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寒声,请多指教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心跳怦怦怦

第十二章 心跳怦怦怦

        1

        “工作怎么样?”厉寒声问。

        安心垂眸回答:“挺好的。”

        她遇到的那些事情,是每个新员工都要经历的,也没什么好说的。

        厉寒声的眉头微拧,虽然这段时间他们没见面,但她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她经历的那些困难,她被孤立排挤,让他了解到原来职场上还有这些事情。

        他心疼她,想插手帮她,又怕弄巧成拙,这还是他担任厉氏集团总裁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难题。他知道他可以将她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可是更明白,她必须得像一棵参天大树般自由生长,而不是成为依附他的菟丝花。

        因为厉寒声在一边,安心始终没办法放松下来,整个身体都是紧绷的。

        车子到达的是一家室内游乐园。

        “露天的太热了,这里刚好合适。”下车的时候,厉寒声解释了一句。

        “嗯。”安心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点点头。

        “进去吧。”厉寒声看得出来她很紧张,这女人显然还没对他放下戒心。

        两个大人各怀心事,这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小陌了。

        放暑假了,游乐园里有很多小朋友,大概小陌天生就有领导的气质,不一会儿就成了孩子王,在那些听他指挥的孩子中,也有比他年纪大的。

        “以小见大,看来小陌很有领导气质。”安心看着,不由得说了一句。

        厉寒声骄傲地颔首:“以后他会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安心下意识侧头看了他一眼,男人的眼神深邃,好似苍穹宇宙,一眼就让人感觉到危险,可是又带着欲罢不能的神秘,让人明知道危险,却还是愿意飞蛾扑火。

        她的心不由得一颤,不敢多看他,快速收回自己的视线,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小陌的身上。

        “妈咪。”这时小陌跑过来,扑在她腿上。

        安心低头,看着小陌满头大汗,想要伸手从包里掏出纸巾给他擦汗,可是因为慌张,她几次都没拿出来。

        “用这个。”厉寒声忽然递过来一块浅蓝色的干净的手帕,一角还绣着l字母,正是他的姓氏“厉”的开头字母。

        她没多想,伸手接过手帕,指尖却不小心碰触到他的手。

        一股酥麻感从她的指尖传递开来,她心头一颤,脸不由自主地红了,继续匆匆给小陌擦汗。

        小陌没有多待,很快便有其他小朋友邀请他去玩。

        等小陌走后,气氛更尴尬了,安心捏了捏手里的手帕,转身将手帕递过去:“厉总,您的手帕。”

        “你留着,一会儿给小陌擦汗。”

        安心的手举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将手帕收了回来。

        白天,小陌玩得很开心,吃过晚餐,安心又因为小陌的要求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

        他们选的是3d动画片,基本是家长带孩子来看的,他们看起来跟普通的一家三口没什么区别。

        动画片讲的是一群宠物的故事,萌兔子霸气地带着一帮小弟,安心看着看着也入迷了,不时露出笑容。

        忽然,安心的肩膀被轻拍了一下,她转眸,却见隔着一个座位的厉寒声正盯着她。

        电影院的灯光很暗,她只朦胧看见他的五官,可是他的眼睛却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辉,好似能找到星光的影子。

        “小陌睡着了。”安心的耳边传来男人压低的醇厚声音,带着独特的磁性。

        “啊,哦。”安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那我们出去吧”。

        厉寒声微微颔首,将小陌从座位上抱了起来。

        小陌大概是白天在游乐场的时候玩得太疯,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这会儿睡得很熟,怎么摆弄都没有反应。

        两人在其他观众不时发出的欢笑声中,静悄悄地离开了电影院。

        出了电影院,司机正等在那儿,她没有上车,站在车外道:“厉总,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不用麻烦送我。”

        厉寒声先将小陌放好,转头睨了她一眼,淡淡道:“先上车,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安心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

        厉寒声说完便率先上去,车门没关,显然是等着她进入。

        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迈步踏入了车内。

        车缓缓启动,汇入车流。

        车厢内却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她迟疑了很久,最终忍不住问了出来:“厉总,您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快到了。”他这么说,却没有透露目的地的意思。

        安心只好沉默下来,不再追问。

        二十多分钟后,车停在了一家很大的花店前,厉寒声推开车门下去,临走时还留下两个字:“等着。”

        安心静静地待在车上没动,她看着熟睡中一脸粉红的小陌,陷入沉思。

        他们分开后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往后她要是再跟小陌见面,肯定还会像今天这样跟厉寒声见面,那她该怎么办?

