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厉寒声,请多指教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幕后绑架者

第十四章 幕后绑架者

        1

        周雅韵听到这话,继续冷笑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靠坐在那儿,动都不动。她既没有给安心松绑,也没有逃跑的意思。

        安心心里的疑惑更重了,这会儿她看周雅韵的态度,周雅韵好似压根就不想逃跑。可是为什么呢?

        她努力挣扎,手被绳子磨得很疼,估计已经破皮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一点用都没有。

        最后她没办法,只能一点一点往前移,最后慢慢挪到了小陌的身边。

        “小陌,小陌。”她压低声音喊了两声。

        一样的药,她是大人抵抗力强,醒得比较早,可小陌还小,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

        安心靠得近了,看着小陌小脸苍白的样子,心里疼痛又懊悔,她不该以为早市离家近就大意出门,还将小陌带出来了。

        “行了,厉寒声不在这里,这儿没有观众,你还表演什么母子情深啊。”忽然,周雅韵开口了。

        安心朝她看了过去,难以置信道:“表演?”

        “不是表演是什么,你若不是借着这个小崽子上位,能有今天吗?”

        说来说去,都怪这孩子不乖,否则她跟厉寒声现在还好好的在一起,说不定已经结婚了。可就是这个横空冒出来的孩子,厉寒声才抛弃了她。

        安心看周雅韵的眼神不对劲,警惕地挪动身体,直到将小陌的身体彻底阻挡住,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根本没什么用,但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实在是不放心。

        “当时你为什么抓着我的手不放,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有人绑架你?而且你现在也不逃跑,难道那些人是你雇用的?”安心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虽然她知道这个时候问出来没好处,但是她不想糊涂下去了。

        周雅韵一愣,像她这样的公众人物,一向不喜欢给人留把柄,但有些事情憋屈在自己心里太久了,不说出来都快把她憋坏了。

        而且这里是郊外废弃的仓库,就算她说了,安心知道了,也不会留下证据。于是她冷笑一声,索性说出了口。

        “没错,我就是故意抓着你的手,让你不得不跟我一起被绑架。我也早就知道今天会有人绑架我,这个人刚从监狱里出来,一直骚扰我,他曾经是我的狂热粉丝,一年前的绑架案也是他做的,就因为那次绑架,厉寒声才要跟我分手,这一切都是因为躺在你身边的野种。”

        说着,周雅韵的眼神里全是愤恨。

        安心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的绑架是周雅韵故意给了绑匪机会,她听见事情牵扯到小陌身上,一时气愤道:“你在胡说什么,当时小陌才三岁,说不定还不到三岁,他能懂什么?”

        “这你就错了,这孩子早熟得很,身体是两岁,智商可不止两岁。我当时急于讨好厉家父母,所以就要赢得他的好感,可不管我用了多少手段,这个孩子就是抗拒我。那天寒声有事,我陪着他出去玩,结果因为他,我被绑架了。”说到这儿,周雅韵有些气愤。

        当时她是在人多的地方被绑架的,要不是那个变态先将小陌抓在了手里,她怕这孩子出事后自己没办法跟厉家交代,怎么可能会被抓?

        “听你这么说,你自己一点错都没有,都是小陌连累了你?”安心质问。

        “当然。”周雅韵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这时安心冷笑了一声,看着周雅韵的眼神冷冰冰的:“你说了,那个绑架你的人是你的狂热粉丝,他就是冲着你来的,你不说连累了小陌,竟然还有脸说小陌连累了你,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良心?”周雅韵恨恨道,“我要是没良心,这小崽子一年前就死了。”

        安心眼神里带着讽刺:“你曾说小陌不接受你,你要知道孩子的心是敏感的,他们看不懂大人是好意还是恶意的时候,会从感觉上知道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你是不是真心对他,难道他感觉不出来吗?”孩子,有时候是最单纯的,也是最敏感的。

        周雅韵被安心说得愣了一下,等她回神的时候,脸上带着恼怒:“你胡说八道,我对他还不够好吗?好吃的好玩的,我每次都带给他,可他偏偏不领情。我工作那么辛苦,累都要累死了,可对着他还要强挤出笑脸。”

        安心冷笑了一声,不屑地看着周雅韵道:“那你肯定是在厉寒声面前给小陌笑脸,厉寒声不在的时候,你没掩饰自己的情绪吧?你不要以为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周雅韵回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虽然很多事情她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就像安心说的,她只在人前和厉寒声面前表现,当她跟小陌单独相处的时候,从来没给过小陌一个好脸。

        虽然周雅韵没说话,但安心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被自己说中了心思。

        周雅韵不想承认自己的心思,狠狠咬牙道:“这就是一个野种,又不是我生的,凭什么让我对他好?”

