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寒声,请多指教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全是意外

第六章 全是意外

        1

        “真的吗?”

        “你觉得我会骗你一个四岁小孩?”厉寒声语气一沉,似是被质疑而不高兴。

        可小陌偏偏吃这招,点着小脑袋道:“你说得也是,我这么聪明,你怎么骗得到我。”他说完瞬间收起了眼泪,还淡定地抬起小手擦了擦脸。

        他秒变的表情让人哭笑不得,安心和管家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厉寒声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抬起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不过口说无凭。”小陌扬起了小脑袋瓜。

        “那你想怎样?”厉寒声问。

        小陌鼓着脸思考了一下,立刻有了主意:“我们拉钩,拉钩了你就不能反悔了。”说着,他伸出了右手的小指头。

        厉寒声看着小陌伸出的小手,似有些无奈,也伸出了右手,只是他的手指是小陌的几倍,他几乎勾不住,只能包着小陌的小手摇了摇。

        “可以了吗?”他问。

        “可以了。”小陌如捣蒜般点点头,样子可爱极了。

        小陌好几天没见到厉寒声和安心,赖着不肯走,这边有陪护的床,也不担心他没地方休息,管家便先离开了。

        有了小家伙在,安心也不觉得那么尴尬了。

        此刻病房里充满欢声笑语,好似他们真的是一家三口。

        只是小家伙没安分多长时间,很快就原形毕露了。

        这时,他窝在安心的怀里问:“妈咪,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跟老爸的关系进展得怎么样?”

        “什么进展?”安心满脸尴尬。

        “妈咪,你就不要骗我了。”小家伙一脸“我全部知道,你们骗不了我”的表情:“管家伯伯都跟我说了,让我去爷爷奶奶那里住,不要打扰你们。”

        安心的脸瞬间爆红,所以管家是用这个理由骗住小陌的?

        “小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你爸爸并没有那样,你老爸还受伤住院呢!”

        小陌却依旧不信,抬起小手酷酷地摇了摇,说:“那我不在的这几天,妈咪是不是跟老爸待在一起呢?”

        “这倒是没错。”

        “那有没有第三个人呢?”小陌继续追问。

        “虽然大部分时间是,但是医院还有医生和护士,骆浩峰也每天来医院汇报工作。”

        “那不就是独处吗?你别看我是小孩子,就想欺骗我。”

        安心:“……”

        小陌认定了他不在的时间里,安心跟厉寒声独处了,让安心无法反驳。

        “妈咪,那你跟老爸亲亲了吗?”小家伙一脸八卦的表情,盯着安心。

        这问题一下子把安心问住了,她想起之前的那个吻,现在还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妈咪,你脸红了。”小家伙指着安心的脸。

        “没有!”安心着急忙慌地否认,只是怎么看怎么心虚。

        “没有的话,妈咪为什么要脸红呢?”

        安心抬起手拍了拍脸,往左右看看说:“是这房间里太热,对,太热了。”

        “房间里开了空调啊!”小陌转头看了看空调的位置。

        安心:“……”

        这小家伙太精明了,她根本骗不了他。

        一边正在工作的厉寒声听着两人的对话,原本紧抿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看来这儿子没白养,鬼精鬼精的时候对付这小女人也不错,是一个神助攻手。

        厉寒声工作繁忙,住院期间虽然处理了不少工作,但有些事情必须亲自到场,不久他便出院了。

        安心又回归了每天陪伴小陌的生活。

        这天,她约了白苏出去逛街,两个人逛累了,便在一家小餐饮店坐着休息。

        “逛街真是一件累并快乐的事情。”白苏吸了一口奶茶,一脸满足。她抬头看见安心在走神,便说,“喂,你在想什么,今天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你在医院陪了你家大总裁这么多天,把魂丢了?”

        “你胡说什么呢。”安心窘迫地辩解道。

        “我胡说?你看看你这表情,你别忘了我可是一个爱情专家。”

        安心瞥了她一眼,不客气地吐槽:“你只是一个理论专家吧。”

        “理论专家也是专家,你可别小看我。”白苏瞬间瞪大了眸子,表示很不服气。

        “得了,咱们谁还不知道谁啊,你就别在我这儿吹了。”

        “好啊,你不想听我说,就老老实实把你跟你家总裁的事情跟我说清楚。”白苏不依不饶。

        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的确让安心很烦恼,此刻她也想找人倾诉一下。

        安心沉思了片刻,蹙眉问:“你说要是一个男人口口声声说不喜欢你,却吻了你,这是为什么?”

