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寒声,请多指教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一切新开始

第十一章 一切新开始

        1

        “安心,寒声在家吗?”

        周雅韵一开口就是打听厉寒声的消息,连半点掩饰的意思都没有。

        安心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回道:“周小姐,厉总带小陌出去了。”

        “那你在吗?把地址发给我。”

        安心点开地图定位,顿了顿,还是选择了退出。她刚准备拒绝周雅韵,旁边就凑过来一个小脑袋:“妈咪,你在玩什么?”

        安心一惊,怕小陌看见里面的内容,赶忙将手挪开,结果没拿稳,手机从手里摔了出去。

        “没……没什么。”安心有些心虚。

        安心弯腰从地上捡起手机,点击屏幕,发现竟然黑屏了,而且按开机键也开不了机,她的眉头深深地拧了起来。

        “妈咪,怎么了?”

        “手机开不了机了。”

        这部手机她用了三年了,硬件早就跟不上了,该不会一摔就摔坏了吧?

        “是我把妈咪的手机摔坏了吗?”小陌脸上全是自责。

        安心赶紧道:“不是,是妈咪自己没拿稳手机,而且手机可能没电了,并没坏。”

        是她自己心慌把手机摔在了地上,怎么能让小陌来承担责任呢,那她也太无耻了。

        “妈咪的手机坏了,我的手机给妈咪用。”小陌在自己的小口袋里掏啊掏,把最新款苹果手机递给安心。

        安心可从来没用过这么贵的手机,她不能接受,于是连连拒绝。

        小陌却一个劲地塞手机给她。一直坐在旁边当背景板的厉寒声眉头一蹙,冷漠地说:“既然你妈咪不要,就算了。”

        安心和小陌两人一时僵住了,对视了一眼,小陌默默收回自己的小手:“知道了,老爸。”

        安心也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了厉寒声一眼。

        她当小陌的妈咪虽然是拿工资的,但也是真心对小陌的,并不想因为孩子小就贪这个便宜,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手机坏了,她没法再回复周雅韵,这么想来也是一件好事。

        经过这段插曲,车内重新恢复了沉默。

        半个多小时后,车停在了本市最大的一家海洋公园前。

        安心和小陌先下车,厉寒声最后下来。安心担忧地看了一眼厉寒声的腿,问:“厉总,医生叮嘱您暂时不可以长时间走路,不然您还是坐轮椅吧?”

        这会儿是周末,来海洋公园的大多是一家三口,厉寒声看着周围来往的人流,想象一下自己坐在轮椅上的样子,脸色就冷了下来。

        “不必。”

        安心:“……”

        她只是提醒一下而已,他有必要这么生气吗?这男人的心思还真是难懂。

        这时,买好票的骆浩峰走了过来,将手里的票递上:“厉总,票已经买好了,里面的任何设施都可以游玩和参观。”

        “给我吧。”安心伸手接过门票。

        “妈咪,我们快走吧。”小陌开心地跳起来,就往里面跑。

        安心赶紧跟上小陌,牵着他的手叮嘱:“你慢点,这里人多,你要牵着妈咪的手。”

        厉寒声看着一大一小两人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暖意,然后准备跟上他们。他走了两步,却发现骆浩峰也跟在身后没走。

        他顿住脚步,不满地朝骆浩峰看了过去:“有事?”

        “没……没事。”骆浩峰脸上带着笑容,说:“我只是想在厉总不方便的时候帮把手。”

        厉寒声一脸嫌弃的表情:“这里不需要你。”说完,他留下骆浩峰直接走了,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骆浩峰僵在原地,默默地等人走远,才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厉总。”