        安心已经不想再跟她讨论这个话题了,冷冷地继续道:“一年前绑架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为了自己逃生,不顾小陌的死活,这才是厉寒声不肯原谅你的原因吧?”

        “你懂什么!”说到这个,周雅韵情绪很激动,“我都因为这个小崽子被绑架了,后来发生那么多事情,我能逃走就不错了,要是带着这个累赘,就连我也走不了,难道还要我为了他牺牲不成?”

        周雅韵的话,安心听得很不舒服,但现在她的目的不是这个。

        她不着痕迹地套话:“所以厉寒声只是不原谅你,并没有怪你。”

        周雅韵听了这话,愣在了原地,厉寒声原来是这么想的吗?她没说话,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安心躺在地上,也揣测了一下厉寒声的心情。对他来说,他愧疚小陌的父亲代他而死,对小陌的感情有父爱也有愧疚,小陌是他不能碰触的逆鳞。

        可是当时的情况,周雅韵虽然是因为种种条件放弃了小陌,但是放弃就是放弃,他理智上接受了,情感上却过不去,所以他才会跟周雅韵分手。

        安心想明白了这些,又道:“如果一年前的绑架是意外,这次你故意将人引出来,绑架你还故意捎带我和小陌,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周雅韵回过神,听到安心的话,最后勾起一抹冷笑,“我的目的很简单,我不想让这个人再骚扰我了,他要是再绑架我一次,这次就要重新回到监狱里去。”

        安心蒙了一下,没想到周雅韵是这个目的。

        “可是这样的亡命之徒丧心病狂,你就不怕他会真的伤害你吗?”

        “放心,他不会杀我。”周雅韵似乎胸有成竹,说,“我不是说了吗,这人是我的狂热粉丝,有粉丝会对偶像动手的吗?”

        安心一愣,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周雅韵继续道:“到时候,绑架我的人会永远无法翻身,你和这个小崽子也别想好过,我会送一份大礼给厉寒声,作为我跟他的分手礼,哈哈哈。”

        她忽然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又有些想哭,最终她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再次闭上了眼睛,沉默着不出声了。

        安心弄清楚了前因后果,心里实在是恼怒,可这个时候她没办法,只能寄希望厉家的司机和白苏发现他们没回去,报警救他们。

        另一边。

        厉家司机等在小区楼下,前面还稳得住,可过了两个小时人还没回来,他就有点着急了。

        厉总叮嘱他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小少爷,可因为小少爷跟安小姐在一起,他就没有多跟,现在人一直没回来,虽然他们有可能去哪里玩了,但他还是不放心。

        因为没有安心的电话,厉家司机索性给厉寒声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件事情汇报了一下。

        偏偏厉寒声正在开会,手机调成静音了,一时没接到电话,等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他立刻给安心打电话,可是电话根本打不通。他匆匆来到了小区,二话不说就上了公寓。

        白苏又一夜没睡,正在补眠中,她听到敲门声,烦躁地起来,将门打开:“谁啊,大中午的敲什么敲!”

        当她看到来人是谁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秒变:“原来是厉总啊,您是来找心心的吧,我去叫她出来。心心,心心,厉总来了。”

        2

        半天没人应。

        “心心带着小陌出去了。”厉寒声冷冷地说。

        “啊!”白苏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脸奇怪地问,“既然你知道心心不在这儿,那你还过来干吗?”