        “什么?”白苏瞬间瞪大了眼睛,激动地摇着她的手臂,“厉总亲你了?怎么亲的?用什么姿势?你快点告诉我,一个细节都不准遗漏。”

        安心转头看着周围不少人投过来的目光,觉得自己向白苏倾诉就是一个错误,于是赶紧捂着她的嘴警告:“你小声点好不好?”

        白苏说不出话,只能一个劲地点头。

        安心终于放开了她,压低声音迫不及待地说:“你快告诉我。”

        “细节没有,你赶紧告诉我答案。”她才不会把自己跟厉寒声接吻的细节说出来。更何况,那画面她怎么说得出口啊!

        白苏瞬间一脸无趣,再次吸了一口奶茶,讪讪地说:“他不喜欢你能亲你吗?”

        白苏看着面前一脸疑惑的安心,继续说道:“你要想知道他是不是喜欢你,这还不简单,试试不就知道了。”

        “怎么试?”

        白苏放下奶茶杯,对着她招招手。

        安心半信半疑地凑过去,白苏在她耳边叽里呱啦一通,说完挑了挑眉:“百试百灵。”

        顿时安心脸上写满了窘字。

        “你这方法还是算了吧。”

        “什么算了,这可是我的经验之谈。”

        “这是你写言情小说的经验,怎么能放在现实中呢。”安心无语。

        “你懂什么,小说素材都来源于现实好不好。”白苏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认真地看着她,“不过,你这么想确定厉总是不是喜欢你,你是不是喜欢上厉总了?”

        喜欢厉寒声?安心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心就好似小鹿乱撞开始怦怦乱跳。

        她连忙摇了摇头,怕被白苏看出心思,佯装镇定地说:“哪有,我才没有喜欢他,我只是想着还有两个月,总这么暧昧不清也不行,早点弄清楚比较好。”

        白苏点点头,眼睛看向挂在餐厅里的大屏幕电视说:“不过以我过来人的经验可以告诉你,爱情来的时候你可能意识不到,但你失去的时候肯定就知道了。”

        难道这段时间她心慌意乱是因为爱上了厉寒声?不可能的,她不可能喜欢厉寒声的,她不可能会喜欢上一个明知道没结果的人,而那些意外的吻,是一个女人都会心慌意乱。

        “啧啧啧,你说为什么有些女人天生就这么完美呢?”

        安心忽然听到耳边白苏的感叹有些蒙:“啊,你在说什么?”

        白苏抬了抬下巴,让她看电视。

        安心抬眸,发现电视正在播放国外的时装周,所有的模特都是外国人,可只有一个是黑发黑眸的华人,她五官精致独特,气质超然脱俗,站在一群外国超模面前毫不逊色。

        安心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白苏感叹了半天,结果没听到回应,诧异地回头,却见安心正低头喝奶茶,说道:“你怎么一脸冷淡啊!”

        “跟我又没关系。”

        “你该不会不知道她是谁吧?”白苏倾身凑近她。

        2

        安心摇摇头:“我为什么要知道她是谁?她很有名吗?”

        “她很有名好不好,她可是中国走到国际模特舞台上为数不多的超模之一,名叫周雅韵。”白苏滔滔不绝,“听说她原本有一个富豪男友,但为了能在事业上走得更远,毅然决然地跟富豪男友分手了,比起那些为了嫁入豪门放弃事业的女明星,这种独立发展事业的女人更让人敬佩。”

        “这些八卦消息谁知道是真是假,你呀,也少看点八卦。好了,我差不多到时间去接小陌了,我们散了吧。”安心站起来,准备离开。

        “哎,反正今天我没什么事情做,我陪你一起去幼儿园吧。”

        白苏提起自己采购的大包小包,匆匆跟上了安心的步伐。

        另一边。

        厉寒声坐在办公室里,面前的电脑屏幕打开着,上面正是一场国外的时装秀。

        厉寒声看着台上那个骄傲自信的女人,身体微微前倾,然后将页面关了。

        接着,骆浩峰进来了,向厉寒声汇报工作。

        汇报完毕后,骆浩峰没有马上出去,而是站在原地,有些迟疑。

        “还有事?”厉寒声抬头瞥了他一眼。

        骆浩峰小心翼翼地开头道:“之前我接到了周小姐的电话,她说近期想要回国,又知道我们集团在找新的代言人,她说愿意免费当我们集团的代言人,想让我转告您这个消息。”

