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寒声,请多指教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最好的爸爸

第七章 最好的爸爸

        1

        “行车记录仪?”安心疑惑。

        “嗯。”小陌点了点小脑袋说,“我妈咪是出车祸早产的,她生下我后就死了。”

        安心心头一颤,越发心疼小陌了。

        她没想到,小陌竟然是这么出生的,然后赶紧上前,伸出手将小陌拥在怀里,摸了摸他的头安慰。

        “妈咪,我没事的,你不用安慰我。”小陌扬起小脑袋说,“虽然我对我的亲生妈咪没有印象,但我知道她肯定是很爱很爱我的,更何况现在还有你和老爸陪我呢!”

        孩子越是这么懂事,安心就越觉得心疼。

        小陌小小年纪,好似看透人生了。

        这时,她又想起了周雅韵,继续问道:“那你老爸以前有没有喜欢的女朋友?”

        “嗯。”小家伙一下坐正了身体,觑着安心道,“妈咪,你是不是在打探老爸的情报啊?”

        安心脸都红了,她这也算打探情报吧。

        “你还说不喜欢老爸。”小家伙一脸“我什么都明白”的表情,让安心有点窘迫。

        只是这会儿安心懒得跟小家伙讨论喜欢不喜欢的话题,追问:“那到底有没有?”

        “有啊!”小家伙利索地点头后,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说,“你别看我才四岁,但老爸的情史我全部知道哦。”

        “那你说说看。”

        “你别看老爸一副很正经的样子,其实他很单纯的,尤其是在女人身上。”

        “是吗?”安心有些怀疑地挑了一下眉头。

        小家伙没看到安心的微表情,还以为得到了赞同,非常有兴致地谈论起自己老爸的情史。

        安心从小陌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总结出:原来厉寒声从头到尾只有过一个女朋友,厉寒声那时候很喜欢她,就算父母不同意,他也要跟她结婚,不过那个女人不太喜欢小陌,后来就丢下他出国了。小陌一直都觉得是因为自己,才让他沦为单身汉的,就想给自己找一个妈咪,给他找一个老婆。

        安心听得抽了抽嘴角。

        什么叫给自己找妈咪,给老爸找老婆,他还真是人小鬼大。

        不过,她琢磨刚刚的话,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于是蹙眉道:“不对呀,你说的你老爸的女朋友不是你的亲生妈咪吧?”

        小家伙点点头。

        “那你老爸只交了一个女朋友,你是怎么生出来的?怎么着他也该有两个女朋友才对。难道他之前跟你妈咪结婚,你没算进去?”

        “no,no。”小家伙摇摇头,“我之前没跟妈咪说过吗,其实我不是老爸生的。”

        “什么!”安心瞪大了眼睛,这简直颠覆了她的认知。

        她左看右看,小家伙跟厉寒声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不管是外表、性格,还是相处模式,怎么看他们都是亲父子。现在小陌告诉她,他不是厉寒声亲生的,她非常惊讶。

        小家伙做出无奈状,叹了一口气,可爱得不得了,对安心说:“其实我亲老爸跟现在的老爸是亲兄弟啦,听说我还在妈咪肚子里的时候我老爸就死了,反正我一生下来,就被现在的老爸收养了。”

        “为什么?”安心有些不明白。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老爸说,他想让我有完整的家,所以就当了我的老爸。”

        所以,厉寒声才对小陌的任性这么迁就?

        她一直以为,小陌这个找妈妈的游戏,一般大人不阻止就不错了,怎么还会配合,怕是厉寒声想要当好爸爸,但自己又没有经验,才无条件地宠孩子吧。

        她一时间触动很大,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不仅有那种抛弃妻子的渣男,其实也存在着像厉寒声那样为了兄弟的孩子,提早担起责任的男人。

        她一直以来误会他是一个渣男,原来是她太狭隘了,他非但不是一个渣男,还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好男人,她心里顿时涌出了一种复杂的情愫。

        这时,身边的小陌摇了摇她的手,满目期盼地看着她说:“妈咪,老爸真的很好,你就喜欢老爸吧。”

        安心听到小陌孩子气的请求,不禁有点想笑。

        她告诉小陌:“小傻瓜,喜欢不喜欢,可不是说说就能决定的。”

        “那是用什么决定的?”小陌很不服气。

        安心想了想道:“喜欢是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

        “让你心动的感觉。”

        “心动又是什么呢?”