        “人没回来。”他的表情很严肃。

        白苏更疑惑了,随口说道:“那他们可能去玩了吧。”

        白苏不以为意,安心那么大的人,难道还会丢了不成。

        “我怀疑他们出事了,手机关机打不通,你带我去附近找找看。”厉寒声的表情很难看。

        白苏觉得厉寒声小题大做:“哪有那么容易出事,又不是小说。”

        “白小姐,请你配合我。”虽然厉寒声说了个请字,但是他的语气很不客气,似乎不管白苏同不同意,都要执行。

        白苏被噎了一下,不过她看见厉寒声这么严肃的样子,也有点担心,当即道:“你给我五分钟换件衣服。”

        五分钟后,厉寒声带着白苏出门,让她将附近安心可能去的地方都转一遍,还问了哪里有小孩子玩的地方。

        他们一直没找到人,时间拖得越久,厉寒声的眉头就拧得更紧。最后,车开到早市附近转悠,路边停着一辆蓝色的豪车。

        厉寒声眼神一亮,这辆车他曾经见到过,是周雅韵的。

        “停车。”厉寒声沉声命令。

        车停来,厉寒声推开车门下来,走到车前,看了一下车牌,确定了这辆车的主人是周雅韵。

        周雅韵来这儿做什么?

        白苏也跟着下车了,追问:“厉总,发生什么事了,这车有问题吗?”

        厉寒声没回答她的问题,犀利如鹰隼的双眸打量了一下周围,当视线落在道路摄像头上的时候,他顿住了。他直接拿起手机,吩咐:“你立刻给我调监控,主要范围是……”说着,他报上了这附近街道的名字。

        骆浩峰接到这个任务,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他知道厉寒声做事情不喜欢别人质疑反驳,随即马上下去准备了。

        没过一会儿,厉寒声就得到了消息,可这消息未免也太凑巧了,骆浩峰回复厉寒声:“厉总,那一片的监控都坏了。”

        “监控坏了,这么巧?”厉寒声从不相信巧合。

        “是的,听说是系统故障,没办法正常运行。”

        “如果用我们集团的专业人士,多久能修好?”说完,他不等骆浩峰说话,直接下命令,“你马上让我们的人一起修理监控,用最快的速度,我要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厉总。”

        白苏在旁边一愣一愣的,这会儿她开始担心安心的安危了。

        “厉总,安心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她惴惴不安地问道。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这里距离你家很近,我就不送你了。”厉寒声没空搭理白苏。

        白苏愣愣地点头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看见厉寒声又在打电话,她想起刚刚厉寒声的样子,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心里默念:心心,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安心根本不知道,那边厉寒声为了找她和小陌,已经快将周围翻了个遍。她跟周雅韵的那段对话结束后,就互相不搭理对方,十分沉默。

        直到躺在她身后的小陌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惊慌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当看见安心的时候,他整个人才跟着镇定了点,但还是害怕地问道:“妈咪,这里是哪里?”

        安心艰难地回头,发现小陌已经醒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小陌醒了,别怕,妈咪在这儿。”

        也不知道绑匪是怎么想的,他们没有绑住周雅韵,也没有绑住小陌,却偏偏将安心捆了起来。

        “妈咪,你怎么被绑起来了?”小陌的声音里有几分害怕。

        “妈咪没事,小陌起来给妈咪松绑好不好?”安心尽量温柔地安慰小陌,一点点让他平静下来。

        她知道小陌很怕,所以她不能表现出害怕,都说为母则刚,为了小陌,她要坚强一点。

        小陌点点头:“我给妈咪解绳子。”

        可是小陌毕竟小手小脚,平时看起来有力气,然而这种时候就有些派不上用场,怎么弄都解不开绳子。

        对面的周雅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只是看着这边,也不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脚步声,还有对话声。

        “我们折腾半天,总算将这一路的监控系统都弄坏了,现在没人能查到我们,彻底安全了。”

        “这次幸亏有你帮忙,不然事情还真没这么顺利。”

        “这有什么,不过是一点小忙。”

        安心听到这些对话急了,马上对小陌说:“小陌,别解绳子了,你听妈咪的话,马上躺在地上,假装自己没醒。”

        小陌这个时候虽然害怕,但因为有安心在,也算有主心骨,他点了点小脑袋,随即躺了下去,闭着眼睛,假装自己没醒。

        安心也没什么好办法,索性也闭上了眼睛。

        周雅韵看了两人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绑架他们的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进来了,似乎根本不将绑架人当一回事,之前进来拿着刀威胁周雅韵的王哥说:“人怎么还没醒?”