        “集团不缺代言人。”厉寒声语气冷漠。

        “是。”骆浩峰不敢多谈这个问题,“那我去回绝周小姐。”

        厉寒声没说话,直接拿起一份文件翻看,只是等骆浩峰出去后,他翻到最后一页,才发现已经签过字了,这是一份处理过的文件。

        他松开手,将文件放下了,接着又抬起手,右手拇指和食指掐着,捏了捏眉心,侧眸看向办公桌上他跟小陌的合照,最终按下内线,吩咐道:“今天,我提早下班,你安排车子,我要去幼儿园。”

        安心和白苏到达幼儿园的时候,门口已经等候了很多来接孩子的家长,到处是豪车。

        “果然不愧是贵族幼儿园,这里都能办车展了。”白苏看着那些豪车感叹。

        到了放学时间,安心带着白苏一起刷卡进入幼儿园,来到小陌的教室。

        “妈咪。”安心刚出现,小陌就看见她了,直接冲进了她怀里。

        “哇,小帅哥。”白苏眼睛都看直了。

        虽然白苏听安心说过这小家伙长得很帅,但没想到真人比想象的更萌。于是她弯腰露出狼外婆般的笑容:“小家伙,我是你妈咪的好朋友,我叫白苏,我也来当你的妈咪好不好呀?”

        “我只有一个妈咪,才不要其他的妈咪呢。”埋在安心怀里的小陌探头看了白苏一眼,然后利索地收回视线。

        “妈咪,这个一脸花痴的女人是谁啊?”

        白苏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瞬间失血过多,生无可恋。

        安心忍不住笑了起来,低头在小家伙脸上亲了一下,说:“这个真是妈咪的好朋友,你叫她阿姨就行了。”

        小陌被安心一亲,小脸立刻泛红,害羞地重新躲进了安心的怀里。

        “好萌好萌。”刚被打击的白苏被萌了一脸血,瞬间满血复活,凑过去说,“小家伙,我当不成你妈咪,你也别叫我阿姨,叫姐姐就行了。”

        安心和小家伙一起翻了一个白眼。

        “你能别装嫩吗?”安心吐槽。

        可爱的小家伙点头赞同:“阿姨,你的确很老了。”

        连连受挫的白苏垮下脸,哀怨地盯着安心说:“这家伙其实是你亲生的吧。”否则他怎么对安心这么亲,对她这么刻薄呢?

        “哼,我不许你挑拨我们母子关系。我虽然不是妈咪生的,但我最喜欢妈咪,妈咪也最喜欢我了。”小陌抱着安心的大腿,对白苏一脸仇视的表情。

        安心的脸上也一直带着笑容,她觉得小陌说得很对,虽然他们两人不是亲母子,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却也有了真母子感情。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认输,是我错了。”白苏连连道歉讨饶。她惹不起,惹不起呀!

        她这才赢得了小家伙的原谅。

        安心牵着小家伙的手往幼儿园外面走,旁边跟着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白苏,她不时地盯着小陌,一副想跟小陌亲近又不敢的样子。

        安心见白苏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弯腰和小陌商量:“宝贝,虽然这个阿姨居心不良,但她毕竟是妈咪的好朋友,你给点面子好不好?”

        “喂,谁居心不良了。”白苏在一边不满。

        不过安心和小家伙都没理她,小家伙瞥了她一眼,点着小脑袋说:“既然妈咪开口了,我就给这个面子了。”

        白苏闻言,瞬间两眼放光,顾不得被人说居心不良,露出自认为甜美的笑容。

        “阿姨好。”小陌不情不愿地吐出这三个字。

        白苏期待的笑容消失:“就这样啊,不应该来个亲亲吗?就算没有,也可以来个拥抱啊!”

