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寒声,请多指教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被惊险绑架

第十三章 被惊险绑架

        1

        原本安心是准备吃完饭午休的,可是这会儿她毫无睡意,两人便开始说话。安心说完自己的成长经历,厉寒声也陆陆续续告诉了她一些他以前的事情,让彼此的感情都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彼此都更了解对方的心意。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就要到上班时间了。

        两人再不舍,也要分开。

        安心要走,厉寒声却不舍地挽留:“要不今天下午你别上班了,请个假。”

        安心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也有这么黏人的时候,她摇摇头说:“我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完呢,而且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

        厉寒声也不过是一时冲动,虽然有点遗憾,但成年人的恋爱里充满了理智,他看着安心,点了点头:“那我送你到门口。”

        安心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和办公室门口的距离,就这么点距离还用送?

        只是她回头看到厉寒声深邃的眼神,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罢了,他要送就送吧,反正也没人看到,她心里甜滋滋的。

        两人牵着手往门口走,步子很慢,只是再慢,距离终究有限,不到一分钟就走完了。

        厉寒声将她送到门口,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你下班了记得等我,我送你回家。”

        “嗯。”安心点了点头。

        “去上班吧。”他又道。

        “好。”。

        道别完,安心打开门走了出去,结果她刚一出门,就遇到了骆浩峰。

        两人同时一愣,安心随即淡定地点点头,从骆浩峰身边走过,只是脚步显得有些慌乱。等她逃离了骆浩峰的视线后,一张脸红透了。

        她刚刚是被看到了吧?被熟人看到还挺尴尬的。

        一下午匆匆过去了。

        到了下班时间,厉寒声看着手头的工作还剩一小半没有做完,按照他往日的行事风格,肯定是要加班做完再离开。

        “这些等我明天再处理,你跟合作方商议一下,延后一天。”

        “是,厉总。”骆浩峰点头,一脸惊奇地看着厉寒声。

        没想到工作狂厉总还有这样一面,为了谈恋爱,竟然连工作都延后了。

        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直白了,厉寒声直接一个冷眼扫过去:“你看什么?”

        “没有没有。”骆浩峰赶紧将头摇成了拨浪鼓,非常识时务地说,“厉总,如果没有其他吩咐,那我先下去了。”

        “嗯。”厉寒声微微颔首。

        安心收到了厉寒声的微信,他让她去门口等着,不许先走。

        她出来的时候,周围还有不少人,虽然同一个公司的很多员工她都不认识,可是莫名地,她觉得有些心虚。

        这时,厉寒声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

        安心毫不迟疑地拉开车门上去了,一上车,她还催促:“快走快走。”

        厉寒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便让司机开车。

        不远处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坐在驾驶座上,露出半张脸的女人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她看着车子启动,远远地跟在了后面。

        安心等车缓缓驶离后,才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你这么怕人看到?”厉寒声问。

        安心看着车窗外,在听到这个问题后,她想也不想地点头,“嗯”了一声。

        回答完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回答有些不妥,立即解释道:“那个,我是怕公司里的人看到我跟你在一起,影响不好。”

        厉寒声有些不满她的解释,拧着眉头道:“我们光明正大。”

        偷偷摸摸的,不是他的作风。

        安心尴尬地笑了笑,她也知道他们是光明正大的,可是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优秀了,让她自惭形秽。

        “我会努力的。”安心咬了咬牙,既然她做出了这个决定,就不会后悔。

        厉寒声理解安心的顾虑,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说道:“都听你的。”

        所以,她要偷偷摸摸就偷偷摸摸吧。

        安心心头一阵酸涩,有些感动地看着他:“谢谢。”谢谢他理解她。

        “接下来去哪儿?”安心看着窗外,这不是回白苏家的路。

        “咱们先去接小陌放学,然后送你回去。”

        小陌看到厉寒声和安心一起来接他放学,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小陌从补习班出来的时候,小脸上带着失落,当看到厉寒声和安心,他白白嫩嫩的小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

        安心看他跑这么快,吓了一跳,刚蹲下身体,他就猛地冲进了她的怀里,差点将她撞倒在地。当她快要往后仰倒的时候,厉寒声默默地跨出一步,站在她的身后,将这股力道挡住了,接着沉下脸教训他:“以后不许跑这么快。”