        厉总为了跟安小姐约会,竟然嫌弃自己,他忘了是谁在帮他筹谋划策的吗?这河都没过,竟然就拆桥了。

        “哇,妈咪,快看,鲨鱼。”小陌站在玻璃罩前,跳着脚,满脸兴奋。

        安心脸上也挂满了笑容。

        她小时候家里没条件,后来又因为生活奔波,说实话,她也没来过海洋公园。

        刚开始安心还能将一些注意力分在厉寒声的身上,但玩到中途,她就将厉寒声忘得一干二净了,只顾着跟小陌疯玩。

        他们看了各种鱼类,又去了海豚馆。

        “海豚非常温和,你可以伸手摸摸它。”工作人员站在一旁细心地介绍。

        “叔叔,我真的可以摸它吗?”小陌一副想伸手又不敢伸的样子。

        “当然。”工作人员鼓励地看着他。

        海豚乖巧地浮在岸边,一双眼睛萌萌的,似不谙世事的孩子般纯洁。

        小陌忍不住诱惑,伸出白白嫩嫩的手,在海豚的头顶上摸了摸。

        “好软好滑啊!”小陌开心地笑了起来。

        忽然,海豚一甩尾巴,溅起水花,将小陌淋了一身,还没等小陌反应过来,它就一头扎进了水里。

        紧接着,海豚再次跳起来,在小陌脸上亲了一下。

        海豚的动作太快,小陌整个人都蒙了,瞪着可爱的大眼睛,一下反应不过来。

        “哈哈。”安心开心地笑了起来。

        小陌听到安心的笑声,这才回过神来,激动地跳了一下,回头:“老爸,妈咪,海豚亲我了,它亲我了。”

        “一般小白很少亲客人的,除非是非常喜欢的人。”工作人员也在一边笑。

        “那就是小白很喜欢我咯。”小陌绽开大大的笑容。

        “你这么可爱,谁都喜欢你。”安心蹲下身,在小陌的脸上也亲了一口。

        厉寒声因为不能久站,就坐在后面休息,只是他的眼神一刻也没有从安心和小陌身上离开。

        厉寒声看见这一幕,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当三个人其乐融融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道柔美的女声。

        “寒声。”

        两大一小同时回头,当看见周雅韵的时候,他们脸上的笑容跟着渐渐消失了。

        周雅韵笑了一下,快步走过来说:“你们真的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儿?”厉寒声脸色一沉。

        周雅韵抬眸看了安心一眼,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眼神格外冰冷,回答说:“是安心告诉我的。”

        安心脸色一变。

        在车上的时候,她因为小陌凑过来太慌张,把手机摔在了车上,现在都是黑屏状态,她根本没有把定位发出去啊!难道是手机摔下去的时候,不小心发送的吗?

        厉寒声的眼神落在安心身上,见到她的表情,眉头一拧。

        安心知道厉寒声误会了,张口想解释,可是在周雅韵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她还是没有说出口。

        这个时候,她解释不解释应该没什么关系,而且在这两人面前,她只是一个外人。

        “妈咪。”身边的小陌唤了她一声。

        安心回神,觉得自己在这里挺尴尬的,对厉寒声道:“小陌的衣服湿了,我带他去换身衣服。”说完,她也不等厉寒声回应,牵着他的手离开了。

        两人一走,厉寒声紧跟着站起来,迈步准备离开。

        周雅韵一急,快步上前拽住厉寒声的胳膊:“寒声。”

        “放手。”厉寒声的表情很冷漠。

        “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吗?”周雅韵眼里带着一丝悲伤。

        厉寒声的眼里闪过一抹讽刺,冷漠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他没说话,可这眼神好似能够洞穿人心,将周雅韵内心深处的秘密看得清清楚楚。

        他这样的目光让人无所遁形,周雅韵不敢与他对视,视线微移,避开了他的目光,只是拽着他胳膊的手依旧不愿意松开。

        “你真有你嘴里说的那么爱我吗?”忽然,厉寒声问了这样一句。

        周雅韵浑身一颤,道:“我当然喜欢你,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所以,你容不下小陌?”