        “好了,别玩了,咱们赶紧出去吧。”安心拉着白苏道。

        三人一路打打闹闹出了幼儿园。白苏就是对小陌好奇,她总不可能跟着安心一起去厉家,于是挥了挥手跟两人道别,打了车就先回去了。

        这边安心牵着小家伙的手正准备上厉家来接送的车,此时另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开了过来。

        安心还没反应过来,小陌便眼前一亮,叫了一声:“老爸。”

        下一瞬,后车窗滑下,车内便露出了厉寒声沉静的脸,他的视线缓缓扫来,只一个眼神就让安心心跳忽然加速了。

        他的视线又投向小陌身上,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个笑容。

        因为厉寒声的腿还没彻底好,所以他没有下车。司机下来打开了车门,安心先扶着小陌上去,然后自己也坐了上去。

        车缓缓驱动,小陌开心地抱着厉寒声的胳膊说:“老爸,你怎么会突然来接我?”

        “今天我没什么事。”厉寒声说完抬头扫了安心一眼。

        现在安心面对厉寒声会全身不自在,她尴尬地与他对视了一瞬,立即收回了目光。

        一路上,车厢内只听见小陌叽叽喳喳的声音,似乎厉寒声和安心一起来接他放学让他很开心。

        今天,厉寒声的耐心似乎很好,不管小陌说什么,他都很温柔地应答。

        安心一路安静地坐着,有些疑惑地偷瞄了厉寒声一眼。

        虽然厉寒声一直对小陌很好,但是她见过两人相处的模式,厉寒声并不会对着孩子事事温柔依顺,反而要求严格,有时候还有些针锋相对。

        今天他这样,其实有些反常。他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夜晚。

        安心陪着小陌玩了一会儿,等他睡着后,她帮他盖好被子才从他房间里出来。

        她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路过厉寒声的房间时,却见他的房门没关好,留了一条缝。她从门缝里偷偷瞥过去,看见他有些艰难地准备拄着拐杖起身。

        她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厉寒声的声音。

        安心推开门,有些尴尬,手不知道往哪里放,捏着自己的衣角支支吾吾:“你的门没关好,我路过,所以你需要帮忙吗?”

        “进来吧。”

        安心走到他身边,抬起手试探地扶住了他的手,他便借着她的力气站起来。

        突如其来的重量让安心一时没做好准备,她非但没有将人扶起来,反而一个脱力,让厉寒声重新跌坐了回去,她自己也因为拽着他的手,一起倒了下去。

        安心跌倒在他身上,这个姿势很暧昧,安心柔软的胸口贴着他宽厚的胸膛,隔着薄薄的布料,她能清楚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

        男人身上的温度传递过来,让她觉得浑身发烫。她接触到男人的视线,他的眼神如海洋般深邃,漆黑的瞳仁里映出她的样子,好像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了。

        她的脸一点点泛红,心“咚咚咚”不受控制地快速跳动。她窘迫,尴尬,不知所措。

        这个场景十分暧昧。

        “你躺在我身上很舒服?”这时,男人薄唇微启,声音清冷。

        3

        因为两人距离太近,所以他说话时嘴里呼出的气息落在她的鼻尖上,痒痒的,带着酥麻感。

        安心的脸瞬间爆红,像煮熟的螃蟹壳似的。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就起来。”她手腕用力,胡乱找着支撑点,最后手撑在了他的胸口上。

        “喀喀。”头顶传来一声轻咳,厉寒声咬牙,话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你的手往哪里搁?”

        “啊!”安心惊呼了一声,手瞬间移开,却忘了自己的脚没有支撑点,手刚一移开,身体再次脱力重新倒了下去,双唇直接撞在了他的唇上,因为力道过重,她还听到碰到牙齿的声音。

        “啊!”这一下撞得厉寒声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瞪圆了眼睛盯着面前这个女人。

        她身上的清香好似勾人的罂粟花,一缕缕往他鼻子里钻,在挑战他忍耐的底线。

        该死,这女人真不是故意挑逗他吗?

        安心原本就很紧张,没想到越紧张越出错,还发生了如此尴尬的事情。

        她有些慌乱,想解释,想道歉,可对着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瞬间脑袋一片空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于是赶紧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转身就跑。

        大概是安心的力道有些大,她听到身后的厉寒声闷哼了一声,她迟疑了一瞬,却实在没有勇气回头,只能匆匆逃了出去。

        安心回了自己房间,关上门,背靠着门板,抬起手捂着自己的唇,有些没回过神来。

        第四次接吻了。

        她跟厉寒声之间的亲密举动越来越多,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心慌意乱。

        难道她真的喜欢上厉寒声了?