        眼看小陌要变身十万个为什么了,安心抬手点了点小家伙的脑门,宠爱地道:“这个呀,等你长大遇到喜欢的女孩子就明白了,现在幼儿园的老师可教不了你。”

        小陌低头想了想说:“我喜欢坐在我旁边的小花花,她长得漂亮,不过每次我捏她的脸,她都哭。”

        安心:“……”

        没想到这小子不但是一个以色待人的小机灵鬼,还是一个爱欺负人的熊孩子。

        安心教育了一番小家伙,告诉他以后可不能随便欺负别的小姑娘。

        小家伙点头表示不欺负小花花了,以后给她糖吃。

        安心:“……”

        中午,安心接到厉寒声电话的时候,正准备去吃午餐。

        “你在哪儿?”电话刚一接通,手机里就传来厉寒声不容置喙的询问,这是他一贯的霸道语气,简洁明了。

        “我就在幼儿园附近,没走远。”安心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下午就要参加亲子活动,也就两三个小时,她索性在幼儿园附近逛逛,省得来回跑。

        “你把地址发到我手机上,站在那儿等着。”厉寒声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安心看了看黑下来的手机屏幕,有些无语,但她还是将自己所处的位置发了过去。

        大概几分钟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她的面前,显然厉寒声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在附近了。

        后车窗滑下,露出厉寒声俊逸的侧颜,他淡淡道:“上车。”

        “小陌幼儿园的亲子活动下午两点才开始呢,现在才不到十一点,是不是来得太早了?”安心一边觉得奇怪,一边拉开车门上了车。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要午休,一般是睡到两点钟才起来的。这段时间她接送小陌上下学,早就将幼儿园孩子的作息了解清楚了。

        “我知道。”男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而后没说话。

        安心有些无语:既然你知道,还来这么早做什么?只是她看着男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没问出来。

        车缓缓前行,车厢内很安静,两人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听了小陌说的那一席话,安心总觉得再面对厉寒声的时候,感觉不同了。

        她趁着身边人不注意,偷偷觑了对方一眼。

        他一脸沉静,侧脸的线条是上天最精心的杰作,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他穿着一身高档手工定制正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光是坐在这儿,都能给人一种压迫感。不论从外形、金钱还是社会地位看,这个男人几乎可以称得上完美。

        难怪之前小陌找的那些妈咪会将注意力转到厉寒声的身上。

        只是这么优秀的男人,也曾受过感情的伤害。

        不知道周雅韵当初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放弃了厉寒声,毅然决然出国的呢?

        她望着身边这个男人出神,几乎忘记移开目光。

        “你看够了吗?”

        忽然,原本目视前方的男人转过头来,将偷看的她逮个正着。

        “啊?我才没有……”她立即收回视线,脸一红想否认却说不出口,慌乱中点头,又摇头。

        厉寒声拧眉问:“你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她赶紧摇头道,“我是说,我刚刚不是在看你。”

        “哦,那你在看谁?”

        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像在说:你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她谁都没看好不好,她只是在走神。

        显然这个答案一说出去,这男人肯定以为她此地无银三百两,她忽然灵光一闪道:“我是在看你的五官,我发现你跟小陌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

        “那当然,小陌是我儿子,自然像我。”厉寒声骄傲地勾起了嘴角。

        如果不是无意间从小陌嘴里得知了真相,安心肯定不会怀疑两人不是亲父子,而看厉寒声这自然而然承认的架势,这说明他是真心将小陌当成自己儿子了。

        2

        车停在一家餐厅门口。

        “厉总,您是来这儿吃饭的吗?”安心转头看了一眼窗外,有些奇怪地问。

        “来餐厅,不吃饭你说做什么?”