        “我知道了,对不起,妈咪。”

        “没关系,以后你小心点就好了。”安心摸了摸小陌的头发。

        “我这都是看见妈咪太激动了,臭老爸,你在妈咪面前败坏我可爱的形象。”

        “你有形象吗?”厉寒声不客气地吐槽。

        这个时候他可不会给自己儿子留面子,即使他才四岁。

        小陌刚想怼回去,忽然眼珠子一转,委屈巴巴地看着安心:“妈咪。”

        小陌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委屈得不行,安心一颗心立刻融化了,哪里还有原则,直接站在了小陌这边:“他还是小孩子,你好好说,不要打击他的自信心。”

        厉寒声可以不把儿子放在眼里,但是这刚到手的媳妇的话还是要听的,于是他不说话了,

        暗地里却瞪了小陌一眼。

        小陌的头埋在安心怀里,趁着安心不注意,对着自己老爸翻了一个白眼,这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我们一起去吃饭?”厉寒声提议。

        安心站起来,牵着小陌走在前面,厉寒声跟在后面。他们往旁边停着的车走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安心回头看去,发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直接从不远处冲了过来,速度太快,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她第一反应就是护着小陌,飞快地背过了身。

        2

        她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当她以为自己会被撞死的时候,忽然腰间出现一只手,把她的身体往旁边一带,连带着小陌一起摔了下去。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安然无恙。

        “哇……”孩子的哭声响起,让她愣怔回神,连忙低头看怀里的小陌。

        “怎么样了?”她的耳边是厉寒声的声音。

        安心再次抬头,看到那辆红色法拉利远去,很快汇入车流,失去了踪迹。

        “小陌,你怎么了?”

        “妈咪,呜哇……”小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厉寒声将小陌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后,发现他没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小陌没事,估计是被吓到了。”

        “哦。”安心愣愣地点头,到现在她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刚刚的情况实在是太惊险了,现在她回想起来,全身都在冒冷汗。

        厉寒声将小陌抱了起来,忽然他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皱眉:“你擦伤了。”

        安心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右手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手腕擦破了一大块皮,流血了,还有些使不上力。

        “妈咪,都怪我。”小陌又呜呜哭了起来。

        安心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安慰道:“不怪你,妈咪没事,妈咪很快就会好的,乖。”

        “呜呜呜。”小陌还在哭,显然是吓坏了。

        就算他平时再早熟,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今天这样的事情这么惊险,他怎么可能不害怕。

        “马上去医院。”厉寒声二话不说,直接将小陌从地上抱起来,转身往车边走去。

        安心跟着一起上了车。

        红色的法拉利在道路上一路狂奔,因为车速太快,差点引发几场交通事故。

        可周雅韵一点也不在意,她疯狂地踩着油门加速,脑海里浮现的是之前看到的那些画面——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孩子可爱,男人高大俊美,特别是厉寒声看安心的眼神很深情。

        她嫉妒得快要发狂了,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那一刻,她是真的想撞死他们。

        可是不值得,她不能为了他们搭上自己美好的前途。

        所以,车子在最后关头转了一个弯,从他们身边冲过去了。

        车最后停在了路边,她面色阴沉地坐在车内,脸色很难看。

        这时,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不用看就知道是那个变态打来的骚扰电话,换了手机换了号码都摆脱不了,他好像在她身上装了定位器一样。

        她咬牙将手机拿过来,准备将号码拉黑,却被上面的信息吓到了。

        ——宝贝,你的车速太快了,哥都没追上。

        ——宝贝,你今天差点杀人了哦!