        时间已经快十点了,花店的工作人员正准备关门。

        忽然,门被推开,店员看到了一个比明星还帅的男人进来,一身的精英气质让人挪不开眼,店员几乎呆住了,直到人走到面前,才骤然回神。

        “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什么?”

        “玫瑰。”两个字刚一出口,厉寒声的眉头便拧了一下,改口道,“除了红色以外的玫瑰花。”

        “啊!”店员一愣,虽然面前的男人很帅,但还是拿出了敬业的精神介绍,“有有有,我们这里黄色、白色、粉色、蓝色的玫瑰都有。”

        这么多颜色?厉寒声稍微思索了一下便道:“都包起来。”

        车内很安静。

        安心一直在车里面耐心地等着厉寒声,大概等了五分钟,忽然花店的门被打开了,厉寒声率先走了出来。

        她愣了一下,还是跟着下了车。

        她站在原地有些疑惑,厉寒声手里空空如也,她之前看见厉寒声进去,还以为是去买花的,没想到不是。她正这么想着,便看见一捧一捧的玫瑰花被四个店员从里面抱出来,花束太大,她根本看不见捧花的人。

        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当厉寒声走近的时候唤了一声:“厉总。”

        随着厉寒声的走近,捧着花的人也来到了厉寒声的身后,一字排开,各种颜色的玫瑰花都有,唯独没有大红色的。

        安心的眼睛都瞪大了。

        “你喜欢哪个?”厉寒声忽然开口。

        “什么?”安心愣了一下。

        厉寒声瞥了安心一眼,然后快速地移开视线,如果不是天黑了,安心肯定能看到他的耳根有些泛红。

        他是第一次送花,也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不过昨天在公司门口,她捧着一束玫瑰花笑的样子,还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

        于是他接着问:“你喜欢哪个颜色?”

        安心彻底蒙了,看看厉寒声,又看看厉寒声身后的那些巨型花束。

        他这是将花店的玫瑰都买来了吗?

        一时间,她没了言语,看着厉寒声的眼神十分震惊。

        过了一会儿,厉寒声没听到回答,又看见她这副表情,以为她是不想接受,声音低沉道:“算了,花都放入后车厢。”

        司机打开了后车厢,将花放进去,还剩下一些放不下,只好在副驾驶座和其他能放得下的地方摆放起来。

        当安心上车离开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蒙的。

        车开走后。

        花店门口,四个刚刚帮着捧花的店员就议论开了。

        “好浪漫啊,男人买这么多花。”

        “那个女人可真幸福。”

        “是啊是啊,我男朋友跟我交往到现在,都没送过我一束花。”

        “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帅,好像小说里写的那种霸道总裁。”

        “我刚刚拍下来了,我一定要发朋友圈,就算收到这些花的不是我,可也是从我手里卖出去的。”

        “你拍了?快转给我,我也要发。”

        “我也发。”

        “我也发。”

        2

        自花店开店以来,这种情况从没发生过,几个店员激动到不仅上传照片到了朋友圈,微博、抖音等软件统统传了个遍,最后被传成了热搜。

        当然,这些事情安心一点也不知道。

        她呆呆地坐在车里,直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整个人傻愣愣的,根本不敢转头看厉寒声一眼。

        她知道那些花是厉寒声送给自己的,虽然男性送花给女性的理由有很多种,但是这时她不能自欺欺人地说,厉寒声送花给她是因为友谊、庆祝之类的。

        今天,既不是节日,也没发生什么值得他送她花的事情。

        但他为什么给她送花呢?她想不通。

        安心几次想问,可是话堵在了嘴里,问不出口。

        她害怕,既害怕听到那个答案,也害怕不是那个答案,最后她一句话都没问。

        当车停在白苏家楼下,安心都没有反应。

        直到车门打开,她恍惚回神:“到了?”然后她急匆匆下了车,才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说,“厉总,谢谢你送我回来。”

        “以后你不要叫我厉总。”厉寒声醇厚的声音从车厢里传来,在夜色中带着几分迷离。

        随后,他跟着下了车,站在她面前。

        他的身躯高大挺拔,站在她面前高了一个头,眼神深邃,盯着她不放。

        她的心控制不住地“咚咚咚”跳动了起来,好似要从嘴里蹦出来一样。

        她有些紧张,有些无措。

        安心抿着唇没说话,其实这个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张口都变得很困难。

        “以后叫我寒声。”厉寒声再次开口,却丢下了一枚炸弹。

        安心浑身一震,这个时候她要是再不明白,就真的是傻瓜了。

        “你……我……”她艰难地张口,声音都是颤抖的。

        这是不是代表他挑明了自己的心意?