        安心一时接不下话,她其实是想问“为什么带我来吃饭”。

        “下车,扶我。”厉寒声吩咐道,半点都不含糊。

        安心噘着嘴说:“不是还有司机大哥吗,干吗一定要我扶你?”

        她这点力气,哪里比得过一个男人。

        厉寒声闻言,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道:“你也领我工资,怎么,我使唤不动你了?”

        “当然使唤得动,我马上下车扶你。”

        安心秒速扬起笑脸,但心里全是郁闷,她差点把自己也是他员工的事情忘记了。大老板让她扶着,她当然就得去扶啊!

        “来,你把手给我。”

        厉寒声打量了她一眼,觉得有趣,这小女人莫非以为此刻她心里怎么想的还能骗得过他?

        女人低垂着头,纤细小巧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被包裹得紧紧的。

        “腿也要小心,一条一条来。”安心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他受伤的腿上,见他受伤的那条腿移动不方便,她还弯腰小心地帮他挪了一下。

        厉寒声默默地配合着,将大半个身体靠在她身上,这才从车上下来。

        司机已经递了一根拐杖过来,他一只手支撑着,对面前的女人说:“进去。”

        “嗯。”安心点点头,见他能自己支撑身体,便抽出了手,只虚虚地扶着他的一只胳膊。

        掌心的柔软消失,厉寒声不由得有些怅然若失。

        安心和厉寒声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着。在这家餐厅里,用餐的人不是很多,安心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城市街景,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心里很喜欢。

        服务员拿着两份菜单过来:“您好,请两位点餐。”

        厉寒声抬起好看的下颌,让服务员将菜单递给安心。

        “你想吃什么,随便点。”他淡淡道。

        “我真的可以随便点吗?”安心眼里有一丝隐藏不住的兴奋。

        “嗯。”他颔首,眼里带着一抹自己都没发现的宠溺。

        “我点什么好呢?”安心看菜单看花了眼,正要点菜的时候,她看着后面的单价,只觉得心在滴血,就算是一盘素菜,价格都是三位数。她看来看去,最后菜单都翻完了,也没做出决定。

        “只有这本吗?”她有些苦恼地问。

        立在一边的服务员道:“这儿还有一本菜单,是套餐。”

        安心兴致勃勃地翻开另一本菜单,等她看到上面标的价格后都惊呆了。

        虽然她跟厉寒声一起吃饭,肯定不是她付钱,但是她也不想占便宜呀。

        最后,她指着最便宜的a套餐说:“就要这个吧。”

        就这a套餐也要699元,要知道现在她还没拿到工资呢!

        “这个是我们餐厅推出的最优惠情侣套餐,您真有眼光。”服务员夸赞道。

        安心刚端起桌面上的水喝了一口,听到“情侣”两个字差点被呛到。

        “那就来一份这个情侣套餐。”厉寒声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情侣”两个字的语气。

        “好的,请两位稍等。”

        服务员下去了,安心觉得尴尬,只能拿着杯子猛喝水。

        忽然,厉寒声问她:“你怎样才会喜欢我?”

        “噗……”安心把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剧烈地咳嗽着,“喀喀……”她眼睛都红了,看着厉寒声说不出话来。

        他伸出手帮她拍了拍背。

        “对……喀喀……对不起……喀喀……”等安心彻底缓过来后,她才仰起脸问,“你刚刚说什么,我是不是耳鸣了?”厉寒声怎么会问她这么离谱的问题。

        “你的耳朵没出现问题。”男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安心惊悚地瞪圆了眼睛,既然她的耳朵没出现问题,怎么会听见如此玄幻的话题?她不由得扭头看了看外面的天空。

        安心这副探头探脑的样子实在让厉寒声疑惑,他问:“你看什么?”