        ——是不是有人得罪你了?你告诉哥,哥给你出气。

        又是刷屏一样的短信。

        她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一切都被人看见了,而且还是那个变态。她立刻转身看了看身后,并没有看见有人跟着她,来来往往的车都很正常,她盯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没人跟着,松了一口气。

        她还是很恼怒,拉开车窗,扬起手想将手机丢出去。可是在手机要丢出去的那一刻,她心中一动,又将手机收了回来,再次看了看手机里的那些短信,前些天她心里的那个念头又冒出来了,而且越演越烈。

        周雅韵回到酒店后,经纪人已经等在了那儿。

        “雅韵,你去哪儿了,没遇到那个变态吧?以后你出门还是带着保镖吧,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

        “我没事。”周雅韵的态度很冷淡,说完直接越过经纪人离开了。

        “雅韵,你不能再任性了。”经纪人追上去说,“半个月后,国外有一个时装周邀请你参加,公司已经预留了你的名额,你得尽快赶过去。”

        周雅韵听到这个的时候已经按下了电梯键,电梯门一开,她走了进去,经纪人也进去了。

        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周雅韵淡淡道:“不是还有半个月吗?走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

        “什么事?”经纪人看着她的表情,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妙。

        周雅韵冷冷一笑,道:“送厉寒声一份大礼。”

        安心从医院包扎好伤口出来,天已经黑透了。

        因为这个插曲,他们自然没心情去吃饭。

        “我没事了,真的,一点小伤而已,你们别这么紧张。”

        安心看着身边两人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觉得十分无奈。

        她不过是擦伤和扭伤了手腕,这几天不能用力罢了。

        “妈咪,你痛不痛?我给你呼呼。”小陌眼泪汪汪的,还踮起脚想要给安心的手吹气。

        安心配合地将手伸过去,孩子鼓着腮帮子,很认真地在她的手腕上吹气。

        “今天的事很蹊跷。”厉寒声看着安心的手腕,皱着眉头,十分肯定地说。

        “不是意外吗?”安心有些不解。

        今天那一幕,他看得很清楚,那辆车是直接朝着安心和小陌的方向冲过来的,目标准确,要说是汽车失控,可在撞到安心和小陌的前一刻车子突然转移了方向,所以这根本不是意外和汽车失控,而是有人蓄意谋杀。

        他现在想不通的是,这人到底是真想撞死安心和小陌,还是只想吓唬一下,可不管是哪个,肯定都有仇。

        “你有什么仇人吗?”他忽然问道。

        安心闻言,认真想了想,摇头:“没有啊!”

        她认识的人就那么几个,怎么可能会跟人有仇到想要杀了她呢?

        厉寒声一时也想不明白,便道:“我先送你回去,这几天你尽量不要单独出门,明天也不要上班,直接请假。”

        今天,安心也被吓到了,只好点点头,就算不请假,她的手这个样子恐怕也不能工作了。

        厉寒声先将她送回了白苏的住所。下车的时候,小陌拉着安心依依不舍:“妈咪,我舍不得你,你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

        “妈咪也舍不得你,可是妈咪已经搬出来了。”

        虽然她跟厉寒声已经确认了关系,但也没这么快就同居的。

        之前她是当小陌的保姆妈咪,可现在已经不是了,她过不去心里那个坎。

        其实厉寒声也觉得安心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会比较让他放心,但看见她满脸为难,眸色一黯,还是劝阻了小陌:“妈咪受伤又累了,回去还要好远的路,你让她早点休息。”

        小陌这才听话地松了手,还小大人似的叮嘱:“那妈咪回家就洗澡澡睡觉,我明天再来看你。”

        “好。”安心笑了笑,然后跟小陌道别,最后视线落在了厉寒声的身上。

        厉寒声什么都没说,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动作很温柔:“你什么都别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我知道了,你一路小心。”

        “我看着你上去。”厉寒声又道。

        安心闻言,这才转身一步步地离开,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厉寒声才收回了目光。

        重新上车后,厉寒声吩咐司机:“开车。”

        小陌噘着嘴坐在一边生闷气,他瞅一眼厉寒声,没反应,又瞅一眼。

        他这点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厉寒声,只不过厉寒声定力好,故意装作没看见。

        “臭老爸。”最后还是小陌率先败下阵来,他再不开口,都要憋坏了。他质问自己老爸,“你明明也很想妈咪回家的,为什么还要口是心非?”