        “难道你还不明白?”

        厉寒声忽然伸出手,将她被吹乱的发丝捋了捋,男人的指腹温热,从她的脸颊滑过,最后将发丝勾在了她的耳后。

        被他手指碰过的地方瞬间滚烫了起来,她愣愣地看着他,不知所措。她刚想点头,又连连摇头。

        厉寒声看着她呆呆傻傻的样子,只觉得可爱。

        他知道自己这会儿吓到她了,原本他想慢慢来,只是昨天的事情给了他危机感,他等不及了,不容她逃避。

        说实话,面前的女人虽然漂亮,但算不上惊艳。

        他虽然只有一次恋爱经验,但是见过的美女多不胜数。他初次见到她,只觉得平常,是小陌的胡闹和她对小陌的爱让他对她略有好感。可是在后来的相处中,他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她身上,最后连心也落在了她身上。

        他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他渴望抓住面前这个女人,不是让她当那种被聘请来的假妈咪,而是真的想跟她组成一个家庭。

        后来他才恍惚明白,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他不想欺骗自己,所以……

        安心的脸上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她瞪大眼睛,这男人亲吻了她的脸颊。

        然后她听见厉寒声问:“现在你明白了吗?”

        “我……”她说不出话来。

        “安心,嫁给我吧。”

        安心彻底傻在了原地,没了反应。

        她听到厉寒声说“嫁给他”。

        虽然厉寒声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但是这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一次的他是严肃的,认真的。刹那间,她的心口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热热的,好像喷涌的熔浆,根本控制不了。

        厉寒声等了好一会儿,依旧没有得到她的回应。

        最后,他叹息了一声。不知道怎么的,她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失望。

        她心一软差点答应了,然而话到了嘴边,突然听到他说:“晚上好好休息。”

        “好。”这次她乖乖地回答了。

        厉寒声目光沉沉地睨着她,嘴角翘了一下。

        没有拒绝,就是好的开始。

        “我送你进去。”他又道。

        “好。”

        安心答应完才恍然回神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只是这个时候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厉寒声直接打开了后车厢,将里面的花都拿了出来,原本需要四个店员捧着的花,他一只手抓两个,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还没有挡住他的脸。

        安心就这么愣愣地跟着他上了楼梯,打开白苏家的门。

        打开门的那一刻,她才想起来这不是自己家,自己竟然让厉寒声进来了,当她想要阻止的时候,厉寒声已经进去了。

        她抬起手抚额,也不知道一会儿白苏会是什么反应。

        果然,她刚想到白苏,就听到了白苏的声音:“安心,你回来了……”

        白苏听到开门的动静,从自己的房间里冲出来,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她呆愣愣地看着厉寒声,又看向站在门口的安心,随后双手捂住了嘴巴,人呆滞了。

        厉寒声是知道安心跟一个好朋友一起住的,他见到白苏十分淡定,微微颔首:“你好。”

        白苏也跟着点头打招呼:“你……你好。”

        打完招呼后,厉寒声十分淡定地给自己手里的花找好了位置,四大捧花,每一捧花看起来有好几百朵,十分壮观。

        他将手里的花放下后,又对安心道:“你好好休息。”

        安心点头,这个时候她除了点头,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反应。

        厉寒声说完便准备离开,他脚步刚动,忽然视线落在了某一处,感觉有些不对,随后直接走到了客厅窗台边。那儿放着一个水晶花瓶,里面养着一捧红色的玫瑰花。

        他二话不说,直接伸手将红玫瑰从瓶子里抽了出来,动作十分粗鲁。

        他拿起红玫瑰后,也没说话,直接往外走,路过白苏身边的时候,再次点了点头。

        当他与站在门口的安心面对面的时候,顿了一下,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便离开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白苏尖叫一声,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凑到了安心面前,急急追问:“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到底什么情况?”