        “我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东边升起来的。”

        安心下意识回答了一句后,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窘了一下,转头去看,果然看见对面的男人脸都黑了。

        “这话就让你这么惊讶?”男人轻启薄唇,带着点不爽。

        安心老实地点点头,她简直惊讶死了好不好。

        “这可不像你会说的话。”

        “那什么才像我会说的话?”他问。

        安心立刻表情一变,将脸一板,假装面前有文件,一边翻阅,一边严肃点头,然后另一只手做出拿笔签字的动作。她的动作惟妙惟肖,还真有点平时厉寒声工作的架势。

        “就像这样,我觉得你这个大总裁应该是坐在办公室里,签签字发号施令什么的。”

        厉寒声睨着她,心想:我的生命里从来没出现过像安心这样的女人。

        他以往见过的女人无不是用优雅高贵的外形来包装自己,虽然外表美丽,但格外虚假,似是空有外壳的傀儡。对面的女人不一样,真实自然,把最初的样子展现了出来。

        安心学完了厉寒声之后,一个抬头,正好撞上他深邃的眼神,转瞬间,他好似要将她整个人吸进去一般,脸不自觉红了一下。

        “你学得不像。”忽然,对面的男人摇摇头。

        “不像吗?”她觉得挺像的。

        “哪有那么多的合同给我签字,要是这样,我一天光顾着写自己的名字就够了。”厉寒声觉得这女人大概是电视剧看多了。

        安心窘了一下,她就是比喻而已,又不是真的。

        “不过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厉寒声的脑子非常清醒,“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她伪装得这么辛苦,东拉西扯了这么一大堆,这男人竟然还没忘记这事儿,记性还真是好。

        这问题真的让她很为难啊!

        安心满脸纠结,就是说不出一个答案来。

        “这么难回答?”男人挑眉看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男人盯着她的眼神裹着火,滚烫又危险。

        她端起桌上的杯子猛喝了一口水,压压惊后,她才抬头说:“你想听假话还是真话?”

        “都说说看。”男人一摊手。

        安心没想到这男人竟然会因为早上那个无疾而终的话题,中午找她一起吃饭不说,这会儿还这么为难她,她索性豁出去了,咬牙道:“假话就是,你又帅又有钱,只要是一个女人,想不喜欢你都难,那对你必须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虽然厉寒声知道这是假话,但他的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往上勾了勾。

        “真话呢?”他问。

        安心又喝了一口水,杯子里的水已经被她彻底喝完了,她将杯子放下后,狠心道:“真话是,你虽然又帅又有钱,但是对我这种平凡人来说,就像是高岭之花,只能远观不能靠近,否则我还没采到你这朵花,就因为爬悬崖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摔下去,粉身碎骨了。”

        “你把我比喻成了花?”厉寒声的脸色有点黑,他一个大男人能跟花形容在一起吗?而且这女人的话也让他莫名不爽,什么叫她还没采到他,就摔下去粉身碎骨了?

        “这就是一个比喻,你不要太当真。”安心尬笑,她也找不到好的形容词了。

        气氛忽然凝滞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将两人点的餐送了过来。

        在这种餐厅吃饭,就别想分量足,安心看看这份套餐的分量,好似真不够两人吃的。

        正当她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服务员又陆陆续续上了不少菜。

        很多菜是她没点过的,她这才反应过来这男人根本早就点好了餐,让她点就是故意在耍她,亏她还那么纠结。

        安心看看摆在厉寒声面前的大菜,再看看自己的套餐,最后她低头准备吃自己的套餐。

        安心点的菜还没吃进嘴里,男人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将她面前的套餐挪走了,一份精致的汤品放在她面前。

        “吃饭前,先喝汤。”他语气温柔。

        “哦。”她默默地低头喝汤,没敢抬头。

        对面的男人忽然开口:“如果这朵花不是长在悬崖边,而是长在你手边的话,你会采吗?”

        安心听到这话时,准备放到口中的汤不小心洒到了桌子上,她随即放下手中的汤勺,愣怔了一下。

        这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3

        等安心反应过来,才开口回答:“厉总,以后我吃东西的时候,你能别问这么刺激性的问题吗?”

        厉寒声看着她觉得好笑,伸出手在她嘴角擦了一下。

        安心看着他有些脸红,赶紧自己抽了一张纸巾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大概有些人就是天生优雅高贵,厉寒声即使做了这样的动作,也格外好看。他拿着餐巾布擦了擦手,继续问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要命!这男人简直跟小陌一样难缠。不对,他比小陌更难缠,毕竟小陌那么可爱。

        不过问题来了,放在手边的花,她究竟会不会采呢?