        “我怎么会容不下小陌,我已经说了,如果你怀疑我,以后我可以不要孩子,将小陌当成我亲生的孩子一样对待。”周雅韵似乎被厉寒声这话伤了心。

        “是吗?”厉寒声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水池里的海豚道,“你自己的心思,恐怕连你自己都没看清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的瞳孔张大。

        “你爱的是你自己,不是我。”

        “你怎么能怀疑我爱你的心,你知道的,当初那么多男人,我只选择了你。”

        “那是因为我在你认识的所有男人中,条件是最好的。”

        周雅韵表情一顿,没有及时接话。

        厉寒声继续道:“你爱的不是我,爱的是我的身份。”

        “我没有。”周雅韵否认。

        厉寒声语气里带着嘲讽:“我不后悔当年跟你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但不代表我看不清你的心。”

        “我的心……”周雅韵越发迷惑了。

        “你选择我,无非因为我是厉氏集团继承人,能够让你走上人生巅峰,你别忘了自己是怎么当上国际知名模特的。”

        “是,当初在事业上你是帮助过我,可是你不能凭借这个怀疑我对你的心意,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周雅韵似乎有些愤怒。

        厉寒声问:“那你让我怎么想你?如果你真的爱我,当初在发生绑架的事情后,就不会不辞而别。”

        2

        “那……那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现在你就能面对我了?”厉寒声反问。

        “我……”

        “你看,你自己都迟疑了。”

        周雅韵:“……”

        “还是你觉得,过了一年,我会忘记那些事?”

        周雅韵:“……”

        “雅韵,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纵横商场多年,那些商业对手的心思我都能看清,你觉得我还会看不清你的真面目吗?”

        “我真的爱你啊!”周雅韵说出这句话时,显得格外底气不足。

        厉寒声道:“如果我不是厉氏总裁,你还会这么坚定地说爱我吗?”

        周雅韵没说话。

        “你别再来找我,我们之间不可能,更别让我把对你的最后一丝耐心耗尽,那时候我会对你出手。”话落,厉寒声用力将手抽了回来,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

        周雅韵看着厉寒声远去的背影,知道自己往后怎么努力都无法挽回这个男人的心了,她心里不甘心,紧紧地抿着嘴唇。

        她忽然扬声道:“我不是真的爱你,难道你觉得那个叫安心的女人会真心爱你吗?”

        厉寒声的脚步顿住了。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喜欢上她了吧?可这世界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她接近你难道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吗?是,我承认,如果你没有今天的地位,我就算再喜欢你也不会选择你,可是除了这点,我喜欢你的心是真的,你为什么要否定我?”

        厉寒声微转头,用棱角分明的侧脸对着周雅韵,语气越发森冷:“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难道她就那么高尚?”周雅韵脸上全是嘲讽。

        “我和她之间的事情用不着跟你解释,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对她用那些似是而非的手段,我不会再视而不见,我会出手对付你。”说完,厉寒声不再理会周雅韵,再次迈步离开。

        这次,周雅韵没有再叫厉寒声。

        她站在原地,眼眶发红,随即嘲讽地笑了出来。她仰着头,不想让自己眼眶里的泪落下,她知道,她跟厉寒声之间是真的结束了,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这次她回来,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她家庭优越,自踏上模特这条路以来,虽然前期略有波折,但自从认识厉寒声,她就一路顺风顺水,现在更是成了国际知名模特,名利双收。可是,她在厉寒声身上栽了大跟头。

        什么叫她不是真的爱他,只是爱他的身份?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纯粹的爱情,在物质条件的前提下,她喜欢他,愿意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这难道还不够吗?真是好笑。

        周雅韵独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拿起宽大的墨镜架在脸上,这才仰着头离开。即使是这样落魄的时候,她依旧是那个国际知名模特,不会让任何人看自己的笑话。

        另一边。

        安心给小陌换好衣服后有些走神:他们之间说了什么?

        厉寒声大概是误会了吧?误会她将他的消息透露给了周雅韵,其实她差点真的那么做了,周雅韵也没多冤枉她。

        可她只要一想到厉寒声跟周雅韵两人在一起,以及厉寒声对她的误解,她的心就闷得难受,好像上面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

        “妈咪。”

        “怎……怎么了?”安心回神,对上了小陌戏谑一样的视线。

        “你是不是很担心老爸被别的女人抢走啊?”小陌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安心脸上一红:“你这个小精灵说什么呢。”

        “哼哼。”小陌抬起小下巴,不服气地道,“你别看我这么小,我可是一个情感专家。”就连老爸都比不过他。

        安心打量了一下他的五短身材,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跟白苏一样自称情感专家的小屁孩,道:“你算什么情感专家啊!”