        厉寒声一走,安心也觉得那股压迫感消失了,整个人立即恢复了正常。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白苏管不了那么多,她眼睛里闪着八卦的光芒。

        她刚刚竟然看到了厉总,厉氏集团的总裁厉寒声,还是真人,还是在她家。

        这真是太刺激了,根本让她冷静不下来。

        白苏一把将安心从门口拽进来,利索地关上门追问:“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心一脸无奈的表情,她知道今天要是不说,恐怕睡觉都睡不了了,于是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白苏听完后追问:“这么说,你们这是确定关系了?”

        “应该是吧。”安心的语气里带着一些不确定。

        “还应该什么应该啊,刚刚那架势,是普通男女关系该有的吗?你们这是登堂入室的节奏啊,不对,你们都同居过了,还有一个孩子,虽然不是你生的,但好歹也叫你妈,这么说,你这是要嫁给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啊!”

        白苏杂说了一大堆,毫无逻辑,语无伦次,听得安心越发无语了。

        她将白苏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推开,有气无力地往沙发边走。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之前还很坚定地认为自己跟厉寒声是完全不可能的,可是当时那个情况,她鬼使神差没有拒绝。

        她走到沙发边,颓丧地坐下。她刚一坐下,就听到白苏激动地感叹:“这么多花,都可以开花店了。啧啧啧,你说说你,倒霉了这么多年,现在总算走运了一回,这么好的机会,你可千万不要错过,错过这一村就没这个店了。”

        “你写小说走火入魔了吧。”安心实在无语,“是谁告诉我,现实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不要多想?”

        白苏一听,有些讪讪的。过了一会儿,她自顾自地说:“我之前不是不知道厉总是这么好的男人吗,以为你跟一个高富帅住一起,产生了不该有的幻觉,但今天我见到了厉总本人,绝对没有那种想法了。”

        安心很怀疑地看着她:“真的?”

        白苏有些心虚,眼神闪躲了一下,承认了:“好吧,刚刚我的代入感是有点深入了,不过有一部分话是真的,虽然我没恋爱经验,但看人准啊,厉总对你绝对是真心的,你要是喜欢他就别错过了。”

        3

        安心心里“咯噔”了一下,厉寒声是否真心,连白苏都能看出来了吗?

        不过她还是很怀疑地看着白苏:“你一眼就分辨出一个人的真心了?”

        “那是,要不怎么说我是情感专家呢。”

        今天突然发生了这么刺激的事情,安心抬起手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头,一脸疲惫地说:“苏苏,我现在心很乱,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她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越讨论,她感觉自己的心越乱。

        “哦哦,那你快去睡吧。”白苏愣愣地点头。

        安心没再多说,直接起身去了自己的房间,随后将门从里面关上了。

        白苏等安心走后,看着满屋的花很开心,虽然这不是送给她的,但也让人赏心悦目。不行,这是一个好梗,她觉得很适合她的新书,于是激动地打开电脑,开始噼里啪啦敲键盘。

        安心原本以为自己会辗转反侧睡不着,然而她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还是白苏撞开房门冲进来,将安心直接从床上拖起来的。

        “心心,心心,你别睡了,快起来。”

        安心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说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一夜没睡?”

        白苏点点头,又赶紧道:“你别管我睡没睡,我要给你看的是这个。”说着,一部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

        安心疑惑地接过手机,她还没看清上面的内容,就听白苏在旁边激动地说:“你上热搜了,虽然相机没拍到厉总的脸,但是这架势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天哪,我想到热搜名人就在我身边,就住在我家里……”

        安心这会儿没空搭理癫狂状态的白苏,她知道,偶尔白苏写作的时候也会出现一些激动过头的状态。用白苏的话说——我就是带入角色,深情入戏,这样我才能写出感情丰沛的小说人物,让整个故事鲜活起来。

        此刻,她已经看到了手机里的内容。

        #深夜高富帅浪漫求爱#,在醒目的标题下,配了一张图片。

        她看得出来,照片是从后面偷拍的,拍到了一排各种颜色的玫瑰花,前面是一个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虽然没照出男人的脸,可光从背影就能看出这一定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人,而男人面前站着的人是她。

        安心看着这张照片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的肩膀才松懈下来,还好没拍到厉寒声的脸。

        厉寒声可是厉氏集团的总裁,要是被拍到了脸,那就是大新闻了。她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就算上了热搜,出门也不会被围观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这张照片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这个问题,一点也没有想到厉寒声送她花这件事的原因。

        她反应过来后,忽然一愣,难道她这是承认和厉寒声的感情了吗?