        她抬眸看着对面的男人,觉得自己会采手边的花,毕竟都送到自己面前来了,不采白不采,她又不是傻瓜。

        她启唇正准备说出答案,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话。

        “抱歉,我先接一个电话。”厉寒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只是他看着来电显示,愣在了原地,没接电话。

        安心见他半天没动,有些奇怪:“你怎么不接电话?”

        “不是。”男人薄唇微抿,安心明显感觉到这个电话打来后,气氛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他指尖微动,将电话接通,手机放在了耳边。

        “寒声,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甜美的女声。

        大概是手机质量太好了,连带着安心这边也隐约听见了一些声音。

        她喝汤的动作顿了一下,又低下头若无其事地喝着。

        “有事?”男人的语气淡淡的。

        “你连一丝惊喜都没有吗?”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有些伤心。

        “我正在吃饭,如果你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挂了。”

        “不要挂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急忙阻止。

        厉寒声手上的动作顿住了。

        “寒声,我很想你,离开你的这一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根本忘不了你,你就没想过我吗?”

        厉寒声没说话,也没挂电话。

        安心觉得此刻的厉寒声面上平静,其实内心并不平静,同时,她也猜到了是谁打来的电话,想必是他的那个前女友吧。

        她刚刚还有些躁动的心,瞬间平息了下来。

        果然,就算是送到手边的花,也是带刺的那种,并不好采。

        厉寒声举着手机停顿了一会儿后,还是将电话挂断了。

        安心已经将面前的一碗汤喝完了,见他接完了电话,问道:“厉总,你还要不要听我的答案?”

        厉寒声明显走了一下神,才道:“你说。”

        “不采。”这次不等厉寒声说话,她就急急解释,“因为送到手边的花,也可能是带刺的,我这个人历来胆子小,害怕受伤。”她一语双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厉寒声愣了一下,随后便没再追问。

        后面两人没再说一句话,安心觉得心里闷闷的,厉寒声也有些心不在焉,最后这顿饭在沉默中结束。

        下午两点,两人准时参加小陌的幼儿园活动。

        小陌非常骄傲,小下巴抬得高高的,享受着众人羡慕的目光,还不时炫耀:“我老爸帅吧,我妈咪美吧!”听得安心尴尬死了,不过这才是小孩子。

        忽然,有个很漂亮的小女孩跑过来,看着厉寒声说:“小陌,你爸爸长得真好看。”

        “那是。”小陌傲娇极了,想了想觉得应该安慰一下她,“花花,你爸爸虽然比我老爸差了那么一点点,但还算可以的啦!”

        安心听了这话有些忍俊不禁,原来这就是小陌喜欢就要欺负的花花啊!

        花花听了小陌的话不为所动,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一直盯着厉寒声看,她忽然语出惊人道:“小陌,我想跟你换一个爸爸。”

        “不行,老爸是我的,我才不换呢!”小陌一下着急了,拦在厉寒声面前,张开两只小手,像母鸡护小鸡一样。

        只是这只母鸡有点小,小鸡有点大,母鸡根本护不住小鸡。

        小姑娘闻言,嘴巴噘了噘,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孩子的爸妈赶紧过来,连连道歉,尴尬地将孩子带走了,显然他们也听到了刚刚的对话。

        小陌噘嘴,扭头看了厉寒声一眼,非常不服气地说:“都怪你,小花花都不喜欢我了。”

        厉寒声淡淡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懒得搭理熊孩子。

        小陌比画了一下自己的身高,暗暗想着:以后我肯定会长得比老爸还高,才不会让老爸抢走我喜欢的小花花。

        安心站在一旁目睹了全程,戏谑地看了眼紧绷着脸,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的某男,取笑道:“没想到你的魅力大到连四岁小女孩都不放过。”

