

        别说小陌四岁,她说不出口,就算说了,恐怕他也不理解吧。她刚刚的迁怒实在太不应该了。

        “妈咪的脸怎么这么红,难道你跟老爸发生了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小陌继续追问,更是让安心无地自容。

        她可不就是不能告诉他吗?

        安心红着脸反驳:“没发生什么,没发生什么。”

        “真的吗?我还以为妈咪是因为把老爸看光光了害羞呢!”

        安心:“……”

        孩子的童言童语,有时候更得大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心长长舒出一口气,无奈道:“妈咪还是送你去上学吧。”

        “好吧。”妈咪脸皮这么薄,他还是别逗她了。

        不过他想到老爸把他的玩具都没收了,狡黠一笑:“其实老爸还是很喜欢妈咪的,昨晚我都睡着了,老爸还把我叫起来,说一起去接妈咪回家呢!”

        安心的身体忽然一僵,厉寒声不是说,是因为她外出害得小陌不睡觉,才去接她的吗?怎么小陌却说是厉寒声主动去接她,还把睡着的自己叫起来的呢?

        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哎呀!”小陌忽然惊叫了一声。

        “怎……怎么了?”安心问。

        小陌捂着嘴,有些苦恼地说:“早上老爸告诉我,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妈咪的,可是我忘了。”

        安心心头一阵触动,有些艰难地问:“你说厉总不让你把这事告诉我?”

        “嗯。”小陌皱着眉头,垂头丧气地说,“可是我忘了,老爸这个人最要面子了,要是他知道我告诉了妈咪,肯定会没收我的玩具的。”

        他的玩具早就被没收了,所以他才不要帮臭老爸保守秘密。

        明明是他帮臭老爸追妈咪,结果臭老爸还怪他,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小陌心”。现在他就告诉妈咪,看臭老爸怎么办!

        他想了想,还有点小期待呢。

        安心跟着小陌去幼儿园,一路上都心不在焉,想着昨天发生的事,好似从早上接到封星河的那通电话开始,一切就失控了。

        她跟厉寒声之间的关系开始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

        她抬起手抓了抓自己的头,简直快凌乱了。

        下午三点,她正在白苏家刷手机,忽然白苏惊叫了一声:“心心,你快过来。”

        “怎么了?”安心放下手机走过去。

        白苏指着电脑上的头条新闻说:“厉氏集团总裁出车祸了,是不是你家的厉寒声啊?”

        安心没时间管白苏说的“你家”这个让人误会的词,眼睛紧紧盯着电脑上的消息,脑子有些发蒙,只说了一句话:“厉寒声出车祸了。”

        4

        安心心里正乱着,忽然手机响了起来,是厉宅打过来的,她几乎想都没想就接了起来。

        打电话过来的是厉家管家。

        “安小姐,请您马上来第一医院。”管家的声音很严肃。

        安心着急地问:“厉总真的出车祸了吗?”

        “是的,厉总现在急诊室里,至于小少爷,我已经让人送去董事长和夫人那边了,但这会儿人手不足,我希望您能到医院来照顾厉总。”

        “好的,没问题,我马上过去。”

        安心挂了电话,就急匆匆准备离开:“白苏,厉寒声真的出车祸了,我现在去医院了。”

        白苏见状,赶紧拽着她的手:“哎,你等等。”

        “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安心没时间多说,直接冲出了白苏的家门。

        白苏看着安心急匆匆的样子,眉头蹙起来了。安心连话都不让她说完,这是多在乎厉寒声啊!而且这丫头真搞清楚情况了吗?现在封星河也回来了,安心到底打算怎么处理啊?别闹出事来才好。

        这会儿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说,但安心不在她面前,她也没法说了。她决定等下次安心来,一定得好好跟安心说清楚,她可不想看见这个傻丫头陷在里面,然后受到伤害。

        安心赶到医院急诊室的时候,手术室的灯还亮着。

        厉寒声的助理骆浩峰在手术室外面等着,他浑身沾满了血。因为上次安心跟着小陌去过集团,所以这会儿她见到人也认识。

        “骆助理,厉总怎么样了?”

        骆浩峰面色凝重:“厉总还没出来,我也不清楚。”

        “你身上的血迹都是厉总的?”骆浩峰看上去没有受伤,安心指着他身上大块的血迹问道,心狠狠揪成了一团。

        骆浩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迹,解释道:“这些不是厉总的血,是车祸另一方人的。当时我并不在车上,这是后来我去现场处理的时候,帮忙将对方抬上救护车时沾上的。”

        她听到不是厉寒声的血,一颗心放下来了一些,只是看着手术室亮着的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

        因为什么都不能做,所以这样干等着她更觉得煎熬,也不知道厉寒声受的伤严不严重。

        过了一会儿,厉家别墅的管家也匆匆到了,对安心道:“安小姐,厉总出车祸的消息董事长和夫人那边还不知道,小少爷那边也瞒着。只是正巧赶上别墅仆人请长假回家,我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来照顾厉总,只能麻烦安小姐了。”

        “不麻烦,毕竟我也是他的员工。”照顾小陌和照顾厉寒声,应该没多大区别吧?