        某五星级酒店,高级套房内。

        周雅韵的手机“叮咚”一声,传来短信的声音。

        她拿过手机,看到里面的骚扰短信有一堆。

        ——宝贝,我出来了,想你了,么么。

        ——你跟我见面,不然我就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你不是喜欢那个大总裁吗?要是他知道了,肯定不会要你吧。

        一条条短信接踵而来,没有给周雅韵一点反应的时间。

        她一咬牙,脸上闪过狰狞之色,将这个号码果断拉黑了,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刚拉黑这个号码,手机又是“叮咚”一声。

        她再次打开手机一看。

        ——不管宝贝拉黑我几次,我都有办法找到你,你逃不掉的。

        他已经换了一个号码。

        他无孔不入,就像一个影子一样,她摆脱不掉。

        “啊啊啊啊!”周雅韵将手机丢了出去,抬起手捂着自己的头,疯狂地尖叫,整个人已经崩溃了。

        这样的短信,她已经连续收到两天了,可是不管她换号码还是将发信息的号码拉黑,类似的短信都能一直发到她的手机上。还有她居住的酒店套房电话,就算她换房间,电话依旧会被那人打通。

        这段时间,她连酒店都不敢出去,只要出去,必定会带足保镖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可是她还是怕,她只要一想到那个变态对她做的事情就很怕。

        这时,酒店套房的电话响了起来,振动个不停。

        她着急忙慌地跑过去,一把拽下了电话线,听到电话不响了,她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她跌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将自己的头埋进去。

        忽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周雅韵一惊,在抬头看清来人后,才松了一口气。

        “雅韵,你怎么了?”经纪人看见房间一片狼藉,吓了一跳。

        “怎么样?”周雅韵想要起来,可是她维持这个姿势太久了,腿都麻了,刚一动就跌落了回去。

        经纪人赶紧伸出手扶她起来,满脸忧虑道:“我没找到,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得知我们电话的。我已经报警了,可这只是骚扰,警察也不能把他抓进去,为今之计,国内你不能再待了,太危险了。”

        “那你快帮我订机票。”周雅韵急匆匆地说。

        经纪人点点头:“好,等会儿我就给你订机票。”

        “越快越好。”她再待下去,都要崩溃了。

        经纪人转身要走,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说:“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经纪人拿出自己的手机,递过去问:“这里面的人是不是厉寒声?我看背影有些眼熟。”

        周雅韵狐疑地接过手机,在看到厉寒声捧花的照片后,当即瞳孔一缩。

        虽然相机没有拍到厉寒声的脸,但是拍到了安心的,而且她对厉寒声很熟悉,即使只是一个背影,她也知道这就是他。

        她想到自己努力了那么久,用尽手段都得不到厉寒声,那个跟仆人般的安心,什么都比不过她的女人,却得到了他,凭什么?

        她的手捏着手机“咯咯”作响,因为用力,指尖都发白了,眼神越来越阴狠,脸上的表情却很平静。

        经纪人看见她这样,吓了一跳,赶紧劝道:“雅韵,如果这真的是厉寒声,你这次回来的目的就失败了,现在你又遭遇这样的骚扰,还是赶紧出国的好,我现在就去订最快的航班,咱们今天就走。”说着,经纪人转身准备离开。

        “不。”忽然,一道阴沉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经纪人回头,狐疑地看着她。

        周雅韵抬眸道:“我不走了。”

        “不走了?”