        “我不是口是心非。”

        “哼。”小陌噘着嘴,头别到一边,一点都不相信他。

        厉寒声看了儿子一眼,说:“做事要有张有弛,有些一定要得到的东西,可以猛烈进攻,必要的时候耍点小手段也不成问题,比如你爸爸想要把你妈咪变成老婆。”

        听到这个,原本生闷气的小陌将小脑袋扭了回来,目光怔怔地看着老爸问:“刚刚那种情况呢?”

        厉寒声跟儿子对视,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说:“刚刚那种情况就是,你妈咪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你既然喜欢她就要尊重她,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现在不想回去,你就不要逼她,不要让你喜欢的人受委屈,懂了吗?”

        小陌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感觉懂了,又好像不太懂。妈咪以前住在家里不是也很开心吗?我跟妈咪在一起就很开心。”

        3

        “你喜不喜欢老爸?”突然,厉寒声转换了一个话题。

        小陌想都不想地点头说:“喜欢。”

        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就是老爸了,他第二喜欢的是妈咪。

        厉寒声继续道:“你喜欢飞机模型,我觉得很碍眼,想要没收,为了你喜欢的老爸,你能把飞机模型给我吗?”

        小陌一听要没收自己心爱的飞机模型,立刻纠结了起来,那可是他最喜欢的飞机模型,可是在飞机模型和老爸之间选择,他还是更喜欢老爸一点。

        他纠结了半天,最后忍痛道:“如果老爸一定要拿走飞机模型,那就拿走吧。”

        “你看,你喜欢老爸,也喜欢飞机模型,可是老爸要拿走飞机模型的时候,你却不开心,现在一样,你喜欢妈咪,想妈咪跟你回家,妈咪也喜欢你,可是她不想跟我们回去,那么你是想让自己不开心,还是想让妈咪不开心呢?”

        这个问题把小陌问住了,他纠结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希望妈咪开心。”

        厉寒声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抬起手揉了揉小陌的头发,夸奖道:“好孩子。”

        他并不会一味地宠溺孩子,虽然这孩子偶尔会做些胡闹的事情,但他明白孩子其实是有分寸的,也能解决问题。

        可一些根本上的问题,他不会含糊,他一定要让小陌明白,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按照轻重缓急,在心里的重要程度,来决定怎么处理事情。

        安心回到公寓后,白苏看见她的伤口,一脸震惊地问:“你怎么受伤了,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发生了一点意外。”她把之前跟小陌差点被车撞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不是遇到神经病,就是遇到仇人了吧?”不等安心回答,白苏又道,“不过对方开法拉利,厉总又在你身边,是神经病的可能性很低,看来是遇到仇人了。你想想,最近得罪谁了?”

        安心没想到,白苏也说撞击他们的是仇人。

        可是她蹙着眉头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摇摇头:“最近我谁也没得罪过,就上班下班,就算是公司里同事关系不和谐,也不至于想撞死我吧。”

        “说得也是。”白苏做出名侦探柯南的经典思考姿势,道,“要是按照一般言情小说的套路,应该是情仇,女配臆想女主抢走了男主,怀恨在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想要把女主杀了,但一般男主都会英雄救美,然后查出来凶手是女配,给女主出气。”

        安心听后摇摇头,站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

        她就不该跟白苏讨论这个话题,这丫头写言情小说都走火入魔了。

        现实中,谁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杀人呢?她觉得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个意外。

        翌日。

        安心很顺利地跟上司请了一周假,在家休息。

        早上八点左右,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还伴随着小陌奶声奶气的声音:“妈咪,我来看你了。”

        安心一愣,赶紧过去开门。

        门一开,一个小身影就扑了过来,抱着她的大腿说:“妈咪,你的手还疼不疼?”

        “妈咪已经不疼了。”疼肯定是疼的,只是这个她没必要跟孩子说。

        “要是妈咪还疼的话,我给你呼呼。”小陌一脸心疼的模样。

        “好。”

        这时她抬眸看了看,发现送小陌过来的是厉家的司机,并不是厉寒声。

        “妈咪,你是不是在找老爸?”孩子狡黠地问。

        安心脸一红,有些尴尬,但还是问了:“你老爸来了没有?”