        另一个人笑笑:“按照剂量,人早该醒了。”

        王哥立刻反应了过来:“你是说……”

        安心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原本还没什么,但她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正准备再听听他们说话,忽然没了声音。

        接着她整个身体被人拽了起来,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安心的脸颊一阵剧痛。

        安心不想醒也得醒了,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醒了?”安心对着一张又黑又丑的脸。男人在看见人醒了后,二话不说直接将安心丢到了地上,然后视线落在了小陌身上。

        安心认出了这个人,就是之前小陌逃跑,把小陌抓回来的另一个绑架嫌疑犯。

        见对方的视线落在小陌身上,安心整个人立刻紧张了起来。还好,这个人只是视线落在小陌身上,一会儿后就收了回去,他没有去打小陌的意思,而且走开了。

        安心这才松了一口气,不动小陌就好。

        安心再看向周雅韵那边,那个王哥走到周雅韵身边,冷笑了一下说:“宝贝,别装了,你又没中药,难不成你在这里还睡得着?”

        安心一愣,她还以为周雅韵跟他们一样,原来她并没有晕过去。

        周雅韵被揭穿了,索性也不装了,睁开了眼睛,毫无畏惧地跟王哥对视着。

        “王永良,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应该是我问你想怎么样吧?”王哥弯腰,抬手拍了拍周雅韵的脸蛋。

        周雅韵将脸别过去,嫌弃道:“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你还以为自己高高在上是我的女神呢?想当初我在你身上花了不少钱,不然你能红得那么快?怎么后来我家破产了,你又搭上厉寒声,就翻脸不认人了?”王哥语气阴狠地说。

        周雅韵面色青白不定,还是咬牙道:“当初是你愿意为我花钱的,我可没求你。”

        “好,这事就算我犯贱活该,可我对你一片真心,你不珍惜就算了,为什么要把我弄进牢里去?”最后一句话,王哥是吼出来的,整张脸显得格外狰狞。

        周雅韵讷讷到说不出话来。

        安心躺在那里,惊讶极了,原来周雅韵和这个人是认识的,而且他们还有这么多的纠葛,看起来这个王哥并没有对不起周雅韵。

        但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一句话都不能说。

        “这跟我没关系。”过了一会儿,周雅韵咬牙说。

        “没关系?”王哥狰狞一笑,抬起手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将周雅韵打趴在了地上。

        周雅韵抬起手捂脸,难以置信地问:“你竟然敢打我?”

        “我都进牢里了,有什么敢不敢的。我都说了,你别当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女神,现在我想打就打。”说着,王哥又是一巴掌甩过去,左右开弓,他连续甩了七八个巴掌才停手。

        这个时候,周雅韵已经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两边脸又红又肿,嘴角还挂着点血,怎么看都没有了名模的风采。她看着王哥,眼里有了恐惧,说不出话来了。

        王哥蹲下身,伸出手拍了拍周雅韵的脸说:“你还以为我爱慕你呢,我呸,这次我抓你来,就是为了报一年前你利用我的仇的。”

        “什么你就想吓唬吓唬厉家的小孩子,让我帮个忙,转过头我就成了绑架犯了,你还告发我。”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心思?你不就是想要嫁入厉家,见厉家一家人在乎这个孩子,自导自演一出绑架戏码,最后做出救了这个小孩子的姿态,想得到厉家人的感激吗?”

        “我呸,我偏偏不让你如意。原本我想着扣着这孩子,让你死了这条心,没想到你竟然报警。”

        3

        “唔唔唔。”周雅韵的脸都被打肿了,这会儿根本说不出什么话来,几个字含糊不清,但还是表达清楚了她的意思。

        “我没有报警,是厉家报的警,跟我没关系……”

        “厉家报警跟你报警没什么区别,反正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去坐牢。你知道我在监狱里过的什么样的日子吗?今天我抓你过来,就是要报复你。”

        周雅韵瞳孔一缩,恐惧地往后退去。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一切跟她设想的不一样,她以为这个男人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她死心塌地,言听计从。

        她没想到,他已经变了。

        她后悔了,她不该为了报复厉寒声把自己搭进去。

        那边听着这些爆料的安心同样吃惊不小,她放在身侧的手死死收紧,用最大的力气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

        太无耻了,安心没想到周雅韵的人品会这么低劣,竟然能想出绑架小陌这样的方法,只是后面事情不受掌控,她索性抛弃了小陌。

        这一切,厉寒声知道吗?