        她抬起手抓着头,有些狂躁。忽然外面传来“砰”的一声响,她想起逃走的时候厉寒声发出的痛哼声:难道自己又压到他的腿了吗?

        她纠结了好一会儿,最终一咬牙,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厉寒声的卧室门开着,她冲到卧室门口,便看见他还坐在地上。

        于是她赶紧上前,伸出手想要扶起他,强调道:“我只是扶你起来,这次你别想歪了。”

        “你要是不乱动,我就不会想歪。”

        安心满脸窘迫,接着她万分小心地将厉寒声从地上扶了起来:“你要干什么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你确定要帮我?”

        安心愣了一下,老实点头:“是啊!”

        “我洗澡,你也帮我?”

        “轰”的一声,安心整张脸都红了。

        “洗……洗澡……”她有些艰难地吐出这个词,然后觉得这个房间十分闷热,她接着说道,“抱歉,这个我可能帮不了你。”说完忽然反应过来,“你的伤还没好,怎么能洗澡?”

        厉寒声闻言,有些嫌弃地看了自己一眼。自从住院,他就没洗过澡,自己都能闻到身上的一股味道。

        厉寒声本来就是有些洁癖,十分爱干净的人,他在医院没办法洗澡,回来了自然是想要洗的,只是这事看似简单,实际操作却很困难。

        他绷着一张脸,这澡他是非洗不可了。

        “你去帮我叫管家。”他淡淡地说,这种事情还是让男人来比较方便。

        “哦,好。”安心点头,匆匆去了。

        只是她找了一圈没找到管家,然后给管家打了一个电话才得知,管家家里临时有事,而且一般晚上他也不留宿在厉家。

        于是她折回来将这个结果告诉了厉寒声,他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要不我给你放点水,你擦一下?”她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嗯。”厉寒声十分不爽地应了一句。

        安心尴尬地进入浴室,先给浴缸放好了水,又在旁边放了一张凳子,一一检查洗浴用品和毛巾有没有摆放齐全后,这才出去。

        厉寒声正坐在床上等着安心。

        她出来的一刹那,有一种这男人在等她上床就寝的错觉。

        她赶紧晃了晃头,将刚刚胡乱的想法甩出了自己的脑海。

        肯定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她产生了幻觉。

        “水放好了,你可以进去洗漱了。”她脸红道。

        这时,厉寒声自然地伸出手,安心却仍然低着头没动。

        “过来。”厉寒声蹙眉。

        “干吗?”她正为刚刚自己的念头感到懊恼。

        “扶我。”男人淡淡道。

        安心这才反应过来,这男人因为自己走路摔两次了,她再不扶着点,说不定他又要摔跤。

        于是她走到他的身边,将他的一只胳膊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小心,走慢点。”她低头注意着他的脚步,缓慢地配合着。

        厉寒声侧眸,便看见她小巧精致的侧脸,她因为用力,脸颊都泛起了红色,白里透红非常好看。

        此刻,她正努力地扶着他,怕他摔跤。

        他慢慢地将自己的重心移开了点,尽量让自己身体的重量不要压在她身上,毕竟她这么瘦瘦小小,他怕把她压坏了。

        两人配合着,最后安心顺利地将厉寒声送到了浴室里的椅子上坐下。

        “好了。”安心累得直喘粗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那你自己一个人慢慢擦,我先出去了,等你好了再叫我。”

        “嗯。”厉寒声淡淡地应了一声。

        安心出去后,厉寒声一个人坐在那儿,先伸手摸了摸浴缸里的水温,不烫不凉,旁边的毛巾、牙刷等洗浴用品都放在距离他手臂长的位置,只要他一伸手就能拿到。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细心。

        浴室外。

        安心将门关上后,一个人在厉寒声的房间里等着,男人的房间是灰色的色调,看起来冷硬而没有温暖。

        她想到厉寒声对小陌的种种温柔,又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等待的时间显得格外无聊,她便四处走走逛逛。男人的床头放着一本书,上面写了一串她看不懂的语言,不是英语,也不知道是哪国语言。

        她一脸奇怪地拿起书翻开。

        她随意翻了翻书,结果手翻开某一页的时候,忽然从中掉了一张照片出来。

        她吓了一跳,着急忙慌地弯腰捡起照片。在她准备将照片放回书里前,无意中瞥到了照片里的人。

        这是一张厉寒声和一个女人的合照,厉寒声穿着白色夹克,下身配牛仔裤,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如果不是脸相似的话,安心真的很难将照片上的厉寒声和现在的厉寒声联系起来。

        自从她认识厉寒声,记忆中这男人总是一身正装,脸上的表情总是很严肃,她很少看见他笑,除了对待小陌的时候带着点温情,其他时候都是冷冰冰的。

        莫非这是小陌的妈妈?