        “没有。”小陌摇了摇小脑袋,“他一大早就出门了,所以我让司机叔叔送我过来了。”说完,他还很有派头地转身说,“你先出去等着吧,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好的,小少爷。”司机应了一声,对着安心点点头就离开了。

        安心拉着小陌进来,把门关上问:“那今天你怎么没去补习班?”

        “今天妈咪请假了,一个人在家里肯定会很无聊,所以我来陪你,而且妈咪的手受伤了,我还可以照顾妈咪。”

        孩子贴心的话让安心的眼眶热热的,她已经很久没感受到这种关心了,却没想到是从四岁的小陌身上感受到的。

        这孩子虽然不是她生的,跟她也没血缘关系,但是从他叫她妈咪的那一天起,两人跟亲母子没什么区别了。

        “你吃早餐了吗?”安心又问。

        小陌摇摇头:“我一起床就来了。”

        安心赶紧拉着小陌在沙发上坐下,又给他打开了电视,拿了一点零食过来:“现在妈咪去给你做早餐,你看一会儿动画片。”

        “妈咪,你的手受伤了,怎么做早餐?”小陌担心地说。

        安心扬了扬另一只手:“我只是一只手受伤了,另一只手还能用,我做慢点就行。”

        “那妈咪要是不方便,要叫我帮忙啊!”

        “好。”安心点头。

        安心进了厨房,一只手把米洗干净放进电饭锅里,做完后,才察觉家里已经没菜了。

        安心有些苦恼地对小陌说:“小陌,你在这儿看电视,妈咪出去给你买点包子油条。”

        小陌一听,赶紧从沙发上下来,举起手说:“我要跟妈咪一起去。”

        他才不像那些弱智的小朋友一样喜欢看动画片呢。

        在小陌看来,这些动画片的吸引力跟妈咪不能比,与其看动画片,他还不如跟妈咪一起出门买菜。

        安心想了想,附近的早市离这儿挺近的,就几分钟的路程,她带小陌去也不是不可以,便颔首答应了。

        她带上手机和钱包,牵着小陌一起出了门,至于白苏,这会儿还在房间补眠。

        他们到了楼下,遇到了等候在那儿的司机,司机得知安心要去买东西,立即提议:“我送你们去吧。”

        “不用了,就几分钟的路程,你开车还要找停车位,太麻烦了。”

        “是啊是啊,我要跟妈咪一起去。”小陌很兴奋。他还没出去逛街买过早餐,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安心和小陌拒绝了司机的提议,大手牵小手一起出去了。

        两人一起出了小区的大门,却没发现他们刚出去,一辆蓝色的汽车就跟了上去。

        安心和小陌一路叽叽喳喳地说着话,都是小陌在说,安心默默地听着,不时点点头。两人母慈子孝,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一对亲密的母子。

        可是看在周雅韵的心里,却升起了一股怒火。她当初怎么努力都没让这个小崽子喜欢上她,他总是在她跟厉寒声之间搞破坏,最后还因为他,她不得已跟厉寒声分手了。

        在周雅韵看来,她失败的原因就是小陌,如今厉寒声宁愿选择安心,也不选择她,这更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这两个人她都恨之入骨。

        昨天那辆法拉利太招摇了,今天,她特意换了一辆车出门。

        她一路远远跟着他们,眼看有一段距离了,她忽然将踩油门加速。

        经过昨天的事情,安心早有心理准备,看到一辆车子过来,就牵着小陌躲在路边角落里。

        原本安心以为这是路过的车子,没想到这辆车开到他们前面一点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周雅韵从驾驶座走出来,一身名模气场,显得鹤立鸡群。

        “周雅韵?”安心愣了一下,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

        “坏女人。”小陌低声咕哝了一句,噘着嘴巴,一脸的不高兴。

        不过还好,他的声音比较小,周雅韵并没有听见。

        周雅韵的脸色阴沉,虽然脸上化着精致的妆,但是依旧看得出来她的气色不太好。她气势汹汹地走到两人面前,也不说话,凌厉的目光投向安心身上,她好像在打量货物似的,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安心的眉头拧了一下,她知道周雅韵一贯不喜欢她,只是以前几次见面,周雅韵虽然不喜欢她,但是没表现出来,可这次周雅韵连掩饰都没有。