        刚有这个念头,安心就否定了。

        如果厉寒声知道这一切,怎么可能这么算了。

        “呜呜呜呜,你想怎么样?”周雅韵这会儿害怕得不行,这次她不可能像上次那么好运了。

        “我想怎么样?你不是想当模特吗,我要在你脸上划几刀,等你毁了容,看你还怎么当模特。”王哥说着,从自己怀里拿出了一把刀,作势要往周雅韵脸上招呼。

        “呜呜,不要。”周雅韵害怕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想要后退,可身后全是集装箱,她根本退不到哪里去。

        王哥享受地看着周雅韵恐惧的样子,也不急着动手,冷冷地道:“说来我还要感谢你自己作死,把自己送上门,否则我还真动不了你。我这兄弟虽然有几分本事,能查到你的行踪和电话号码,但是你的周围不是保镖就是其他人,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次打的什么鬼主意,但我还是如了你的愿,顺手把这女人和厉寒声的儿子绑架了,我对你还是不错的吧?”

        周雅韵连连摇头,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她没想到王永良会连她一起对付,如果早知道的话,她肯定这么冒险的。

        她只是恨厉寒声的抛弃,恨厉寒声因为她丢下他儿子这么点小事就要跟她分手。

        她只是想让事情重演一遍,她不相信安心会舍己为人,到时候安心跟她一样抛弃了那个小崽子,看厉寒声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她将一切设想得很好,却偏偏没想到事情没按照她设想的那样走,王永良不受她控制,也不听她的话了。

        “放心,我不杀你,等我折磨你几天,以后你也不能当模特了,就乖乖地跟着我。”

        “不要,不要!”周雅韵惊恐起来,不停地摇头,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她接受不了自己不能当模特,更接受不了以后跟着这个什么都不是的王永良。

        她注定是要高高在上的,将来即使无法嫁给厉寒声,上流社会的豪门公子那么多,她随便挑一个也行。

        王哥正说得兴奋,旁边的人忽然拉住他说:“王哥,不能耽搁太久,不然我们肯定会被找到的,毕竟厉寒声的能耐不小。”

        “我知道。”王哥一脸不爽的表情,他的眼神又落在了安心和小陌身上,抬起脚就准备上前,却被人拦住了。

        王哥不耐烦道:“兄弟,你什么意思?”

        “这可是意外的收获,厉寒声的儿子和女人应该很值钱。”这个人的年纪比王哥还大一点,整个人也是阴沉沉的。

        王哥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好不容易干一票,既能报复了周雅韵,又能拿到钱,何乐而不为呢?说起来当初他被关进监狱,主要是因为厉寒声。

        “那我拿着他们出出气,当初厉寒声那么害我,我可得报复回来,这事你可别拦着我,否则别怪我翻脸。”

        这人想了想,收回了手,但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你别打坏了,到时候没了筹码就糟了。”

        “放心,你哥有分寸。”

        不管是周雅韵还是厉寒声,他一个都不打算放过。虽然让厉寒声大出血会让他开心,但他又打不到厉寒声,不过把厉寒声的女人跟孩子揍一顿,也算是出了这口恶气。

        安心从之前王哥和周雅韵的对话中回过神来,艰难地从地上坐起身,然后将小陌放在自己怀里。

        她是大人,就算挨打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可孩子还小。

        “你们要打就打我,不要打孩子。”她喊着。

        王哥不屑道:“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安心心里慌乱,脑子飞快地转了几圈,她想起之前对方说要找厉寒声要赎金,赶紧道:“孩子还小,身体一直不好,要是他被你打几下出问题了,你肯定是要不到赎金的。我只不过是厉寒声的女朋友,一个女人而已,没有我也会有别人,厉寒声肯定不肯出赎金,但儿子就不一样了,厉寒声肯定会救他的。”