        4

        她的心不由得颤了一下,有种难以描述的复杂和难受感从心头一圈圈泛开。

        这女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当安心拿着照片发呆时,浴室里传来厉寒声的声音。

        “啊,你出来啦。”她匆匆回了一句,将照片胡乱地夹在书里面,把书放回原位后,就去了浴室。

        浴室内,厉寒声已经穿好了衣服,他见她进来了,不满地问:“怎么这么慢?”

        “我……”她心慌得支支吾吾。

        厉寒声盯着她的眼神幽深,倒是没对她的态度说什么,对着她伸出手道:“扶我回去。”

        安心听话地上前扶着他,等将人安置好后,她轻声说道:“好了,你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她的手腕忽然被厉寒声拽住了,她回头,便见厉寒声坐在那儿看她。

        奇怪,明明这男人坐着,她站着,应该是她俯视这男人,结果她有种被他俯视的感觉。

        “谢谢你。”

        “不……不用谢。”她慌乱地摆手,“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而已。”说完,她飞快地抽出自己的手,直接落荒而逃。

        厉寒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里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其实逗逗她也不错。

        安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对自己刚刚的行为懊恼得抬手拍头。

        她刚刚实在是太不淡定了,这样下去她该怎么办啊?离合约结束还有两个月呢!

        她跌坐在床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因为这事,她又失眠了,翻来覆去地,脑海里总浮现那张照片,忽然她灵光一闪,倏地坐了起来,赶紧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个名字。

        “周雅韵”三个字一出现在百度上,就出现了一连串的资料。安心盯着手机上面的照片,总算知道为什么她看见那张照片上的女人会觉得眼熟了。

        原来照片上的女人是下午逛街的时候,白苏说过的名模周雅韵。

        “这么说来,周雅韵的那个富豪男友其实是厉寒声。”她瞪大了眼睛。

        “可是不对呀,小陌不是说他刚生下来妈妈就过世了吗?既然这样,周雅韵就不是小陌的妈妈,那么厉寒声其实还有其他女人?”

        “他果然是一个渣男。”

        她重新躺了回去,愤愤地看着天花板,心里不知为何闷闷的,非常难受。

        翌日。

        安心起来去餐厅的时候,厉寒声已经坐在那儿了。

        安心想到昨晚的那个猜测,一句话都没说,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早安。”厉寒声正在看报纸,听到动静,放下报纸,看了她一眼。

        “早。”安心头也没抬,声音闷闷的,充满了不开心。

        厉寒声诧异地瞥了她一眼:奇怪,昨晚她还好好的,怎么睡了一觉,她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

        只是他对女人的心思一向摸不透,蹙了蹙眉后,便抛诸脑后了。

        这时,小陌在管家的带领下从楼上下来了,“噔噔噔”跑过来:“老爸早安,妈咪早安。”

        “你的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路要好好走,不要跑。”厉寒声教训了一句。

        “哦。”小陌噘了噘嘴,倒是没唱反调,放缓步子走到了安心的身边。

        安心对着小家伙笑:“早安,小陌。”

        “妈咪,早安吻。”小家伙抬起自己的一边脸颊。

        安心从善如流地在他白白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我也要亲妈咪。”

        两个人腻腻歪歪,亲来亲去,倒显得坐在主位的厉寒声成了外人。

        “哼。”厉寒声放下报纸,冷冷地说,“吃早餐。”

        小陌小心地瞄了厉寒声一眼,小手侧着,在安心耳边小声说:“老爸肯定是吃醋了,他这个人最要面子了。”

        “嗯?”厉寒声似乎听到了什么。

        小家伙浑身打战,跑到安心身后躲着,嘻嘻笑道:“老爸,妈咪说也要给你早安吻。”

        “我没有。”安心吓了一跳,这小家伙说什么呢!