        周雅韵没说话,再次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图片,脑海里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如果安心落入跟她一样的境地,不知道厉寒声还会不会喜欢安心。

        周一。

        安心有些惴惴不安地来到公司,热搜图片那么火,就算她在外面没有被人认出来,但公司这些人肯定能认出她来。

        然而她走进公司才发现,周围的一切跟以往没有什么不同,每个人都忙忙碌碌,没人有空多看她一眼,况且周一要做的事情最多,所以比平常更加忙碌。

        安心再次打开手机,发现热搜内容已经消失了。她一阵恍惚,立马回过神来,赶紧开始工作。

        这时,传来微信提示音。

        她一愣,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封星河发来的。

        “心心,我要去加拿大出差,为期三个月,时间很急,来不及跟你当面道别了。”

        她愣了一下,什么都没想,直接回复了一句:“祝你工作顺利。”

        原本她打算跟封星河见面,把事情说清楚,只是这会儿人都要出差了,微信上说也不知道合不合适,还是等封星河回来再说吧,毕竟她也没答应他。

        中午,休息时间。

        安心准备去员工餐厅,忽然接到了厉寒声的微信:“上来吃饭。”

        她蒙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上哪儿?”

        “我的办公室。”

        安心彻底傻住了,自从她不是厉寒声的生活助理,就再也没去过厉寒声的办公室了。这会儿中午,要是她明目张胆地上去,岂不是人尽皆知了?

        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没回复微信。

        忽然,微信又响了一下。

        “你不上来,我就下去。”

        安心瞪大了眼睛,这比她上去还严重好不好,至少她上去的时候小心点,还可能不会被人发现,可要是厉寒声下来,到时候她就是长了八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最终,她决定上去。

        “我上去。”

        她回复完立马站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心虚,总觉得周围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她走到电梯处,这会儿正是午餐时间,人最多,人来人往,她要是上去,肯定马上被人看到了。这时,她转身看了看安全通道,最终一咬牙,决定爬楼梯。

        4

        楼梯里总不会有人的。

        厉寒声收到安心的回复后就在办公室里等着,只是十分钟过去了,他依旧没见到人,眉头拧了一下。

        该不会是那女人阳奉阴违,嘴上答应他,转身就躲出去了吧?

        然而他要做的事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于是从办公椅上起身准备下去。

        他刚拉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安心站在门口,双手撑着膝盖,满头大汗,整个人气喘吁吁的。

        安心没料到厉寒声会忽然打开门,她原本想等气息均匀一点再进去。

        两人四目相对,安心这个姿势有点尴尬,她讪讪地放下手站起身,只是还在喘气。

        “你做什么了,这么久?”厉寒声说话的态度跟平时没有太大区别。

        安心做不到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她低垂着头不敢看他。

        厉寒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进来。”

        安心默默地走进去。

        随即,厉寒声把门关上,走到办公室宽大的桌子前,淡淡道:“快吃,饭菜已经凉了。”

        安心走过去,看到桌子上已经摆放了丰盛的午餐,一看就很美味,只是此刻她没什么食欲,不过还是乖乖坐下,拿起一双筷子食不知味地吃着。

        厉寒声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什么都没说,只吃自己的。

        安心觉得此刻两人的相处诡异极了。他们既不像上司和下属相处,也不像男女朋友相处。

        一块没有刺的鱼忽然放进了她的碗里,她看见后夹起来准备吃,但想了想还是放下了。

        她觉得他们要是再这么相处下去,自己肯定会疯,于是索性放下了筷子。

        厉寒声见状,问她:“你不喜欢吃鱼?”不等她回答,他又准备夹其他的菜。安心看见后连连解释:“我不是不喜欢吃鱼,我想把话跟你说清楚。”

        厉寒声直接忽略了她的话,面无表情地继续道:“我已经让骆浩峰定了婚纱,等送达了,咱们就去试穿。日子我也找专业人士在参考,等定下来,我们就结婚吧。”

        安心张了张嘴巴,没想到厉寒声这么雷厉风行,连婚纱都定了。

        可为什么她越发不安了?

        “厉总。”她急了。

        只是她一开口,厉寒声就立即道:“不是让你叫我的名字吗?”

        她叹了一口气,索性破罐子破摔:“你觉得我们这样的情况正常吗?”

        “有什么不正常的?”厉寒声反问。

        “我不觉得正常,我们没有正常的流程,也没有恋爱的过程。”

        厉寒声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我们朝夕相处三个月,难道还不够互相了解?”