        “那就多谢安小姐了。厉总日常要换的衣服和要用的东西我都放在病房里了,还麻烦安小姐到时候帮厉总换下衣服。三餐我会定时让司机送来,这会儿我还要赶去小少爷那边,毕竟小少爷很可能会发现不对劲。”

        管家想到猴精猴精的小少爷,也觉得有点头疼,这很不好骗啊!

        “您快去忙吧,这里有我。”安心立刻应了下来。

        管家匆匆走了,她又坐在手术室外继续等着。她大概等了半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一张推床被推了出来。

        安心立即上前,便看见往日倨傲矜贵的男人此刻闭着双目,额头身上都绑着绷带,被人推出来了。他身上的衣服凌乱脏污不说,面色也苍白如纸,看起来很虚弱。

        她的心紧紧揪着,很不好受。

        她愣愣地看着厉寒声,忘了做出反应。

        “安小姐,你让让。”身边传来骆浩峰的声音。

        安心回过神来,赶紧让开,一路沉默地跟着推床进了安排好的vip病房。

        骆浩峰将一切处理好后,对安心道:“厉总突然出车祸,对公司影响很大,我必须回公司处理事情,医院这边就麻烦安小姐照顾了。”

        安心恢复神志,颔首应道:“骆助理赶紧去忙吧。”

        骆浩峰点点头,便离开了。

        之后,病房内只剩下安心以及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厉寒声,其间,有护士进来检查了几次,换点滴或者量体温。

        半夜,安心坐在病床边,手撑着头打瞌睡。忽然,她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厉寒声的身上。

        她瞬间惊醒过来,四处检查自己有没有压到厉寒声身上的伤口,却发现厉寒声的身体十分烫手。

        他的脸通红,眉心紧蹙着,显然烧得很难受。

        她赶紧按了床头铃,叫来医生。

        厉寒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看不太清楚周围,只听到一道温柔的声音在跟他说话,很温柔,能安定人心。

        “你发烧了,我已经给你叫了医生,别担心,会好起来的。”安心站在床边,抓着他的手轻语。

        厉寒声眼前模糊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映照出一张焦急担忧的脸。

        白皙的皮肤,小巧的五官,她大概是有些疲倦,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

        是她。

        安心看见他睁开眼睛,惊喜道:“你醒了,我去看看医生来了没有。”

        她转身想走,可是手被厉寒声牢牢抓住了。厉寒声的力道很大,让她挣脱不开。

        她抬眸对上厉寒声的视线,心开始怦怦跳动。

        这时,医生已经进入病房,问:“病人哪里有问题?”

        “发烧了,很烫。”安心赶紧回答,只是手依旧被厉寒声紧紧握着。

        接下来医生给厉寒声打了退烧针,检查结束后对安心道:“手术结束很容易引发炎症,发烧是正常的,不过温度太高对病人身体也会造成危险。这样吧,我让护士端盆水拿条毛巾来,你给他的全身擦拭一下,物理降温能快点。”

        “好。”安心只能点头。

        医生和护士都出去了,病房里变得很安静。

        自从厉寒声醒来,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安心身上,看得她心慌不已。

        “怎么是你?”男人忽然开口,但因为高烧,他的声音很沙哑。他说完,蹙了蹙眉,似不太满意。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嗓子好似要烧起来一样。

        “管家说别墅用人请假了,腾不出人手,让我帮忙照顾你。”她解释,“我喂你喝点水吧。”

        床头有凉好的白开水,她拿起来想要喂他,却发现有些不敢动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喂。

        “我自己来。”他忽然撑起了身体,看得出来很吃力。

        “你慢点。”她反应过来后,赶紧上前,换了一个姿势,坐在了他的身后。

        安心面对男人投来的疑惑目光,补充了一句:“你靠着我的肩膀吧。”

        厉寒声瞥了她一眼,最终没说什么,将自己高大挺拔的身子靠在了她瘦小的肩膀上,却没用尽全力,怕把她压伤了。

        女人的身体带着一股独有的馨香柔软,她的发丝因为她垂头的动作滑落,在他胸口的肌肉上滑过,痒痒的带着酥麻感。

        她小心翼翼地将水杯递到了他的唇边。

        厉寒声这才发现,这女人的手也小得可怜,骨架比一般的人小,大概只有他的一半,还真是柔弱得过分。

        清凉的水滑入喉咙,一点点抚平燥热,直到将一整杯水喝完,厉寒声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安心见他喝完了水,便将空杯子放下,小心地将他扶着躺平。

        “还要喝水吗?”她问。

        厉寒声摇了摇头,睁开眸子,眼神依旧灼灼发烫,问她:“小陌呢?”

        “管家说小陌被送去董事长和夫人那儿了,下午我是直接来医院的,没见到小陌。”她摇了摇头说。

        厉寒声听了后眉头拧了起来,似乎对她这回答不满意。

        刚刚他那样盯着她,只是因为看见她没陪着小陌,所以不满吗?

        安心不由得呼出一口气,看来是她想多了,只是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气氛正有些尴尬,这时,护士端来一盆水,又拿来了一条毛巾,她教安心怎么用后,便离开了。

        “我要给你擦擦身体了。”安心拿着毛巾的手有些颤抖,厉寒声这么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嗯。”厉寒声应了一声。

        安心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能闭上眼睛吗?”

        厉寒声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两人四目相对,安心别过羞红的脸蛋,不好意思地解释:“你看着我,我有些没法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