        厉寒声黑了脸。

        “我对别人不感兴趣,反而……”男人深邃的眼神投向她身上。

        安心脸红,这男人又撩她了,偏偏她还没出息,被他一个眼神看得脸红心跳。

        只是她想到之前的那通电话,有些浮躁的心转瞬又平静了下来。

        幼儿园运动会有好几个比赛项目,都是孩子和父母一起参加的。

        小陌报了两人三足,厉寒声因为腿伤还没好,所以暂时无法参加,只能是安心下场了。

        轮到他们比赛,安心的左脚和小陌的右脚绑在了一起。

        “小陌,等会儿我说开始,咱们就同时抬被绑的这只脚。”安心提前跟小陌打好招呼。

        “明白。”小陌点点头。

        小陌旁边是小花花和小花花爸爸。

        小陌扭头说:“小花花,我一定会赢你的。”

        “爸爸。”小花花委屈地看着自己爸爸。

        小花花爸爸安慰女儿:“没事,我们不会输的。”

        老师在那边吹响口哨,安心就和小陌手牵手,十分默契地迈出了被绑住的脚。其他跟父母配合不好的小朋友,摔跤的摔跤,绊倒的绊倒,只有安心和小陌这一队遥遥领先。

        安心侧眸看了小陌一眼,心里感慨,有个智商高的宝宝就是比别人占优势。

        两人专心比赛,安心还一边喊着口号:“左脚,右脚,左脚……”

        除了参加比赛的小朋友,其他没有参加比赛的家长就坐在终点等着,其中厉寒声是最耀眼的。

        他只是随意地坐在那儿,浑身就散发着一种别人没有的特殊气质,一举一动都极为养眼。

        他深邃的眼神投向场中的一大一小,见两人配合默契,怕是有些亲生母子都比不上,一颗心瞬间变得前所未有的柔软。

        他忽然觉得,如果可以一直这样过下去也不错。

        “赢了!”

        安心和小陌第一个到达终点,两人神同步地举起手,兴奋地笑了起来。

        “老爸,你看到没,我和妈咪赢了。”小陌扭头邀功似的找厉寒声,一双黑亮的眼睛笑成了小月牙。

        “我看到了,你们很棒!”厉寒声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赞同。

        安心看着远方的厉寒声,他的眼神深若海洋,似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水。

        她的心不由得颤动了一下,好似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妈咪,妈咪,我们快去老爸那边。”小陌晃了晃她的手。

        安心恍惚回神:“哦,好。”于是她解开绑在脚上的绳子,两人来到了厉寒声的身边。

        今天,是小陌最开心的一天,他小嘴边的笑容就没消失过。两人自然得到了幼儿园运动会的冠军。

        活动结束后,三人一起去餐厅吃了饭。回去的时候,小陌靠在安心怀里睡着了。

        车厢里有些沉默。

        “今天,谢谢你。”忽然,身边的男人开口,醇厚的声音在昏暗的车厢里缓缓响起,带着异样的情愫。

        “什么?”安心有些蒙。

        厉寒声道:“你圆了小陌的一个梦。”

        安心瞬间明白了,小陌其实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了父母,厉寒声这个叔叔代替了父职,可也只有一半。

        “我今天也很开心。”她扬起脸笑着说,“就当是提前熟悉了。”

        “熟悉什么?”男人问。

        “熟悉该怎么当一个妈咪呀!”

        “你以后会是一个好妈咪。”

        安心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以后她一定会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不会孩子跟她一样。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厉总,我能对你提点建议吗?”

        “说。”

        安心想了想道:“我知道你平时工作很忙,就算周末有时候也要加班,但是我觉得孩子是需要陪伴的,你周末可以多带他出去玩一玩,像什么游乐园啊,一起去看一部电影什么的,我想小陌会更开心的。”

        黑暗中,厉寒声没有马上说话。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安心不由得有点尴尬,毕竟她不是小陌真的妈咪,只是一个保姆妈咪,的确管不着厉寒声怎么带孩子。

        “对不起,我不该多管闲事。”她的语气有些低落。

        4

        “没有,你说得很对。”厉寒声说,“我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一度也不知道怎么照顾小陌,有时候面对小陌,我时常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在小陌很懂事,从来没让我多操心过。”

        “作为一个叔叔,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安心顺嘴说了出来。说完后,她就后悔了,怎么嘴这么快啊,也太多管闲事了。

        厉寒声有些意外,侧眸睨着她,目光透着深沉:“你已经知道了?”