        “你在小瞧我。”小陌觉得自己被鄙视了,非常生气,双手叉腰道,“你们这些大人就是以貌取人,以为我小就什么都不懂。”

        “你从哪里学来的成语?”安心好笑地看着小陌。

        小陌一脸得意:“我这么聪明,还用学吗?”

        “好好好。”安心附和道,“那请问小陌情感专家,你看出什么来了?”

        “哎。”小陌晃了晃脑袋,做出很无奈的样子,说,“你们大人啊,就是爱口是心非,明明不喜欢却要装喜欢,明明不高兴也要装高兴,就像现在,你明明看见老爸前女友来了介意得要死,却还要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不是口是心非是什么?”

        安心浑身一震,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小陌,心口扑通扑通地跳动着。

        小陌其实说对了,她其实心里介意得要死,只要看见周雅韵出现,她就整个人不对劲,可是这些她不能表露出来。

        她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行为很自然,却没想到竟然会被一个四岁的孩子看穿。

        既然连小陌都看出来了,厉寒声呢?他是不是也看出来了?

        即使他看出来了,只要他不说,她也不能开口。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认真地看着身前的小陌道:“小陌,答应妈咪,这些话不要在你老爸面前乱说好不好?”

        “我才不是乱说呢。”

        “你答应妈咪。”安心将双手放在小陌的小肩膀上,很认真地强调。

        小陌看着安心严肃的表情,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点头:“好吧,我不告诉老爸。”

        安心长舒一口气:“那就好。”

        反正三个月已经没剩下几天了,这个时候她何必节外生枝呢。她知道自己此刻情况不对劲,也许是对厉寒声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感情,可是她相信,三个月之后她离开了,这样的感情就会逐渐转淡。

        到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安心因为这事表情有些沉重。她牵着小陌的手从换衣室走出来,不料刚一出门,就见到厉寒声站在门口,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老爸。”小陌看见厉寒声,就松开了安心的手,扑了过去。

        “衣服换好了?”

        “已经换……换好了。”安心顿了一下,被小陌说穿后,她忽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厉寒声了。

        这时,她忽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朝厉寒声的身后看了看,却没有看见周雅韵。

        厉寒声似乎看穿了安心的心思,淡淡道:“她走了。”

        “啊?”安心蒙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厉寒声说的是周雅韵已经走了。

        她有些站立难安,总觉得在他的目光下,她的心事有些无所遁形。

        她脑子一热,张口就想解释:“之前我……”没有将你的行踪告诉周雅韵。

        她的话没说完,厉寒声就已经移开了目光,落在小陌身上,问:“你还想去其他地方玩吗?”

        安心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心却有些怅然若失。

        他果然是误会了吧,连解释都不想听了。

        小陌连连点头:“还想去。”

        海洋公园很大,按照一般行程,一天都逛不完。

        厉寒声微微笑了笑,抬手揉了揉小陌的头发,牵着小陌的手,转身离开了。

        安心也赶紧跟上他们。

        他们之后的行程,没了一开始的和谐,她就好似一个外人般插不进去,只能看着厉寒声领着小陌玩耍。她无法再将注意力放在那些海洋动物身上,目光总是不受控制地落在厉寒声的身上,但他好像没看见般。

        他们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小陌毕竟是孩子,回去的路上,他在车上就睡着了。

        安心侧眸打量厉寒声,却发现他也阖上了眸子,似乎不想再跟她说话。

        车内气氛沉闷而尴尬。

        回到厉家别墅,车门打开,厉寒声率先下车,直接弯腰将小陌抱出去后便离开了,并没有管安心。

        安心看着男人匆匆离开的背影,连连叹气。她明白,他大概是真的误会了,而且生气了。

        不过这也难怪,这事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生气的。

        她低着头慢慢往自己的房间走,因为走得慢,厉寒声早就抱着小陌上去了。当她上了二楼的时候,刚好撞见厉寒声从小陌的房间里出来。

        两人四目相对,她很快垂下了目光,知道这男人现在不想跟她说话,她也没有再自讨没趣,低着头便想从他身边走过。

        “等等。”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忽然唤住了她。

        安心站定,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难道他是特意等小陌睡着后,才找她兴师问罪吗?