        王哥一听,觉得安心说得挺有道理的,这男人心狠起来,自己的老婆都不管,还管什么女朋友,但儿子就不一样了。

        “你说得对,看在你提醒我的分上,我就少打你几下。”说着,王哥就冲上来,满脸阴狠地对安心动手。

        不管安心怎么被拳打脚踢,她都死死地护着小陌,虽然有了王哥的保证,可是谁知道这种人会不会真的不动手,说不定他一个冲动就打到小陌了。

        “妈咪。”小陌睁开眼睛,眼泪一直从眼眶里流下来。

        安心忍着剧痛,还勉强地对小陌笑着,她想要安慰他一下,只是太痛了,她根本说不出话来,直到最后晕倒失去了意识。

        厉氏集团内。

        厉寒声已经急疯了,可是他毫无头绪。他让集团养着的最精英员工破解系统,还原道路监控视频,他们从中午一直忙到下午五点快下班,才修复了被损坏的系统,继而找到了一幕监控画面。

        “厉总,找到了。”骆浩峰兴奋地说。

        厉寒声直接快速上前,看到了早上安心牵着小陌的手去买包子的那一幕。

        画面是快进的,他可以看见,刚开始的时候一大一小很开心,忽然一辆蓝色的车子开了过去,周雅韵从车里出来,然后她拽住了安心的手,又被绑架了。

        当厉寒声看见周雅韵被绑架,安心却挣不开她的手的时候,气得想要杀人。就连骆浩峰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要是当时她松开了手,安心跑了,肯定会报警救她的,可是她却死抓着安心不放,这到底想要干什么?

        随后是小陌跑出去没多久,就被人抓回来捂着口鼻弄晕,安心也被弄晕带走的画面。

        诡异的是,周雅韵没被弄晕,她被刀挟持着,顺从地跟着绑架嫌疑犯走了。

        “你马上追踪这辆车子前往的方向,随时跟我汇报,我先去找人。”说完,厉寒声转身就走了。

        他刚出了集团,就接到骆浩峰的电话,说绑架嫌疑犯来电话了,他们拍了安心昏迷过去的照片和小少爷的照片,要求他支付十亿赎金,要是拿不到就撕票。接着,骆浩峰又把照片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照片上,安心被打得遍体鳞伤,整个人已经昏迷过去了,小陌身上倒是好好的,可是他哭了,看起来十分可怜。

        厉寒声手腕用力,手指捏得嘎嘎作响,眼睛都红了。

        “不管多少钱,我们先答应对方的要求!”厉寒声说,“但这笔赎金数目太大,一时间肯定筹不齐,你先尽量拖延时间。”

        “好的,厉总。”骆浩峰答应了下来。

        虽然十亿的数目对整个厉氏集团来说并不多,但这笔钱一旦拿出来,绑架嫌疑犯说不定还会撕票,他只能先拖延着,又马上报警。

        这个情况太严重了,如果不马上行动,凭借他个人的能力还是慢了点,必须要更快一点将人救出来,否则还不知道安心和小陌会遭遇什么。

        这个时候,虽然厉寒声愤怒的情绪已经到达了顶点,但他处理这些事情却格外冷静,他又让骆浩峰将查出来的路线发给他。

        厉寒声一直追踪着这些线索,将车开出了市区,地方越来越偏僻,最后车子开到了一片连摄像头都没有的地方。由于他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只能请求卫星定位。

        天色渐渐黑下来。

        安心是在小陌的哭声和身体的疼痛中醒过来的。

        她缓缓睁开眼睛,没顾得上身体的疼痛,先安慰小陌:“小陌乖,不哭。”

        “妈咪。”小陌原本小声哭泣,但在听到安心的声音后,他扑倒在她身上大声地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哭,不许哭了,你是想把那两个人再招过来吗?”忽然,一道呵斥声传来。

        小陌的哭声停顿了一下,他随即不敢哭了,只是一时间停不下来,一直抽噎着。

        安心听到这个声音,才想起来是谁在说话。

        这里除了她跟小陌,还有第三个人——周雅韵。

        4

        周雅韵脚步艰难地走过来,她的情况现在也很糟糕,整张脸肿得跟馒头一样,又青又紫,哪里还有之前国际名模的高贵模样。她慢慢地挪到安心的身边,伸出手缓缓地给安心松开了绑在身后的绳子。