        “周小姐。”她颔首打了个招呼,“好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不巧。”周雅韵冷哼了一声,道,“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她一直在找机会,一早就守在安心住处的门口,没想到小陌也来了,还真是老天爷给了她机会,否则她还要想办法让小陌落单,如今刚刚好。

        安心听出了周雅韵语气里的不善,也不客气了起来:“周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果然上位了就是不一样,你刚跟厉寒声搅和在一起,就把我这个前女友给忘了。”

        4

        说起这个,安心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愧疚的。

        当时周雅韵让她帮忙,她也没答应,而且周雅韵早就跟厉寒声分手了,她并不是第三者插足。

        以前她没这个立场跟周雅韵抗争,可现在她的身份不一样了,已经跟厉寒声确定了关系,在这种情敌见面的时候自然不会再退让。

        “周小姐自己都说是前女友了,那就证明你已经跟寒声没关系了,至于寒声跟谁在一起,似乎用不着跟你汇报。”

        “寒声?”周雅韵冷笑一声,“你倒是叫得亲密。”

        “你这个坏女人想干什么,不许欺负我妈咪。”小陌忽然出声,张开两只小手,像母鸡护小鸡一样站在安心面前。

        虽然他这只母鸡有点小,但是勇气可嘉。

        安心的眼里漾开笑意,她温柔地摸了摸小陌的头,柔声道:“小陌,没事,妈咪不会被人欺负的。”

        小陌这才收回手,走到安心身边,双手叉腰站在原地瞪着周雅韵,虽然他身板很小,但是很有气势。

        周雅韵的眸子里闪过阴狠之色,落在小陌身上的眼神冷冰冰的。

        要是一般的小孩子肯定会害怕,可小陌抬起小脑袋,毫不客气地跟周雅韵对视。

        “放心,我不会动手,毕竟做这种事情有失我的身份。”她才不会笨得自己动手。

        对于这点安心还是放心的,她对着周雅韵问:“周小姐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就算厉寒声承认了你,厉家也不会承认你。当年我有名模的身份都嫁不进厉家,如今你更是妄想。”不说别的,就凭安心出身这一点都过不去那一关。

        安心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却不动声色,气势半点不服输:“这点就不劳烦周小姐费心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走了,小陌还等着我买包子呢。”说完,安心便准备离开,她觉得自己跟周雅韵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她刚迈出一步,手臂就被周雅韵抓住了:“等等。”

        “咝!”

        周雅韵的动作太快,抓的又是安心受伤的手,安心被碰到伤口,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干什么,坏女人?快放开我妈咪。”小陌又站出来维护安心,还伸出小手想要将周雅韵的手推开,只是小陌小小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个力气,气得小陌眼睛都红了。

        “妈咪?你是她生的吗?”周雅韵不屑地一笑,眼神从安心还包着纱布的手腕滑过,这应该是昨天她开车冲出去的时候,这女人摔伤的。虽然她没有撞死安心,但好歹让安心受了一点苦。

        周雅韵眼里闪过快意,继续抓着安心的手不松开,跟她僵持着。

        “周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安心不耐烦地问。

        “我干什么,啊……”

        忽然,一把刀横在了周雅韵的脖子上,耳边传来周雅韵曾经视为噩梦的声音:“宝贝,终于让我找到机会了。”

        “你……你想干什么?”周雅韵的眼神飘忽了一下,心里却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人总算是来了。

        她知道这人肯定跟着她,虽然她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知道她的行踪,可是想要把人引出来,就要花费点工夫。

        刚刚她死拽着安心不松手,不就是想拖延时间,让这人出现吗?到时候出了事,她也是受害人,跟她没什么关系。

        这些心思,周雅韵隐藏得很深,没人知道,就连她的经纪人都不知道。

        此刻突然发生这种意外,安心也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手里还拿着刀子。

        她没什么舍己为人的想法,这会儿就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周雅韵把她的手抓得死死的,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

        如今这个情况很危险。

        她的手本来就使不上什么力气,这个时候更是没什么办法,忽然她想到了什么,将身边被吓到的小陌一推,喊道:“小陌,快跑。”