        可是在厉寒声开口后,她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合约快到期了。”他淡淡开口。

        她心口一闷,忽然觉得喉咙里有些堵,却还是佯装镇定地回答:“还有五天就到期了。”

        3

        “到期后,我会让骆浩峰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

        “好。”

        合适的职位,以后她就跟其他普通员工一样了。

        明明这是她曾经非常想要的结果,可是此刻,她却觉得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想要阻止,只是理智让她无法开口。

        “就这样,早点休息。”说完,厉寒声走进了对面自己的房间,门也跟着阖上了,彻底阻断了她的视线。

        安心脚步沉重地来到自己的房间,将门缓缓关上,背靠在门后,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心空荡荡的,好似被挖走了一块很重要的东西。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安心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厉寒声洗漱后,靠坐在床头,拿着手机,反复看着白天在海洋公园拍下来的视频,里面传来安心和小陌的阵阵笑声。

        视频播放完毕,他点击重新播放,指腹落在屏幕安心的脸上,视频也跟着定格在那个瞬间,久久都没有滑动。

        另一边。

        一间高档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周雅韵面前空了好几瓶威士忌,她却还在不断往自己嘴里灌酒。

        经纪人忽然冲进来,从她手里将酒杯夺走,生气地说:“你不要命了,再这么喝下去,就要去医院了。”

        周雅韵的经纪人是一个中年女人,一身干练的打扮。

        “给我。”周雅韵伸手将酒杯夺回来,重新灌酒进了自己的嘴里,一边笑一边落泪,“可笑,太可笑了。”

        “别喝了,”经纪人皱眉,“难道你想毁了自己吗?”

        “毁了自己又怎么样,反正也没人在乎。”

        周雅韵想继续倒酒,可是因为醉了,她靠在沙发上的身体还没起来,又重新倒了下去。

        她起不来,索性就放弃了。

        经纪人从她手里将酒杯拿走,放在一边,坐在她身边道:“雅韵,你是国际名模,你有美好的前程,不过就是一段感情,分了就分了,喜欢你的男人那么多,很多都不比厉总差的。”

        “是,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很多,可是我不甘心。”周雅韵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头仰在沙发上,意识有些不清醒了,嘴里却念叨着,“不甘心,不甘心,我虽然喜欢他的身份,但也是真心喜欢他的,为了他,我都能做出不生孩子的承诺了,他为什么选一个样样不如我的女人?为什么?”

        “雅韵。”经纪人听到这些醉话,拧眉道,“你不生孩子是对的,你看哪个模特是生孩子的,只要一生孩子,身材就毁了,你可别做傻事。”

        “我知道,不……不生孩子。”她越来越醉了。

        经纪人叹气,愁眉苦脸地说:“我这次半夜来找你,是想劝你尽快离开国内,我白天得到消息,一年前那个绑架犯要被放出来了。当初他被抓进去的时候,说过等他出来绝对不会放过你,我有些担心你的安全。”

        说完这些,经纪人却发现周雅韵已经彻底醉倒了,躺在那儿毫无反应,最后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周雅韵心高气傲,只是一时间想不开,很快就会恢复正常,毕竟周雅韵最明白自己要什么。

        也是因为周雅韵的这份野心,她才会全心全意地选择培养周雅韵。

        “你好好睡,这些事情明天再说。”

        经纪人将周雅韵扶着躺好,又拿了一条毯子盖在她身上,这才起身离开。

        等经纪人关上门离开后,原本快要睡着的周雅韵忽然缓缓睁开眼睛,无声地看着经纪人离开的方向,眸光冰冷。

        五天后。

        三个月的合约到期,天还没亮,安心便趁着小陌还没睡醒前,拿着行李悄悄离开了厉家。

        她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就是怕小陌醒来留她,只要小陌一哭,她就招架不住,怕自己心软,更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厉寒声。

        她默默离开的背影孤单又寂寞,却不知道二楼小陌房间的窗口边,一大一小正看着她的背影。

        小陌吸了吸鼻子,问:“老爸,我们不能把妈咪留下来吗?”