        “抱歉,我是无意中知道的。”她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仿佛她探听了他的隐私一样,也不知道他介不介意。

        当安心沉浸在懊恼中的时候,车厢内忽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我哥其实是为我死的。”

        “什么?”她惊了一下。

        厉寒声转头看着车窗外,似是透过窗外的街景看向未知的地方,他缓缓道:“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刚进入集团工作,被人下了套,我哥为我顶罪善后,最后死在了监狱里。”

        安心的心头颤了一下。

        虽然他的声音很平静,解释也很简洁,但她听出了他的自责和难过,以及能够想象到当时那种情景。

        他该多么自责愧疚啊,那种感觉是锥心的,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她不由得伸出手,放在了他的手背上。

        男人的手比她的大,温度很高,当她的指尖碰过去的时候,他的手颤了一下,似乎想躲开。

        这只是她下意识的动作,她想安慰他,可是做出这个举动后,她才觉得自己有些突兀,手一动便想收回来。

        只是她的手刚一离开他的手背,下一瞬,她的手就被一只大手包裹住了,紧紧地捏着没松开。

        黑暗中,两人的手交握在一起,好似两人的心在这一刻也贴得很近。

        他的手很大,几乎将她整只手包裹在里面。她听见自己的心“咚咚咚”快速地跳动了起来,很急,很慌。

        “一……一切都过去了,会好起来的。”她的声音有些不平稳。

        陌生的情愫在车厢里蔓延。

        “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所以,我会好好照顾小陌,将他抚养成人,再将集团交到他手上,这是我的责任。”

        男人的承诺很重,安心能够听懂他的决心。

        她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这一刻语言是苍白的。

        车厢内彻底安静了下来,寂静无声。

        当安心以为他们会一路沉默着到达厉家别墅的时候,黑暗中,男人忽然问她:“你愿意跟我一起照顾小陌吗?”

        她的手一抖,心颤动得厉害。这一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只不断回荡着这句话——“你愿意跟我一起照顾小陌吗?”

        他这是询问,是请求,还是……

        安心的心很乱,她能听得出来这男人是真心的,这些日子的相处,说她对厉寒声一点感觉都没有是假的。

        还有小陌,小陌这么可爱,她也真的很喜欢小陌。

        安心扪心自问,如果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可爱的孩子,她愿意吗?她当然愿意,她的心已经愿意了。

        这么多日子以来,她也怕到时候离开小陌会舍不得,只是她不敢去想,一想就心乱如麻。

        在她的片刻沉默中,车停在了厉家别墅里。

        厉寒声率先下车,坐在轮椅上,而她则抱着小陌下来。

        她抱了小陌一路,手早就酸麻了,不过是在勉强支撑着,不用她开口,他就默契地伸出了手。

        “给我。”

        她顺从地弯腰将小陌递了过去,随即站在他身后,帮他推轮椅。

        她缓缓走着,看着他宽阔的肩膀,虽然人是坐着的,但她觉得他格外踏实。

        此刻,他们好似一家三口忙碌归来,回到家中休息。

        她的心一阵阵悸动着。

        她想,自己也许可以尝试着去接受他。

        只是她这个想法刚刚升起,就在踏入别墅大门后消散得无影无踪。

        “寒声,你终于回来了。”

        三人刚一踏入主屋,一个女人就迎了上来。

        这是安心第一次见到周雅韵本人,一米七七的身高,穿着一袭黑色的连衣裙,身材凹凸有致,五官精致,动作优雅,比在电视里看到的还要美丽高贵。

        周雅韵就似东方明珠一般耀眼,安心与之相比,就像萤火虫一样平凡。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抬头去看厉寒声,却发现他的表情已经变了,目光专注地看着周雅韵,眼里带着复杂的情愫。