        “我不是这个意思。”安心没辙,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厉寒声说了。

        她发现这个男人强势得过分,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她见厉寒声的目光投向她身上,好似在说——你想说什么就说,我听着呢。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最终她率先败下阵来。她重新拿起筷子,道:“我还是吃饭吧。”

        厉寒声的嘴角微微翘起,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她碗里。

        “我会对你好的。”

        她动作一顿,她从没怀疑他会对她不好,虽然才相处三个月,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责任心很重,从他收养小陌,对小陌的爱护就能看出来。

        “相信我。”他的手落在她的手背上,将她的手抓住。

        她的手小小的,厉寒声能将它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掌心里,就好似将她整个人抓在了手心里一般。

        “我提出结婚,你没有拒绝,证明你并不是对我毫无感觉的。安心,不要欺骗自己的心,你是喜欢我的。”

        “你是喜欢我的”几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十分笃定,带着深情,一下子便能传递到她的内心深处。

        她心神一震,有些无所适从,好似内心深处的秘密都被这男人看穿了。

        就像他说的,她反驳不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喜欢上了他,以前因为理智,她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情感,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不敢越过雷池一步,可是在离开后,这种感觉更甚。

        这一刻,两人静静地坐在一起吃饭,很平常的一幕,却好似两人早已经在一起,成了夫妻,相濡以沫,岁月静好。

        这种感觉太美好了,美好得安心不忍心去打破,她真的很想很想这么跟他牵手度过余生。

        “你别害怕,接受我吧。”厉寒声的声音好似有一种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让人情不自禁地接纳他。

        男人放在她手上的手抬起,落在她的头顶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他的手掌干燥灼热,弄得头皮痒痒的,她的心也跟着安定下来,不由自主地想要跟着他的节奏来。

        她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想好跟我结婚吗?”

        “我想好了。”

        “你不会后悔?”

        厉寒声微微摇头,眼神瞬间变得温柔,告诉她:“我不会后悔。”

        “那……”她的嘴唇微动,脑海却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不要怀疑我的心,我并不是因为小陌喜欢你,你对他好,能当他的妈咪,就算没有他,我的感情也不会改变。”

        他这是告诉她,这不是冲动,也无关任何其他的因素,只是一个男人对女人单纯的喜欢。

        此刻,安心再也说不出话来。

        “快吃,饭菜快凉了。”

        这次,安心没问其他的,赶紧低头吃饭。

        鱼肉的鲜香在嘴里炸开,如同此刻她的心。

        这个男人虽然高高在上,富贵逼人,但是又很平凡,他的表达朴实,没有浪漫和激情,却莫名让安心感到温暖,心忽然就柔软了下来。

        因为她从小缺少家庭的温暖,所以极度渴望这种平凡的温馨,只是这些渴望被她深深压抑在心底,从来没对谁说过,也不敢表露出来。

        这一刻,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只要她伸手,就能够到幸福。

        她的眼眶忽然一阵湿润,厉寒声看到了,却什么都没说,总是细心地把菜夹到她碗里。

        她默默地吃饭,直到米饭见底,这才放下筷子。

        “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会儿,你去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厉寒声叮嘱。

        “嗯。”她点点头,准备过去,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对他道,“你对我一点都不了解,我要不要将我的过往告诉你?”

        “心心。”厉寒声跟着放下了筷子,对她的称呼也随即改变了,他很认真地看着她说,“我在乎的是你的现在和你的以后,虽然我不能说对你的过往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不会逼你。”

        这个男人给了她足够的尊重。

        “可是我想告诉你。”她说。

        厉寒声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随即笑了:“好,你说,我听。”

        安静的办公室里,缓缓传来她低柔的声音。

        安心告诉他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也告诉他,自己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变故发生在她十五岁,爸爸出去做生意,一去不回,后来才知道他是抛妻弃女。父母离婚后,妈妈又得了癌症,最后留下她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厉寒声听了,上前将她拥入怀里,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别怕,以后你身边有我。”

        她的眼眶再度湿润,随即抬起头,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笑着说:“谢谢你,不过我没事了。”

        可她越是这样说,厉寒声越觉得心疼。

        她那么小就独自接起生活的重担,一路走来还能这么乐观开朗,真的是不容易。

        他将她松开后,看着她的眼睛,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我不是一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也不会给你任何的口头承诺,我只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我的心意,往后余生,我们一起牵手,好吗?”

        一起牵手,共度余生,安心觉得这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