        这个时候他很懂事,没像三个月前一样闹。

        虽然他年纪小,但是知道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

        比如当初他跟厉寒声说好的是三个月,现在就算再舍不得,他也要遵守约定。

        “你是想她再留下来三个月,还是想她永远留下来?”厉寒声问。

        小陌抬高脖子看着厉寒声说:“我当然是想让妈咪永远留下来。”

        “既然你想让她永远留下来,今天就让她走。”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盯着自己儿子的眼神却很认真。

        小陌虽然不明白老爸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想要让妈咪永远留下来,妈咪今天就要走,但他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厉寒声盯着安心逐渐消失的背影,眼里一片深沉,却带着势在必得的坚定。

        “我会尽快找到房子的。”

        安心拿着行李离开厉家后,一时间还没找好房子,只好求助白苏了。

        白苏一边帮她收拾行李,一边朝她翻了一个白眼,说:“你跟我还客气什么,都城的房子本来就不好找,鸟窝一样的地方死贵死贵的,这房子要不是我爸妈帮我买得早,现在我哪里买得起。你别客气,尽管住,要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多给我做几顿饭得了。”

        “放心,你的家务我也包了。”

        要不是白苏不肯接受房租,她还是付房租踏实一点,毕竟就算两人是好朋友,她也不想占人便宜,所以自己能多做一点事情就多做一点。

        “明天你就要去公司上班了吧?”白苏问。

        安心一边整理行李,一边点头:“嗯,明天周一,我是新员工,怎么能随便请假。”

        “怎么不能请假,你可是认识厉总,并跟厉总关系很好的人。”

        “白苏。”安心有些无奈地放下手里的东西,转头说,“厉总肯给我这个工作的机会,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能任意妄为呢。”

        “好好好。”白苏举起手喊停,“你说得都对,是我错了。”

        “这不是对错的问题,总之我现在已经离开了厉家,那么以后肯定跟厉总没有交集了。”

        她一直是清醒的,所以更要克制自己的行为。

        周一,安心准时前往集团报到。

        因为她没什么专业的特长,所以骆浩峰将她安排到了行政部。做一个行政,她的工作跟任何一个新进入集团的小员工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安心还是被排挤了,毕竟她是一个走后门的。

        虽然安心遭到了排挤,但她没骨气说不要这份工作。这份工作来之不易,而且她相信,其他人要是有她这样走后门的机会,一定不会拒绝,她不过是一个俗人而已。

        一周很快过去了,她再没有见过厉寒声,再也没有听到那些流言蜚语,可是在这孤独又单调的生活中,只有封星河一个人对她抱有友善的态度。

        周五,下班时间到了。

        其他同事都下班了,只有安心因为是新员工,业务不是很熟练,又被派发了很多工作,所以留下来加班了。

        等她忙完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她背着包离开公司,刚走到公司大门口,便听到人唤她。

        “心心。”

        安心抬眸,便见白色的宝马车停在她身前,是封星河。她愣了一下,问:“星河,你怎么还没下班?”

        “我在等你。”封星河打开车门下来。

        封星河下车后,又弯腰钻进车内,从里面拿出一捧红色的玫瑰花,递到安心的面前。

        安心愣在了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

        “快,接着。”封星河又将花往她面前递了递,随即松手了。

        安心看着花要掉,下意识便伸手接住了。

        她拿着花,有些为难地说:“星河,我……”

        “我不是说过吗,三个月后,我们重新开始,我知道你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我的心意是不变的,我要重新追求你。”

        封星河说得笃定,脸上还挂着笑容,似乎并不介意安心的拒绝。

        “星河……”

        “好了,你什么都别说了,当初是我做得不对,现在你不能马上原谅我也是应该的,我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什么都别说了,你饿了吧,我们去吃饭,然后我送你回家,就从当普通朋友开始。”