        安心惊慌地看向厉寒声,发现这男人正意味深长地打量她,一副有点期待的样子问道:“你要给我早安吻?”

        安心:“……”

        旁边的小家伙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

        安心一张脸都窘红了,她真要被这小家伙害死了。

        “小孩子说的话怎么能当真,我绝对没有这个想法。”她连连摆手,说完暗中瞪了小家伙一眼。

        小陌露出无辜的表情,睁着圆圆的眼睛问安心:“妈咪,你都给我早安吻了,为什么不给爸爸一个?”

        安心被厉寒声看得头皮发麻,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解释道:“小陌,大人和小孩之间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不就是亲亲吗?”

        “我对小陌做这样的事情,是长辈对晚辈的喜爱,可是妈咪要是对你爸爸做这样的事情,很容易被人误会的。”

        “误会什么?”小家伙这是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误会我喜欢你爸爸。”

        “那你不喜欢我爸爸吗?”

        “啊……”这个问题让她怎么回答呢?

        要是她回答“不喜欢”,当事人就在旁边,感觉有点瞧不起人,可要是说“喜欢”,她被嘲笑自作多情怎么办?到时候她怎么下台啊!

        一大一小对话的时候,厉寒声就在旁边听着,原本他没怎么在意,可小陌突然问了这个敏感的话题,他的耳朵悄悄竖了起来。

        他倒是想听听看,这女人对他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妈咪,这个问题这么难回答吗?”小陌见安心没回答,接着追问。

        她果然是一个不善于变通的人,竟然被一个四岁小孩问倒了。

        可是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回答不好可是会出问题的。

        她喜欢厉寒声吗?她默默在心里问自己,然后摇了摇头。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喜欢上厉寒声这样的大渣男呢?他不仅有一个名模前女友,而且最重要的是,小陌的妈妈另有其人。

        “也没有那么难回答啦!”

        “那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小陌追问道。

        她被追问得没办法,忽然灵机一动:“当然喜欢了。”

        旁边的厉寒声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只是嘴角刚上扬到一半,下一瞬就僵住了。

        安心接着道:“不过,我对你爸爸是那种员工对老板的喜欢,是尊敬,对,尊敬。”

        自认为安全过关的安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却没注意到厉寒声的眼神瞬间黯了下去,性感的薄唇紧抿着。

        “食不言,你的礼仪老师没教过你吗?”厉寒声忽然冷冷地开口。

        “知道了,老爸。”小陌立刻正襟危坐。

        安心也被说得有些脸红,虽然厉寒声是教训小陌,但她总觉得他在说她一样。

        小陌偷偷用鄙视的眼神瞥了厉寒声一眼:真是一个小肚鸡肠的老爸,妈咪说不喜欢他,他竟然拿小孩出气,真是没出息。

        这么没出息的老爸,妈咪不喜欢也是正常的。

        吃这顿早餐时,安心总觉得冷飕飕的,好像有空调在吹冷风,只是她找了一圈,没找到出风口,便耸耸肩作罢了。

        用完餐后,小陌乖乖放下餐具,又优雅地用餐巾布擦完嘴,看向厉寒声:“老爸,我吃完了。”

        “说。”厉寒声头都没抬,就知道小陌想要做什么。

        “老爸,今天下午我们班举办亲子活动,老爸妈咪都要到哦,昨天我忘记说了。”

        “我会准时过去。”厉寒声颔首应道。

        “还有妈咪,你也要到哦!”小陌又不放心地叮嘱安心。

        安心诧异道:“我也要去吗?”

        “那当然了,这是一家三口的活动,我才不要成为只有老爸没有妈咪的人。”

        安心听到这个,心头一阵酸涩,不忍拒绝小陌。

        “中午你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接你。”厉寒声对着安心叮嘱了一句,便在管家的搀扶下起身前往公司。安心也准备送小陌去幼儿园。

        车在柏油马路上平缓行驶,安心出神地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眼底浮现一缕惆怅。

        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忍不住喊道:“小陌。”

        “妈咪。”小陌回头对着她甜甜地笑。

        安心抬起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每次她看见他露出这么可爱的笑容,便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他。

        “小陌,你对你的亲生妈咪还有印象吗?”

        小陌闻言,有些失落地垂下头,摇了摇头说:“爷爷、奶奶和爸爸都告诉我,我一生下来,我妈咪就死了,我还看了当时的行车记录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