        “妈咪。”小陌毕竟是一个孩子,这会儿有些手足无措。他被安心推了一下,也迈不开步子。

        “你快跑啊,去找司机叔叔。”安心这会儿吓得冷汗从头上掉下来了,又去拽周雅韵的手,“你快放手。”

        安心越是这么说,周雅韵抓着安心的手就越用力,像铁钳子一样,牢牢拽着不放。

        这个时候她没发现,周雅韵已经不说话了,老老实实被人用刀威胁着,而且这个拿刀的男人也阴冷地看着周雅韵。

        这个劫持周雅韵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身上邋里邋遢,也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身上还有一股怪味。最重要的是,他的脸上竟然有一道从额头横贯鼻梁的刀疤,看起来十分狰狞。

        男人不管安心和小陌,就抓着周雅韵不放,阴阳怪气地说:“我从监狱出来后,一直在等这个机会,今天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你有话好好说,不管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周雅韵开口,做出愿意破财消灾的架势。

        “呸,钱,我不稀罕,什么金山银山我没享受过,我就想要你的人。”

        趁着周雅韵和男人说话的工夫,安心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再推了小陌一下,示意小陌快跑。

        小陌这才从呆愣中回神,然后转头就跑。

        周雅韵眼里闪过一抹焦急,心里有些恼怒,刚刚她应该提前抓住小陌的,要是小陌跑了,厉寒声肯定就知道真相了,到时候她的计划就失败了。

        男人好像知道周雅韵的意图,冷笑一声道:“放心,他跑不了。”

        果然,他的话音刚落,小陌就惊叫了一声。

        安心回头看去,就见小陌跑的方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人,他一把将小陌抱了起来,还拿出一块手帕捂着小陌的口鼻。过了一会儿,小陌闭上了眼睛。

        “小陌。”安心惊叫了一声,追问,“你把小陌怎么了?”

        那边的人抱着小陌过来,看了眼现场对峙的情况,开口:“王哥,人越来越多了,这里不是办事的地方。”

        王哥点点头说:“把人都弄晕了带走。”

        安心还没反应过来,抱着小陌的男人二话不说,用弄晕了小陌的手帕捂在了她的鼻子上。

        “唔唔。”安心立刻觉得自己意识不清,最终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冷,安心是被冻醒的,这样的天气,她竟然在睡梦中被冻醒了。

        很快,她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她睁开有千斤重的眼皮,第一时间就是找小陌,然后发现小陌就躺在她的旁边,虽然人是昏迷的,但是看起来还有呼吸,她一颗提着的心放松了一点,小陌没事就好。

        接着,她才有心思考虑自己的处境。

        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绑住了,受伤的左手腕疼得不行,估计是又扭到了,脸颊贴在地面上。水泥地冰冷,而且上面有很多灰尘,一看就是好久没人来打扫了。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她觉得冷飕飕的。

        她看不清全景,只看到不远处有一扇大铁门,好像这里是一个仓库,她又扫视了一圈,才在不远处找到了靠坐在那儿,看样子也昏迷过去的周雅韵。

        安心看着周雅韵,这会儿又气又恨。要不是周雅韵一直拽着她的胳膊不放,她也不可能被抓过来,而且还连累了小陌,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安心想着小陌这么小就经历过两次绑架,也不知道会不会让他产生心理阴影,她又后悔没有坐车让司机跟着。只是这个时候她再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最关键的是要想办法脱身。

        当她这么胡乱想着的时候,周雅韵那边好像有了点动静,她“嘤咛”一声,好似缓缓醒过来了。

        说来也奇怪,周雅韵竟然没被绑住手脚,绑匪就那么任由她坐在那里,也不怕人跑掉。

        周雅韵醒来后,环顾了周围一圈,视线在安心和小陌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收回了视线不说话。

        安心觉得现在的情况实在很诡异,不过她来不及想这些,见到周雅韵醒过来了,便开口道:“周小姐,麻烦你给我松下绑。”

        如今她动都动不了,想跑也跑不了,没办法,她只能指望周雅韵了。

        “我为什么要为你松绑?”周雅韵忽然冷哼了一声。

        安心一愣,整个人彻底怒了,对着周雅韵怒目而视:“我被抓,都是被你连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