        封星河没有给安心拒绝的机会,直接拉开了副驾驶座的门。

        “哎哎,星河,你别这样。”安心有点抗拒,但她觉得有些话确实需要说清楚,于是坐上了车。

        封星河的脸上立即绽放出大大的笑容。

        他很了解安心,知道她向来吃软不吃硬,面对熟人,总是很难拒绝对方的请求。

        他知道自己用了点小心机,可是他再不努力,安心恐怕永远不会接受他。

        两人没有看到的是,不远处停着一辆迈巴赫,后车座的车窗打开了一条缝,虽然厉寒声听不见他们说话,但是看得一清二楚。

        厉寒声清楚地看到安心接过封星河的花,而后还跟着他一起上了车。

        他的眼神凌厉,带着一丝危险。

        “开车。”

        “是,厉总。”

        4

        安心跟封星河吃过晚餐后,封星河将她送到了白苏家楼下。

        “周一见。”封星河没有下车,头伸出来,对着安心笑。

        他很有分寸,就好似一个真正的普通朋友,周末不打扰安心的生活。

        “周一见。”安心无奈地跟着说了一句。

        封星河启动引擎,很快开车离开了。

        封星河刚一走,白苏就从里面冲了出来,追问安心:“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你们已经和好了?”

        “没有。”安心摇摇头,愁眉苦脸。

        “没有?你这又是玫瑰,又是专车接送,不是让人误会吗?”白苏指着她手里的玫瑰说。

        “我知道,只是我来不及拒绝,下次我再说清楚吧。”

        原本她确实想找机会和封星河说清楚,可是每次她一开口,封星河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样,以一句“我们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吗”堵住了她的嘴。

        说完,她迈步走到一边的垃圾桶前,准备将手里的玫瑰花放进去。

        白苏看着垃圾桶里娇艳欲滴的玫瑰,哀叹:“人和人的差距真是大呀,什么时候我才能收到玫瑰花呀!”

        安心好笑道:“等你交男朋友就有玫瑰花了。”

        “我都母胎单身二十六年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真命天子?”白苏不客气地挥挥手,“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回去吧。”

        “好,我们回去。”

        翌日。

        早上六点安心就起来了,出卧室一看,白苏竟然还在赶稿。

        “我去给你做一份早餐,你吃完再睡。”安心摇摇头说。

        白苏打了一个呵欠,整个人困得不行,摇摇头说:“我已经弄完了,等不到你的早餐了,而且这会儿我一点食欲也没有,现在就去睡了。”说着,她直接推开椅子起身,摇摇晃晃地往自己房间里走,直接倒在床上睡着了。

        安心跟着过去,拿起小毯子给她盖上,随即进入厨房,开始做早餐。

        她刚做好早餐,还没来得及吃,手机这个时候忽然响了,她拿起来一看,发现是小陌,有些激动地接通了电话:“小陌。”

        “坏妈咪,你一点都不想我。”小陌哭唧唧的。

        安心听到他的声音,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怎么会,妈咪很想你。”

        “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孩子的控诉,让安心心里更难过了。三个月的相处,不仅是小陌喜欢她,她也很喜欢小陌。刚离开厉家,她甚至有几次不小心叫出了小陌的名字,恍惚过后,她才明白自己已经离开了厉家。

        但她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思念,没有给小陌打电话。她怕一打电话,可能会忍不住跑回去。

        “小陌,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安心听出小陌声音里的不对劲。

        “妈咪,我想你了,想跟你见面。”

        “妈咪也想你,妈咪带你去玩好不好?”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好,我让司机去接你。”

        厉家,小陌打完了电话,立刻心花怒放起来,对坐在一边看着他打电话的厉寒声说:“老爸,我要出去跟妈咪约会了,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吧。”

        厉寒声瞥了嘚瑟的儿子一眼,很不爽,道:“你觉得我会让你一个人去吗?”