        安心没动,过了一会儿才觉得自己的手腕放松了下来。她受伤的那只手已经没感觉了,被松绑后,它软软地垂落在那里。

        周雅韵将安心身上的绳子解开后就坐在了地上,安心借着另一只手的力气,慢慢让自己坐了起来,然后一只手抱着小陌,给予他无声的安慰。

        她的眼神落在周雅韵的身上,不知道这会儿周雅韵为什么这么好心,竟然会给她松绑。

        “你这么看我,是想看我的笑话吗?”周雅韵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但眼里透着嘲讽,“我本想要害你们,结果自己落到这个下场,也算是自作自受。”

        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绝对不会做出这些事情。

        这个时候,安心也没什么好指责的,虽然她这会儿很恨周雅韵,但现在大家的处境没什么不同的。

        她只是不想搭理周雅韵,眼睛在周围转了一圈,没看到昏迷前的那两人。

        周雅韵看见了安心的动作,冷笑了一声道:“你不用找了,他们在外面吃东西,我们跑不出去。”

        安心愣了一下没说话,又继续抱着小陌。

        “咕咕咕……”忽然,安心的身前传来一阵咕咕叫的声音。

        她才想起来,小陌早上去她那里还没吃过东西,后来又被绑架,又是昏迷又是哭的,这会儿小陌趴在她身上软绵绵的,显然是饿得没力气了。

        她又是心疼又是难过。

        没吃东西,又累又饿,再这样下去,就算她撑得住,小陌肯定不行,该怎么办呢?

        她四处打量这个仓库,脑子一片空白。忽然,她的眼神落在周雅韵之前靠着的一堆集装箱上,这些箱子看起来是已经废弃的东西。

        她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于是缓缓站了起来。

        她的脚被绑了太久,维持一个姿势都麻木了,她试了好几次,才勉强站起来。

        “妈咪。”小陌小声地喊她,不过因为又累又饿,他的眼神都没神采了。

        安心硬下心肠道:“小陌,你跟妈咪来。”

        小陌虽然已经很累了,但这个时候还是顺从地站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周雅韵看见安心的举动后追问。

        安心没理她,缓缓走过去,用一只手打开一个集装箱,里面虽然味道大一点,有霉味,可是里面是空的,不说小孩子,就连大人都能躲进去。

        “小陌,你进箱子里来,进去以后不要发出声音,妈咪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妈咪。”小陌不明白。

        安心摸了摸他脏兮兮的小脸说:“你快进去吧。”

        只是箱子很高,小陌爬不进去,她又使不出力气,一只手怎么都将小陌抱不进去。

        当安心有些绝望的时候,另一双手将小陌拖起来,顺利地将小陌放进箱子里。放进去后,安心松了一口气,将盖子拖过来盖在上面,但她没盖紧,留了一条缝给小陌呼吸。

        忙完这一切,她喘得不行。

        大概因为这个仓库只有大门一个出口,就连窗户都是封死的,所以那两个绑架犯守在外面很放心。

        “你到底想做什么?”周雅韵问。

        安心歇了一口气后,又找到另一个箱子,将盖子拿下来,面无表情地跟周雅韵说:“你也找一个箱子躲进去吧。”

        虽然她不想搭理周雅韵,但是按照她的计划,要是周雅韵不一起躲着,计划就没办法进行了。

        她对着疑惑的周雅韵解释:“现在他们在吃东西,但天黑了他们肯定会进来的,这里又只有一个出口,我们跑不出去。我们可以躲起来,这里集装箱只有这几个,周围又很空旷,他们进来没看见我们,肯定以为我们跑了,会去追,这个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周雅韵眼前一亮,只要能跑出去找到人求救,然后报警,他们就安全了。

        想到这个,周雅韵不再迟疑,也找了一个空箱子躲藏。她因为只有脸上受伤,力气倒是比安心还要大一点,三两下就将自己藏好了,还将盖子盖上了。

        安心松了一口气,对箱子里的小陌说:“小陌别怕,妈咪就在你旁边的箱子里,你记住妈咪的话,没听到妈咪的声音,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懂吗?”