        那一刹那,她的心疼了一下,好似一瞬间从幻想回到了现实。

        “你怎么来了?”厉寒声的语气淡漠,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我一听到你出车祸的消息,连时装秀都没走就赶回来了,你的腿还疼吗?”周雅韵有些手足无措,自厉寒声一出现,她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脸。

        “多谢关心,我已经没事了。”比起周雅韵,厉寒声的态度显得很淡漠。

        “中午我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一直在等你回来,我有话想跟你说。”

        这一刻,周雅韵不是站在荧光下万人瞩目的名模,只是一个面对爱情小心翼翼的女人。

        “小陌睡了,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厉寒声淡淡地说完后,回头看了安心一眼。

        安心沉默地推着轮椅,上了室内电梯。

        周雅韵似乎才看见厉寒声怀里的小陌一般,上前几步说:“一年不见,小陌都长这么大了,你这么抱着一定很吃力吧?”

        厉寒声没回答周雅韵,安心没说话,周雅韵便跟着一起进了电梯。

        “你小心点,别磕到了。”周雅韵忽然叮嘱安心,这态度好似在叮嘱一个仆人一样。

        安心心里有点不舒服,可这个时候却不好开口解释。

        “她不是仆人。”忽然,厉寒声开口,语气不悦。

        周雅韵愣了一下,这才抬头正眼打量安心。

        大概是出于女人的直觉,周雅韵盯着安心的眼神带着一抹敌意。

        她来回打量着安心,容貌普通,身高一般,穿着平凡,就连行为举止也没有任何气质可言。

        周雅韵渐渐放松下来,这样的女人不会是她的对手,而且在她离开的这一年里,一直时刻关注国内的消息,并没有听说厉寒声身边出现过什么女人。

        “抱歉,我以为你是寒声请来的护工,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周雅韵面对安心的时候,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骄傲。

        安心在周雅韵面前,也的确很有压力。

        “安心。”她淡淡吐出自己的名字。

        “不知道你是……”周雅韵试探开口。

        “我……”

        当安心准备回答的时候,小陌大概是被说话声吵醒了,他坐在厉寒声的腿上,抬起肉肉的小手,揉了揉眼睛,还没睡醒,嘴里就叫着:“妈咪……”

        安心心头一软,顾不上一旁的周雅韵,下意识地回答:“妈咪在这儿呢。”

        小陌听到安心的声音,似乎放了心,便沉沉地睡着了。

        安心只是下意识将注意力放在了小陌的身上,这会儿才察觉到身侧周雅韵面色沉郁地盯着她。

        当安心不知道该怎么解除尴尬的时候,周雅韵却忽然笑了起来:“原来你是小陌找的新妈咪啊!”她的语气里带着点不以为然。

        安心点了点头,按下了上升键,很快电梯停在了二楼,她推着厉寒声出了电梯。

        “既然你不是护工,还是我来推吧。”

        安心刚一踏出电梯,周雅韵就从一侧伸出手,抢走了她手里的活,熟门熟路地推着轮椅往厉寒声的房间走。

        她看着周雅韵推着轮椅的背影,觉得手心里空落落的,捏了捏手掌,将手收回来了。

        她不自觉地走在了后面。

        “停下。”忽然前面传来厉寒声冷沉的声音。

        周雅韵停下脚步,弯腰温柔地问:“寒声,你需要什么?”

        厉寒声没理她,侧眸看向安心,吩咐道:“安心,你过来。”

        周雅韵身体一僵,转头看向安心。

        安心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厉寒声这个时候为什么叫她,她迈步走到厉寒声的身边,语气透着点疏离:“厉总。”

        “你来推轮椅。”他的下颌抬了一下,示意她接过周雅韵的工作。

        安心对上他深邃的眼神,不知为何,这一刻她不想拒绝。于是她走到周雅韵身边,客气地说:“周小姐,还是让我来吧。”

        周雅韵盯着安心,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顿了好一会儿,她才松开手,看得出来很不情愿。

        “也好,你比我熟练。”周雅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