        “老爸,你赖皮。”小陌不满道。

        “哼。”厉寒声不屑地哼了一声,起身吩咐管家,“安排一辆车。”

        “是,厉总。”管家笑眯眯地下去了,他知道这对父子又开始闹别扭了。

        小陌的小嘴噘起来,都能挂上油瓶了,他怨念地看着自家老爸,说:“没想到老爸你这么奸诈,竟然利用四岁小孩。”

        “我怎么利用你了?”厉寒声半点不为所动。

        小陌哼哼唧唧:“你还说不是利用我,分明是你想跟妈咪约会,才叫我打电话的,大人就是虚伪。”

        “看来你是不想出门了。”

        “没有没有。”小陌一听不让出门,脸上的表情秒变,凑到厉寒声身边,讨好地抱着他的大腿,好听的话跟不要钱一样从小嘴里吐出来:“老爸最好了,老爸最帅了,你怎么忍心让我见不到妈咪呢?”

        厉寒声淡漠的眼神落在儿子身上,半点不为糖衣炮弹所动:“我真的这么好?”

        “老爸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爸。”小陌手忙脚乱地爬上厉寒声的大腿,讨好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厉寒声再淡定,也在这个亲亲后败下阵来。他伸出手拦着小家伙,怕他一不小心掉下去,妥协道:“这次我就让你去。”

        “耶!”小陌比了一个剪刀手,笑开了花,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扭头问厉寒声,“不过老爸,妈咪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厉寒声听到这个问题,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快了。”

        “快了是多久?”小陌歪着小脑袋。

        厉寒声却没说话,伸手摸着儿子的头发,默默地沉思着。

        原本,他没准备这么快行动的,至少也要等那女人放下戒心,可是昨天他看到的那一幕,不得不让他警惕起来。这提醒了他,并不只有他一个人看到安心的好,还有另一个男人也在虎视眈眈。

        可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绝情,走了一个星期,硬是连小陌都没联系,他要是再不行动,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安心跟小陌商量好,小陌让家里的司机开车过来接她,她早早就在楼下等着了。

        等车到了,车窗滑下,露出了小陌那张可爱的笑脸。

        “妈咪。”小陌对着安心挥手。

        安心也笑着举起手挥了挥。

        她站在远处没看清车内的情形,走进后才发现,小陌的身边还有另一道身影,此刻男人的目光微移,落在她身上。

        她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

        “厉……厉总。”

        这还是三个月期满后,她第一次跟厉寒声见面,即使两人在同一栋大厦内上班,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安心还以为只有小陌一个人过来,怎么也没想到厉寒声会来。

        “嗯。”厉寒声微微颔首后,非常自然地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

        显然不自在的人只有她一个,她心里无端的有些失落。

        “妈咪,快上车呀!”小陌挥舞着小手招呼。

        安心僵在原地,步子怎么都迈不出去。

        只是这个时候她退缩显然是不可能的,在一大一小父子俩的注视下,她只能尽量让自己冷静,迈步上前。

        安心坐入车内,小陌就迫不及待地扑到了她的身上。

        安心也将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妈咪,我想死你了。”小陌在安心的脸颊两侧各落下一个吻。

        “妈咪也想你。”她被孩子亲得一颗心软软的。

        原本因为厉寒声在车上,她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此刻,她的注意力全在小陌的身上,根本无暇注意厉寒声是什么表情。

        “妈咪,你以后要经常给我打电话哦!”小陌趁机提要求。

        这个时候安心哪里还能拒绝,自然是满口答应。随即她想到自己现在没法陪小陌,厉寒声又上班,这孩子平时一个人肯定很孤单,便问:“小陌,你最近好不好?”

        “最近我在上钢琴补习班,忙得不得了,一点都不好。”小陌摇摇头,小脸揪成一团,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补习班?”安心愣了一下。

        “是啊!”小陌连连点头。

        这时,旁边坐着的厉寒声插了一句话:“放暑假了,我没时间陪他,给他找点事做。”

        安心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她走之前小陌已经放暑假了。

        “可是小陌这么小。”这时安心忘了厉寒声的身份,一门心思站在小陌的立场考虑,忍不住多嘴了一句。说完,她才察觉自己管得有点多了。

        “对不起。”

        “小陌需要学习这些,以后他要学得更多。”

        厉寒声是将小陌当成未来继承人培养的,安心在还担任小陌妈咪的时候就了解了这一点。

        只是这么小的孩子就要这么辛苦,安心还是觉得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