        “嗯,我知道了。”小陌的声音传来,很微弱。

        安心眨了一下眼睛,将眼泪憋了回去,这个时候,她已经没其他办法了。

        外面的脚步声又近了,于是她快速爬进了一个箱子里,刚将盖子放在头顶上,她就听见脚步声到了门口。

        她躲在箱子里面,大气都不敢出,却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对话。

        王哥显然很兴奋:“等干完这一票,拿到了那十亿,咱们哥俩马上出国,以后再也不回来,照样逍遥一辈子。”

        “嗯,不过拿到钱了,人还是弄死的好。”另一个人阴狠地说。

        王哥有些疑惑说:“钱拿到就算了,弄出人命什么的不划算,到时候把周雅韵那个女人毁容出一口恶气就行了。”

        “你怕什么,既然事情已经做了,就是将那个厉寒声得罪死了,反正他也不会放过我们,弄死他们还省点事。”

        王哥犹豫了一下,道:“那好,这件事你来做。”

        说着,生锈的门被推开,难听的“咯吱”声响起。

        两人进来一看,发现原本躺在地上和靠在箱子上的人都不见了,绑人的绳子落在地上,他们瞬间明白,这是人跑了。

        “人跑了。”王哥的声音都变了,他拿起地上的绳子咒骂了一句,“兄弟,咱们快去追,不能让人跑了,要是人跑了,咱们的十亿可就没了。”

        那人却没动。

        “兄弟,你怎么了?”

        那人道:“王哥,刚刚你离开过大门口吗?”

        这个仓库是两人精心的,只要守着门口,人就跑不了,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这么放松,没把周雅韵一起绑起来的原因。

        王哥一愣,脸上有几分不自在。

        那人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本他还怀疑有蹊跷,却没想到这个临时搭伙的就是不靠谱。

        “之前你去买晚饭,我尿急离开了一会儿,不到两分钟,而且地方也不远。”

        那人骂了一句脏话,之后不管不顾地转头冲了出去,王哥反应过来后也跟了上去。

        这可是他手里的摇钱树,要是人丢了,十亿也就没了。

        等人都跑远了,安心才将箱子盖子掀开,从里面露出头来。

        与此同时,周雅韵也从另一个箱子里冒了头。

        两人对视了一眼,谁都没说话,都要从箱子里爬出来。只是周雅韵行动方便一点,很快就出来了,安心却因为身上痛,动作很慢。

        周雅韵站在原地呆愣了一秒,看着安心的目光很复杂,没想到安心竟然会这么聪明,一个小办法就让门口的人离开了。

        王哥和另一个人肯定不会走太远,而且这破门开关的时候声音那么刺耳,如果他们真的开门,怎么可能听不到。

        但这些问题,刚进来的人不会多想。

        这个时候,王哥两人跑出去追他们了,门开着,还没人守着,是最好逃跑的时候。

        周雅韵反应过来后,也不管安心是不是能从箱子里出来,直接快速奔跑了起来,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门外。

        安心看着周雅韵的背影,什么都没说,慢慢从箱子里出来,然后走到小陌的箱子那边。

        “小陌,是妈咪。”她先轻声唤了小陌一声,然后才费力将箱子打开。

        可是她打开箱子后,眼泪差点掉下来了。

        小陌的头靠在箱子上,脸上有不正常的潮红,显然他已经昏迷过去了。

        她顾不了那么多,用力地将小陌拖出来,只是进去的时候困难,出来的时候也不容易,更不要说现在她自己跑起来都够呛,怎么能抱得了小陌。

        可让她就这么放弃小陌是不可能的。

        安心知道时间很紧迫,那两个追出去的人是追不到他们,到时候肯定还会回来,要是发现他们还在,就会变本加厉地折磨他们。

        安心的手伸出去一摸,才发现小陌额头滚烫,显然是发高烧了,要赶快送到医院去,不然就糟糕了。于是她顾不上另一只手没力气,用胳膊勉强将小陌从箱子里拖了出来。

        她不敢耽搁,一只手抱着小陌就往外面走,其间摔了好几次,只是每次她都将小陌抱在怀里,自己垫在地上,然后再起来往外跑。

        她磕磕绊绊,全是一股力气在支撑着。

        眼看要到达仓库门口了,安心的眼睛亮了起来,一脚跨出去。当她以为自己就要逃出生天的时候,忽然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正面色阴沉地看着她。

        安心瞳孔一缩,整个人全身的力气都丧失了。